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限聚令下堅持如期註冊 新婚照在家拍攝從簡:有愛情冇困難!

撰文:許芷婷
出版:更新:

【情人節2021|愛情故事】2020年,生活停擺,事業停擺,愛情有時也敵不過「隔離」,限聚令下的訂婚夫婦,不結便「分」?女生Ernest與丈夫Essky在2020年3月29日簽紙註冊,當天也是香港實行限聚令的第一天,婚禮無限延期,Ernest感慨:「婚禮不是最重要,就算個婚禮有幾豪、幾靚、幾正,回家吵架,老公不愛錫你,你不幸福,那婚禮算甚麼?二人感情的根基才是最重要。」疫症下的婚禮很難,疫症下的婚姻,卻似是有一整個世代來見證。
攝影:黃寶瑩

Essky聽畢Ernest興奮地回憶當初,他笑說:「故事只有一個版本,就是她的版本。」成為「人夫」一年的Essky,似是已悟到夫妻相處之道。(黃寶瑩攝)

港版《冧歌有情人》:因音樂而結緣,男生為女生戒10年煙癮

Ernest與Essky的愛情十足港版《冧歌有情人》,同樣因為音樂而結緣,一位作幕前,一位作幕後,在一次演出中相識。

Ernest是舞台劇演員,也是歌手;而Essky則是在後台,負責音響音效,特別喜歡唱歌動聽的女孩,於是自相識始,便不斷找機會接近——作她的「柴可夫」。Ernest對Essky感覺不大,直到後來她開辦自己的婚禮樂隊公司,為新人在婚禮上表演,她想找精通音響的人合作,於是想起了Essky,(黃寶瑩攝)

Ernest回憶:「那時只為了拿着數!」直接的Ernest笑指或許曾被喜歡會有折扣,開口邀請不但促成二人合作,也展開了朝夕相對的日子。Ernest回憶,那時Essky天天「問候」她:

每日問她幾時做我女友。
Essky
每日想想如何拒絕他。
Ernest

直到一次,Essky指要是他成功戒煙,她就要答應跟他一起。Ernest想不到Essky作為一位10年「煙民」,卻真的能戒煙。回憶這浪漫事,Essky笑言:「有愛情,冇困難。」聽得記者與攝影師「打冷震」。於是,台前幕後,成為一對。

Essky得知Ernest懷孕後卻十分興奮,大叫:「我得咗啦!要做爸爸!」(黃寶瑩攝)

婚禮延期先註冊 憧憬婚禮化幻影

二人拍拖一年多後,Ernest一天發現月經遲遲未來,一早醒來叫Ernest買驗孕棒,發現懷孕了。Ernest回想那早,猶有餘悸,驚慌又擔心。

有了BB,點算?要或不要,都是女人自己的身體需要承受。
Ernest

另一邊,Essky卻十分興奮,大叫:

我得咗啦!要做爸爸!
Essky

討論兩星期後,他們決定生下寶寶,也很快決定結婚。Ernest回想,二人同為演藝人,本來就想要一個不一樣的婚禮:不要成長片段,不要拍照環節,只要客人與新人同樣享受的表演。她負責唱歌,也預備邀請一班小女孩,唱由Essky創作的歌曲,歌詞是說小女孩對婚姻的憧憬。

在2020年3月29日,當天也是香港實行限聚令的第一天,Ernest與Essky註冊結婚,一對新人於是拍下一張4人一組,一角一角站着的經典婚照。(受訪者提供)

可是,就在訂了酒席,也約定了註冊日期後,疫症來襲,政府實施限聚令。一對準新人致電親友,告知簽紙註冊只能有20人觀禮。在2020年3月29日,當天也是香港實行限聚令的第一天,註冊儀式如期進行,一對新人於是拍下一張4人一組,一角一角站着的經典婚照。

▼▼▼點擊看Ernest與Essky在限聚令下註冊的花絮照,二人依然愛得甜蜜▼▼▼

眼見友人婚禮延期到分手:十分唏噓

至於婚禮,則是無止境地延期,而酒店又不斷追收第二期付款,Ernest已沒了搞婚禮的衝勁,說:「好灰心,拖到不想再搞⋯⋯現在只是覺得很煩,如果不是下了訂金,就會取消婚禮。」更指籌備婚禮很易令情人產生磨擦,眼見有朋友人婚禮延期到分手,感到十分唏噓。不過,Ernest卻對婚禮有不一樣的看法:

