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禪師曾戀尼姑 教面對愛慾離愁:若你痛苦 不過錯信事物有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生活遇到煩惱事,最怕「高人」不請自來賜教,要人看開一點,道世事不過浮雲,而我們也不過蜉蝣。只是我們一入塵世,自然骯髒,還求甚麼一塵不染?既是螻蟻,也有螻蟻的煩惱。

「一行禪師」卻有點不一樣,很有《半半歌》的味道,似出一半家,又入一半世,心情半佛半神仙,以禪理來談情說愛,解救我們這幫凡夫俗子。

一行禪師被譽為「最具影響力精神領袖」之一,精通越、英、法、中多種語言,佛學著作更超過 100 本,翻譯成 30 多國文字。他主張「入世佛教」,吸引了大批觀眾。(hess_bookstore@instagram)

最入世禪師:以自身初戀教人放下

「如果你很痛苦,那不是因為事物無常,而是因為你錯以為事物有恆。」一行禪師

一行禪師的「佛偈」與別不同,因為他把佛理拉到地面,放到日常生活,甚至談情說愛,當中竟然沒有「忘我」,在《初戀三摩地》中,他談到自己的初戀,以自身經歷教人面對失去,精準一點,是失戀。

一行禪師說,出家人應該不會說這種故事,而人也普遍認為出家人不會愛上別人。但他解說,愛情既是人生萬象的一部份,就一定有相應對的真理。他憶述與「她」相遇的經過,是在佛寺,而對方也是一位比丘尼(尼姑)。24歲的初戀,二人嘗試抵抗,但不成功。一行禪師寫:「只要你認識到事物無常的本性,享受你周圍或內在的事物是沒有甚麼麼妨害的。當你知道所愛的人也具有無常性時,更要盡最大的努力使她幸福。」

縱然如此,發乎情、止乎禮的愛情也終究要停止。但出家人「談戀愛」,就是有點不一樣。一行禪師為自己解憂,是「佛」令他們相遇,也是「佛」逼得他們不得不分開。他寫:「她是由『非她』的因素組成,而這些因素來自我的生命之流,在出生之前,前世已經遇過她了。」換句貼地的說話,即是我們不會貿貿然地遇上一個人,每人都有道軌跡,由大大小小的事情轉向,每角轉角都有緣起緣滅,她/他沒有去留,只是順着軌跡走,便經過了一些人。

那你為何為失去慨嘆呢?他/她本來就在那兒,也從不曾離開;而愛上一個人,本來就是一種反照。他寫:「如果你很痛苦,那不是因為事物無常,而是因為你錯以為事物有恆。」

*點圖即看,更多一行禪師警世金句:

+4
+3
+2

以禪說分離 甚麼時候最該放下?

-真愛不會讓人哭泣

一行禪師在《初戀三摩地》中說畢了初戀,便說《華嚴經》,筆者道行大概未夠高深,除了加重睡意,沒有甚麼得着。反倒是他另外更「易入口」的系列,專門設計給我們這幫凡夫俗子。由走路到吵架,教我們如何做一個「入世地出世」的人。一頁不過100字,簡易地教人過活,當中最喜歡《怎麼愛》。

關於愛,乾柴烈火時很少會想到書;只要在要斷不斷的時候,便會在書中找一個自己早已知道的答案,例如:何時最該放下?一行禪師寫道:「關係如果無法帶來喜悅,那就不是真愛。你讓對方整天哭泣,這不是真愛。」就只問一道問題,不追究過去,亦無需展望將來:他/她現在能讓你快樂嗎?」要是你總是哭泣,便是離開的時候了。

(starstarville@instagram)

以禪說一起「對的人」

-所謂「對的人」,能轉化/去除你的痛苦

二人走在一起,如何才算合襯?有人走了多年,走着走着便走了拍,難離難捨,卻又各自另覓安慰;有愛侶各自我行我素,互不遷就,卻也另有一種舒適,似單身也就找不到分離的理由。那怎樣的一對,才算是合襯呢?他/她到底是不是「對的人」呢?

雖然,筆者有感,要是能問這道問題的人,大概也就有答案了,但一行禪師也就給了一定的準則。他說:「梵文的karuna往往 翻譯成『悲』 。 悲 就是與另一個人「 一同受苦 」 , 分擔對方的苦 。但 Karuna的意思 更深更廣 : 不只是分擔別人的苦,還具有能力去除、轉化苦。」但在指責對方不合心意的時候,不如先自省:「你願意跟為他吃苦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