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奴】納米樓上車 一有女友塞爆屋:吵了架也只能坐在床背對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好逼,太有限的空間像強迫著人們,改變幸福的定義。在「有樓有高潮」以外,其實還有更多的戀人們,以愛情的甘甜蓋過現實的苦澀,能力所及的空間中,建構出只屬於兩個人的幸福感。

搬離納米樓,空間大了一倍多,兩人尚未習慣。「舊屋燈掣喺床邊,喺床上就可以熄燈,現在燈掣喺廳,熄燈就要行嚟。」(黃寶瑩攝)

「我哋鍾意再簡約啲,同埋呢度有啲老套,好似八、九十年代啲裝修咁,但呢度個露台可以睇到日出,好正。」三個月前,Vincent與Sara搬進這500多呎的單位。兩人於網上相識,至今交往一年多,將於今年尾結婚。

成品只能放在沙發上。(黃寶瑩攝)

廳中放著一幅《星夜》拼圖,是上年Sara送Vincent的禮物。「因為舊屋太無位,所以就搬過嚟先砌。」他密密手把方塊拼湊,最後一塊由她放上,拼圖現在只可安放於一張小四方沙發上,租來的地方,不能鑽牆。「之前嗰張沙發,係供奉我啲衫,衫堆到依家畫框位,因為以前衣櫃太細,佢一開始係分一個櫃桶仔畀我,後來係我畀返一個櫃桶仔佢。」

二人的舊居,是Vincent買來的百多呎空間,新型單棟式大廈,旁邊是天橋,開窗又見另一大廈。那座插針樓,說是家更像酒店房(面積更小得多),開放式廚房再配張大床。

本來他一人自住,尚算可以,簡約如他物品不算多;她搬來後,空間不勝負荷。衣物外,她又愛編織,直言是塞爆間屋。日常的活動空間只有那床,及珍貴的四個階磚。「風扇都唔可以買,因為真係無位擺。」不開冷氣的日子,就靠手提的小風扇。

納米樓生活實錄:

+2

「一間屋,兩個人住嘅空間,係一定要有廚房。」她如是說,但在舊居時,他們一日三餐都在外解決。只有一扇窗的空間,抽油煙機好像也沒太大作用「你一煮完已經會諗,間屋會唔會好大陣味,又擔心好大油煙,張床會吸晒味。」偶爾興起想煮飯仔,只能煲個飯、烚些菜、蒸碟肉,盡量將就。

不求極大,只求一處,可以生氣時,不用背對背坐在床上,抑或一個要躲到廁所的空間。「所以我哋搵樓時,就係想搵有廚房同要開揚。」舊居同住了一年多,三個月前他們終於放棄了那納米空間,將它出租,二人則搬往租來的新居,有了獨立廚房,柴米油鹽都由這位home Office的小姐支配,他每晚回到家,就有熱騰騰的飯菜等他。空間大了,有了座地風扇,不過仍限制自己應買才買,怕日後再搬又麻煩。

「我覺得空間同幸福係有關係,太細嘅話,精神狀態會差啲,會好難放鬆。我唔係要住幾千呎,都唔係想要好大嘅地方,係想要啲空間。」現在家住高層,鋪上木板的露台上,放了幾盤植物。閒時在這透透氣、發呆。露台旁,紅色咖啡機放在Bar枱上,泡杯咖啡,就這樣坐著。「屋企係一齊生活嘅地方,但都可以有各自各,大家都有個空間,可以一齊又可以分開,我做家務,佢打機,你知係一齊。」

在這一同佈置的生活空間中,各做各事,但又有相近的生活模式。他睡眠時間規律,而她則完全自我安排。「我見佢瞓咗,我做多半個鐘就會忍唔住入埋去,因為我會覺得佢瞓咗但我仲做緊嘢嘅感覺好難受。」不過他清晨起床時,她倒是安心繼續睡。「但佢出門口一定會同我講,因為佢知道我好怕起身身邊無人。」

不一樣的空間,是不一樣的生活:

+9
+8
+7

同住一個空間,混和特定的人,好像起了未知的化學作用。「以前我同媽媽住嘅時候,跌咗嘢會唔執,因為我知道媽媽會執;反而依家同佢住,我跌嘢一定會執,因為唔係我執就係佢執,我唔想佢辛苦。」從前的懶人,因為這個人與空間,不知覺地起了變化。或許愛情的力量是大得很,你不想愛的人因為彎腰拾物而辛苦。

一段幸福的關係,就是能在對方面前做回自己,像個小朋友。(黃寶瑩攝)

訪問當日,兩位同穿灰色調,原來是他刻意襯的。習慣留意她當天的衣著,他會穿上相近的。「佢好鍾意情侶衫,仲買咗對情侶鞋,又會成日問點解唔著。」

黏她如小孩,也是她樂於見到的。「幸福係可以於對方面前做返小朋友,只有喺屋企先可以做到。你喺出面做事,要成熟,又要兼顧好多嘢。而你喺一個人面前可以做返小朋友,可以撤嬌,唔需要掩飾,唔需要諗咁多,好直接咁做返自己係好幸福。」尋求生活空間同時,不過也是找個可以讓大家放心做回自己的地方。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立即下載《香港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