婚禮不是最重要,就算婚禮有幾豪、幾靚、幾正,回家吵架,老公不愛錫你,你不幸福,那婚禮算甚麼?那都是假的,二人感情的根基才是最重要。
Ernest

社會運動、疫情反覆、懷孕與「閃婚」,計劃總趕不上變化,Ernest感到灰心與失望,甚至有點抑鬱:

不能比現在更衰了,懷孕時情緒十分不穩定,主要是經濟壓力,也與丈夫因為生活小事而磨擦,那時會想:老公為何不遷就我?我大住個肚,你都不遷就我!
Ernest

她笑指Essky比較冷靜,Essky反而更擔心實際需要:

決定了要做,就一定要去做。我們當初是為了寶寶而結婚,這回事不會因為社會氣氛與疫症而改變,反而是疫症影響了經濟,我便會想,我們能否支持得了?
Essky
疫情令不少行業停擺,二人的演出與工作也大大減少。註冊後為減省開支曾做「遊牧夫妻」,Ernest與Essky輪流在二人的家中居住,直到今年最近才搬到租住的單位。二人曾為搬居而爭吵多次,終於達成共識,一起搬到新居。 (黃寶瑩攝)

疫症下不一樣的新婚:丈夫停工轉送外賣 為補家計身兼多職

Ernest笑指,對婚禮的感覺不大,反而是「簽紙」一刻,會想:「他到底是不是合適的那個?」

▼▼▼Ernest與Essky指二人也十分喜歡玩,喜歡嘗試新事情,點擊看疫症下不一樣的新婚,為慳錢自己「吊」沙發上樓?婚照也是在家中拍攝?▼▼▼

+7

不少演藝人在疫症下「轉行」,而Essky也曾做「外賣仔」,笑稱:「好似玩pokemon go!限時內要把食物送到。」做了數星期,幫補家計。他指,停擺時候,也是儲備的時候,唯有做好自己,學習新技能,如「剪片」、學習如何好好善用網上平台、也與Ernest拍攝YouTube短片,由幕後走到幕前、又學習買賣股票等等⋯⋯他指:

這些(學會的)事情,得到了就是你的。即使回復正常,當我日後空閒時,我就可以當『外賣仔』賺外快!這些都是好事,可以做做從前自己沒時間做的事,但(疫情)最好不要太久。
Essky
疫症下的婚禮,很難甚至取消;疫症下的婚姻,卻似是有一整個世代來見證。丈夫Essky指,即使有多大壓力,回家看到寶寶,也覺值得。 (受訪者提供)

新婚被打亂了計劃,但二人也漸漸找回自己的步伐,Ernest在網上教唱歌,Essky也接受不同的工作機會。整個訪問,Ernest總是忍不住「投訴」丈夫Essky不洗澡、沒「手尾」,也不會說甜言蜜語,但問到他可有做哪件事令她感動,她卻邊說邊哭了:

其實他很上進,只是現在工作停頓,令他展示不了他的上進。他不說甜言蜜語,但他會解決問題⋯⋯沒錢?他就兼做『外賣仔』!照顧兒子很辛苦?那他就請外傭!所有工作機會,他都十分珍惜,都是為了我們這個家。
Ernest

疫症下的婚禮,很難,遙遙無期;但疫症下的婚姻,卻似是有一整個時代來見證。

▼▼▼同場加映:【按圖看】90後人妻Yuki因疫情與夫分隔異地,二人在台灣認識, 歷經多年異地戀打算可正式搬到澳門開展二世界卻遇上疫症, 按圖看看二人有甚麼異地戀成功秘訣?(延伸閱讀)▼▼▼

+3

▼▼▼同場加映:【按圖看】每對情侶都有個故事,婚攝師Jacky疫境自強造就與相識19年同學Netalie的愛情,重新認識更定終身,兩人對彼此有何改觀?(延伸閱讀)▼▼▼

+2

▼▼▼同場加映:【按圖看】每對情侶都有個故事,90後女生Kate與男友拍拖6年,一直都有同居的想法,他們如何在150呎劏房找到快樂,又如何解決同居爭吵?(延伸閱讀)▼▼▼

+28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