【SEN】單親媽獨力照顧ADHD兄弟 每周收投訴:好怕電話又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大兒子汶軒升上三年級後,每到下午4時,媽媽阿May便會開始擔心電話響起,收到老師告訴她軒仔今天在學校又闖了什麼禍,阿May稱之為「4點鐘惡夢」。

汶軒患有ADHD(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在小三時也被評估為資優生,惟「由一年級起,操行每學期跌一級」,由A慘跌至C。當阿May對兒子的行為問題束手無策時,竟有一樣東西能讓汶軒乖乖坐在桌前1個多小時!

攝影:黃寶瑩、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阿May獨力照顧2個有ADHD的兒子。(受訪者提供圖片)

阿May是單親媽媽,她的兩個兒子汶軒(小五)和希仔(小二)同患ADHD。「我的聲線由朝早就開始沙,只要兩兄弟一起換衣服,就會開始吵架。」阿May無奈地說:「汶軒和細佬在一起,就好大件事。」

升上三年級 始出現「4點鐘惡夢」

汶軒在幼稚園K3的時候,阿May已觀察到兒子「坐唔定」、「擔天望地」、「唔知有冇上堂」,評估後確認有ADHD。汶軒自理能力較高,也較聰明,即使個性活躍多言,阿May在教養上亦感到問題不大。升上小學後,她記得兒子最不專心時,也只會在櫃桶偷偷看書,但當升上了小三,媽媽的「惡夢」便開始了。

「大概一星期會收2次老師的電話。」內容大約是「沒有專心上課」、「騷擾同學」、「駁老師嘴」、「不合作」等,最嚴重一次是汶軒撬開學校的信箱,讓老師打給家長說他破壞學校公物。阿May跟汶軒了解時,他又似懂非懂般,令她每天的放學時段也擔心電話聆聲喚起「4點鐘惡夢」。

汶軒雖有ADHD但同是資優生,卻令他在社交上難以被同齡孩子理解。

弟弟同患ADHD 兄弟相處難

其實汶軒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長期保持在全級5名之內,在三年級下學期的時間,他更被評估為資優生。惟阿May是低收入家庭,無力撥出額外的資源栽培兒子。「老師話我知,哥哥在校沒什麼朋友。」阿May猜測ADHD令汶軒個性衝動,喜歡發言,而資優的腦袋又令他感到課堂沉悶,喜歡的事物又不被同齡孩子所理解。

校內缺乏玩樂對象,和弟弟在家又是怎樣呢?事實上,汶軒的弟弟希仔也被確診有ADHD,雖然希仔成績不俗,但可能自覺不夠哥哥聰明,從小總愛與哥哥作對。「他知道哥哥的手冊好重要,有時會故意剪爛它、畫花它。」這些行為都令阿May相當頭痛,「細佬曾告訴我:『我唔想哥哥咁叻』」。有時,阿May會交其中一個給婆婆代為照顧,讓自己稍作休息。

當得知由新鴻基地產贊助,香港小童群益會主辦的「新地資優科學創意發展計劃」,阿May便為汶軒報名。計劃分有「地球科學」、「航天科學」和「機械工程」三部分,汶軒參與了體驗日後便非常喜歡「機械工程」,回家便開始砌模型。

從未見過汶軒坐定定,惟這一堆小物品令他沉迷砌完又拆、拆完又砌,不亦樂乎。

對科學產生濃厚興趣

「(汶軒)試過做功課做到晚上11點,不停跌擦膠、把擦膠碎搓成一個波,又話要休息、去廁所,我真的想要求他不要再做。」但奇蹟般似的,在組裝機械的過程中,汶軒可以在桌子前專心致志,「雖然他一次也要砌3個,但從來沒有把配件掉在地上,我想要是配件跌了,他會很心痛」。

每周上課,汶軒都非常雀躍,前一晚已提醒媽媽翌日上課,每次也會早到課室。即使訪問當日正值校內試期間,汶軒亦風雨不改,堅持上課。堂上有模型派發回家,他到家便會立即「開工」,連母親也驚詫他可以坐定定1個多小時,廁所也不用上。「拆完又砌,只有他懂得砌。」阿May笑說。

阿May為希仔也報名了計劃,希望兩兄弟有更多共同話題。

盼科學成為兄弟溝通橋樑

汶軒對機械工程產生濃厚的興趣,甚至曾向阿May主動了解有什麼中學可以讓他繼續發展科學。如學校有相關的比賽,校內的老師也願意給予機會他代表出賽。「他現在連做功課的情況都有改善,學校的電話也收少了。」阿May也感到,班上有了共同興趣的同學,兒子變得快樂。

阿May也打算為弟弟希仔報名,她希望科學能成為兄弟倆的溝通橋樑,增加話題,加深手足之情。

《香港01》App,瀏覽更多親子資訊,
立即下載: 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