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曼喜做愛中確認性取向 向馬詩慧出櫃 整個暑假母女沒說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以前是個很叛逆的青少年。」如此形容自己的,是藝人王敏德和名模馬詩慧的長女王曼喜(Kayla)。

自小在鎂光燈下成長的她,從某些「世俗的眼光」來看,或許她真的是個「壞孩子」,常常在Instagram上傳性感照,幾年前宣佈出櫃。

訪問當天Kayla身穿自家品牌推出的平權T恤,落落大方地談情說性,其實她不過比別人活得坦率一點,鎂光燈以外的她,是個勇敢去愛的女孩。

靠親密關係辨性向

Kayla和很多同志一樣,經歷過迷茫的時期,「我中學開始和女生在一起。」,當時讀女校的她,和女生拍拖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沒有惹來旁人的異樣眼光,令她受傷害的反而是和當時女友分手後,那種突如其來的空洞和心碎。「分手後為了填補傷口,我試過和幾個男生拍拖。」身邊人的關愛,可以是失戀的強力止痛藥,但同時擾亂了人的思緒,Kayla也曾經誤會自己是雙性戀,真正令她意識到自己喜歡女生的是親密關係。

自家品牌的T恤利用彩虹色宣揚平權信息,每對愛侶也有擁抱彼此的權利。(周咏詩攝)

「其實和男生或女生拍拖的過程沒有太大分別,但當說到身體接觸的層面,我對兩個性別的感覺就有很大分別。」她坦言自己和男生擁抱,接吻甚至做愛時都會有抗拒及不自在的感覺,「即使和男生親熱時可以勉強完事,但過程中我完全不享受,只想對方可以快點滿足自己,然後完結整件事。」性吸引力或許真是判別性取向的其中一種方式,正如「直男」也不會對男性身體有生理反應,「我覺得女性的身體線條對我而言較吸引,我也很喜歡和女生那種『沒有Ending』的性愛。」不只是生理反應,她也直言和女生做愛時感覺親密很多,而非和男生那種親熱完就想走開的感覺。

有勇氣出櫃因女友母親

當她終於走出迷茫,認清性向後,卻又不知如何和家人解釋,不知所措下唯有先「避得就避」,Kayla之所以說自己叛逆就是因為「當時我很怕被家人發現自己是同志,所以說了很多大話瞞著他們。」令她和家人多了一層隔閡。而令她打開這道「櫃門」的是當時女友的母親,「她的媽媽有宗教信仰,也花了一段時間才接受了自己女兒的性取向。當她知道我的存在時,也很包容我,這令我很感動。」她希望自己的伴侶也可以同樣地被自己的家人如此包容及接受,加上當時伴侶的鼓勵,所以下定決心和家人坦白自己的性向。

當母親發現她和當時女友Face time,並詢問對方身份時,她沒有一如以往般隱瞞,而是坦承對方就是她的伴侶,「即使當時媽咪有很多同志朋友,當下也不太接受到自己的女兒是同性戀。其實我可以理解,她和很多母親一樣,內心深處都想見到自己女兒結婚生育,組織家庭。」那個暑假,她沒有和母親講過半句話,直至她回到洛杉磯開學,母親傳來一句「I just want you to be happy.」兩人才冰釋前嫌。經過一場「冷戰」,反而令Kayla和家人的關係比以往更親密,「我知道媽咪很愛我,無論怎樣都想我幸福快樂。」

+7
+6
+5

感情事成焦點只想簡單地愛

有了家人的支持,她才勇於在媒體面前「出櫃」,然而身為兩個名人之女,又是同志身份,感情事便更加受到公眾的關注。屢屢被媒體追蹤,問及會否因此而有壓力,「我自己沒有壓力,反而我的伴侶可能會因此受到壓力。」即使近年支持LGBT的團體和活動不斷增加,仍然有人會戴著「有色眼鏡」看同志,「之前曾經有女友在較保守的公司工作而不想被拍,所以和我外出都會感到擔心。」而有一個女友更因屢被傳媒報導,而被逼向父母出櫃,「其實我更擔心自己的伴侶,因為我的身份而每次外出都要冒著被拍的風險。」Kayla說著這番話時流露出柔情蜜意,與普通異性戀情侶對另一半流露出的關懷無異,但她們卻要受到「特別」的關注。

在社會壓力下,很多同志仍然躲於衣櫃裏,通常靠App認識另一半。不過Kayla就透露,今個星期(7月7日)她將為一個女同志Party任嘉賓,女同志們也可藉此互相聯誼,認識新朋友。相比起香港,Kayla更愛外國開放很多的環境,「在外國,有很多LGBT friendly的cafe,也有不少聯誼party。我比較喜歡這種面對面的交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