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海岸馬拉松】執著是苦也是甜 自閉孩子跑出一片天

自閉街跑少年。(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黃金海岸馬拉松,對跑手來說只是一場海外比賽,但對郭家而言,卻是大事。

患有自閉症的郭克賢暫別父母,獨上飛機。

21名背景獨特的青少年透過「街跑少年」計劃,走到澳洲參加人生首場海外賽,郭克賢就是當中一員。

區嘉俊澳洲黃金海岸直擊

人是互動的動物,只按自己方式辦事,受苦的往往是身邊人。

另一個街跑少年的故事:
大病過後暴脹  樂觀少女練跑減肥減掉20公斤

不擅與外人溝通 自小堅持原則

「我小時候比較固執,不大聽別人意見。」克賢說起童年,只拋下簡單一句,也沒具體說明如何固執。好奇心驅使我與克賢的胞姊傾談,故事就變得立體。

克賢(中)在群體活動中展現燦爛笑容。(羅君豪攝)

其實自閉症不一定沉默不語,克賢都會與家人互動,只是不喜歡跟陌生人相處。克賢家姐說起:「他的特點是執著,每當堅持己見便磨擦雙腳,直至皮膚通紅,甚至磨損才罷休。最初以為男孩是這樣『扭計』和野蠻,後來才知是自閉症。」執著的例子多不勝數。克賢家門前有兩部電升降機,他只肯入左邊一部,遇上右邊門打開,總得經過一番拉扯,才會乘搭;家人後來知道自閉症的人感官特別靈敏,容易把聲音放大,姊姊至今不能確定是升降機扇葉的聲音太吵讓他不安,還是單純的固執?又某夜,家人應承克賢飯後搭鐵路回家,但吃得太飽,大家選擇走路,克賢不滿地站在原地超過1小時,家人與他爭辯一番,最終父親偕他乘鐵路,其他人則散步回家;在屋苑下會合,克賢扁扁嘴,估計是不喜歡與家人分離。家姐又明白「標題」對自閉症孩子十分很重要,於是定下「一家人做什麼不重要,最重要是一起做」的協議;6月底,克賢與20名「街跑少年」前往澳洲黃金海岸參加10公里賽事,家人雖沒一起遠赴彼邦,但特地陪伴克賢待他登機。

家人說克賢(左)跑步曬得很黑,但他樂在其中。(羅君豪攝)

學打氣 練交談

這次我隨「街跑少年」一起前往澳洲。抵達澳洲翌日就是黃金海岸馬拉松,「我想跑快些,期待跑得更長更遠」,克賢躍躍欲試。在平坦賽道和涼快天氣下,他用43分鐘便完成10公里,比舊紀錄快兩分鐘,但這趟旅程,重要的不是成績,卻是克賢與其他年輕人相處的機會。旅途中,孩子更要與外國跑手交流,又組成打氣團為選手打氣,甚至跑於澳洲街頭,於他們而言是既新鮮又難得。

黃金海岸馬拉松分兩天舉行,10公里賽安排在7月1日。翌日的馬拉松賽事,一眾街跑少年依舊到達會場,他們組成打氣團,熱烈的氣氛下,克賢毫不害羞,主動伸手與跑友擊掌;不過第二個任務就考起他了,教練把同學分成兩人一組,每名同學都要單獨與外國跑手溝通,隊友負責錄影。草地上,完走的跑手眾多,克賢左穿右插,始終未敢向外國人發問。躊躇10多分鐘,別組的男生前來幫助他,先跟跑手打開話題,再讓克賢與跑手交談。「我跑步後學懂團結合作,一隊隊跑,大家互相交流,關心隊友。」克賢講過的話,就這樣引證在眼前。

克賢的首個海外比賽在沐浴在晨光下。(區嘉俊攝)

突破.盼大膽與人交流

活動後,眾人坐在草地分享。克賢說:「最初沒膽跟人說話,因為害怕,而且英語不太好,後來有同學幫忙就好點。這次是突破,我『大膽咗』。」人在異地,身邊有共同興趣的人,透過點滴累積感情愈積愈深。

克賢的特點是優良的時間觀念,他很著緊這幾天的行程,天天守時。姊姊憶起:「有次家中有白事,我們為跑步訓練請了假。當天白事提早完結,一家人打算吃頓豐盛的飯,怎料貪吃的克賢認為正經事完成便該去上課。」固執是把雙刃劍,有其害亦有其利。幾天相處,我發現克賢的自理能力極高,也懂得與人相處,當然,一家七口和人數眾多的「街跑少年」俱使他慢慢改變,愛與耐性造就現在的他。「以前唔識同人講嘢,又怕羞,希望自己可以再主動啲。」還記得晚上和他坐在朱古力店,喝着朱古力的克賢說起黃昏吃的生蠔,一臉燦爛笑容,「我第一次食12隻生蠔咋」,只要多了解克賢,就會發現他其實很可愛。

「街跑少年」一起在澳洲迎接日出。(街跑少年提供)

秉承「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步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