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人誌.黃詠儀】從跑步煉成的鬥志 有故事的人生才無悔

最後更新日期:

跑步嘛,每次到了比賽中後段,體力透支,疲倦不堪的「身體」恍如動畫電影《Inside Out》般,不斷盡力拉停自己的雙腳,在腦海中反覆叫嚷:「快點停吧,停下來悠閒地吃個早餐,可舒服多呢。」

不過,身體卻很誠實,幾乎同一時間,腦海中出現另一聲音,阻止「身體」的意圖。這就是「意志」。「絕對不能停下來!辛苦多時只為此刻,一定要完成比賽!不能放棄!」

文:曾愛子 攝影:龔嘉盛

黃詠儀說:「我在跑步中看到另一個自己,一個不再輕言放棄、定下目標便一直向前衝的自己。」(龔嘉盛攝)

這種掙扎與煎熬,很多跑手都經歷過,但正正是這種歷練,意志漸漸能掌握身體的主導權。事實上,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根本不可能堅持跑下去;愛跑步的人,就這樣潛移默化地把這種永不放棄的鬥志,應用於日常生活。就像今次訪問的跑手黃詠儀(Janet)般,在訪問開始前的閒談中,看起來明明是個略帶羞澀的「嬌滴滴」女生,但當談到跑步與夢想,她總不自覺地流露出一絲倔強與堅執。

黃詠儀小時候是學界長跑冠軍。(龔嘉盛攝)

黃詠儀長大了更明白,不要浪費天份,應努力訓練,為人生留下美好回憶。(龔嘉盛攝)

要數近年香港的頂尖女跑手,Janet絕對是其中之一。她兒時比較文靜,課外活動都是中國舞、小提琴和鋼琴這類表演藝術,後來與跑步結緣,是意料之外。「小時候我在學校都有玩玩田徑,參加跳高,但與學界水平比較,我連最低的門檻都過不了。後來有一次老師安排我參加體院的測試,看看哪種運動培訓適合我,結果我加入青少年柔道培訓隊,漸漸練出不錯的體能。升上中學,我成為學校的長跑隊的王牌,學界越野跑第一、跑會訓練班中又是第一,那時我才意識到,自己或許真有點長跑天份。」

(龔嘉盛攝)

不過Janet的故事並不像一般頂級跑手般順利發展。由於家人要求Janet以學業為重,加上她自問也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人,不時疏於訓練,縱使學界時期一直跑進三甲,但她自問若能更投入訓練,成績絕對不止於此;直至大學時遇上黃嘉文教練,她心中的「跑步魂」方真正得以激發。Janet說:「黃教練很細心,由每個細微的動作習慣、姿勢,到各個運動員的生活習慣,他都為不同人設定不同的訓練日程,例如上星期工作太累,他會相應地讓運動員休息,不會盲目追趕進度;有效率的訓練配合健康飲食,成績亦顯著進步。那時候我才開始反思,如果我不跑步的話,我應該只是個平凡得不再平凡的人,難得我在這方面有點天份,反正都努力多年了,怎麼不再認真一點,為人生創造一點美好回憶呢?」

當下的我有能力做到的話,放棄了更可惜。人生最重要還是珍惜現在,做過了,才知會否後悔。
香港女跑手 黃詠儀Janet

黃詠儀說,當下有能力去做的話,就要盡做。(龔嘉盛攝)

2017年是Janet跑步生涯的小高峰,接連在5000米、1萬米和10公里等項目中跑出個人最佳成績(Personal Best,PB)。亮麗成績背後,她再不是昔日那個三分鐘熱度的小女孩,已經投身社會的她比求學時的訓練還要嚴謹:逢星期一、三、五到田徑場跟教練練習,二、四上班前晨跑,星期日則加一節長課。艱苦訓練對體能與意志是一大考驗,甚至要犧牲更與家人朋友相聚的時間。如此的付出,除了換取幾組在大多數香港人眼中沒有實質價值的時分秒數字,到底為了什麼?

「我在跑步中看到另一個自己,一個不再輕言放棄、定下目標便一直向前衝的自己。」

黃詠儀即將挑戰東京馬拉松。(龔嘉盛攝)

所以,她勇於面對自己的不足。有時明明跑了好時間,但總與獎項緣慳一面,例如她今年於1萬米跑出40分54秒的PB,卻是比賽的第4名,但一席「梗頸四」對Janet而言不是阻力,卻是動力。「我明白,即使跑第一,但時間比自己最佳表現慢很多的話,都是自欺欺人。今年初的5000米比賽,我奪得亞軍,比上次快了足足一分鐘,當時我為此而瘋狂,甚至高興得忘記了亞軍可以領獎牌便已換衫坐車回家。獎項只是Bonus,但坦白說,沒有為自己總是跟『四』字特別有緣而失望的話,那肯定是謊言。我不明白為什麼很多比賽我都只跑第4,甚至連跑出的紀錄,不少都是香港排名第4,很不甘心。但這亦證明了我有很多不足,所以我希望有多一點新挑戰,帶來一點改變。」早前的ASICS大埔半馬,Janet終於突破宿命,不止勇奪冠軍,更比個人最佳時間快近5分鐘,每一天的挑戰,的確是教人進步的動力。

延伸閱讀:
【半馬拉松】兩場半馬雲集大埔 黃詠儀快PB近5分鐘贏ASICS半馬

黃詠儀早前於ASICS大埔半馬勇奪冠軍。(盧翊銘攝)

黃詠儀以2020東京奧運為目標。(龔嘉盛攝)

世界那麼大,就算年輕時未曾接受正規長跑訓練的業餘跑手,參加跑會跟教練練習後,都跑出與頂級跑手非常接近的戰績,更令Janet體會到,縱有天份,但恃才傲物的話,終有一天被追過,「其實自己確實不算什麼」。因此,Janet矢志跑出更美麗的人生,明年越洋挑戰東京馬拉松,她以3小時15分為目標,然後再向東京奧運標準進發,只盼取得奧運入場券。

「跑了多年,我依然不知道自己最擅長什麼距離,又或者極限在哪,但在找到答案之前,這個旅程都不會完結,馬拉松是其中之一,我會一直探索。」Janet說。

但,要跑奧運的話,肯定要押上工作前景、享樂時間,值得嗎?

「我不知道,但當下的我可能有能力做到的話,放棄了更可惜。人生最重要還是珍惜現在,做過了,才知會否後悔。」

跑步就是這樣有趣。投入當中,隨年月間的領悟,足以改變整個人的態度與價值觀。言罷,我都急不及待,想立即到街上出身汗水了。

黃詠儀。(龔嘉盛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