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手接龍55】百變跑手.我是跳跳虎丶麥嘜和熊本熊,還有···

跑手接龍:百變跑手Matthew。(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跑步是運動,也是連結。

《香港01》用接龍的方式將大家連結起來,每名出現於「跑手接龍」系列的受訪者,都要推介一名跑友作為下一篇文章的主角,再由記者整理訪問資料,以受訪者第一身的角度撰文。

這個接龍遊戲,由《香港01》跑手Maverick開始。第55期,有跑手們也見過又不知真身的莫子傑(Matthew)。

2013年參加東京馬拉松,賽道兩旁有啤酒、炸物和源源不絕的打氣聲。場內有各式各樣的角色扮演,連揹着十字架的耶穌都在眼前,氣氛之好豈是香港馬拉松可媲美?為什麼香港馬拉松只有未熟的生蕉、無人打氣的公路和沉默應戰的跑手?我不甘於此,決定參賽時貼上「No Highway」的標語。穿一般跑裝參戰,沒有宣傳效果,於是,我踏上變身之路。

第一次變裝,訴求在背。(受訪者提供,M21攝)

跳跳虎 (難度:6/10)

第一次「喬裝」在2014年,我到旺角搜尋卡通人物的絨毛睡衣。首要條件是比例,例如史迪仔又矮又圓,穿上身肯定與原物比例不符;跳跳虎本是既高且瘦,所以選擇「牠」。2014年香港馬拉松的「大型裝置」只有鯊魚跑手,他們跑得這麼快,卻未能與步速慢的跑手同樂,這任務交給我吧!在漫長和冷清的大橋上,跑手們大叫:「跳跳虎呀!」我就跳跳彈彈地回應,玩得不亦樂乎。

不過快樂是有代價的,欠缺經驗的我只穿短褲,絨毛睡衣像百潔布磨擦大腿內側。跑到30公里已知有損傷,非常難受,幾經辛苦才走到終點。翌日早上醒來,床上滿是血水,敷了9天藥,又到醫院清洗傷口才有好轉。往後有特別打扮,我必先穿上長tight。

如此出生禮物,該只此一家。(受訪者提供)

麥嘜(難度:8/10)

扮完跳跳虎之後,我決定每屆香港馬拉松都演繹不同角色,碰巧這屆馬拉松跑到彌敦道,似是回應了我「No Highway」的訴求。因此我為另一件事而跑——慶祝我的孖仔誕生,為了他們,就做件瘋狂事!2015年1月23日,我初為人父,1月25日就是香港馬拉松。想了良久,我決定扮演土炮角色麥嘜。那個豬頭又大又重,內裏頂着西瓜帽,頭到下巴的索帶也要自己加上。身在豬頭和絨毛內「熱到癡線」,豬頭更把肩膀壓得很痛,並影響跑姿,擺手不順。

領跑員中途往洗手間,我透過只能望到兩呎距離的豬鼻獨跑。視野狹窄,豬鼻撞上跑手,他仆倒地上。我立刻道歉,但豬頭內其實是自己的世界,不知他是否聽到道歉和接受。幸好,我沒有像用如意棒打穿別人頭的孫悟空跑手被刊登於報章,跑後立刻走到醫院和孖仔合照才回家洗澡,再回病房陪伴太太。

與兩熊相遇,孖仔不感害怕。(受訪者提供)

熊本熊(難度:9/10)

最辛苦是這次,最受歡迎也是這次。和朋友在網上搜尋,發現比例良好、設計精美和可配合打扮的就是熊本熊和賤熊。我們很喜歡兩熊,但穿重6公斤的它跑實在很癲。最終,我們選擇癲一次。記得2016年香港馬拉松下大雨嗎?濕水後熊本熊由6公斤變到10公斤,這大型裝置頂到我膝頭,兩手又被撐開,不能擺手和提腳,還要負重10公斤跑42公里,回想起也覺得倦卻很回味。這次經歷Maverick早已報導過,有興趣便按此再讀吧。

暴龍哥氣勢迫人。(受訪者提供/運動筆記攝)

暴龍哥(難度:5/10)

完成4徑兩星期,便是2017香港馬拉松,檢查自己無大傷患後才決定參加。訂了的大型裝置未及運到香港,問朋友借套吹氣式的暴龍服參賽。過往我刻意遮掩面孔以免影響工作,今次就露面人前。暴龍服兩側有風扇把它吹脹,跑到中途卻變得扁平,離開14公里的水站後便不再脹。風扇換了電仍沒有改善,到30多公里才知在水站時被踏破了。我用電線膠布修補後繼續跑,脹谷谷地跑到終點。除了大風時會被吹得狼狽,這造型跑得很輕鬆。

下屆香港馬拉松,我已準備好服飾。這次又是大型裝置,大家拭目以待吧!

後記

筆者是第一名接龍跑手,早想過連接多少名跑手才回到朋友圈。經歷中醫、香港代表隊、三項鐵人、越野跑手和學生等,終於接回來了。我和Matthew相識於晨跑,多次上班前跑於港島東。這次接力棒交回我手上,第一輯跑手接龍便結束。第二輯將再由我交出接力棒,下一系列會接上你嗎?

秉承「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步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