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阿尼火災】三大元素見證京都動畫創意無限!絕非抄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7月18日,京都市伏見區動畫製作公司京都動畫「京阿尼」(京アニ)第一Studio起火,導致最少33人死亡、36人受傷。當地報道有傳縱火者在現場大喝:「他們抄襲!」(パクリやがって)。如果說京阿尼抄襲,可能源於犯案者對「創作」跟「抄襲」定義之不理解。這種概念上的含混,最終導致無可挽回的悲劇。事實上,京阿尼這些年來都是一間充滿創意、甚至利用創意帶領業界潮流的動畫公司,以下是筆者對這間公司的一點個人感受。

家庭主婦從上色到企劃製作

讓我們先來簡單了解京阿尼背景。京都動畫成立於1981年,最初是一位名為八田陽子的家庭主婦承接龍之子製作公司與日昇動畫的上色完稿外判工作,到後來開始包辦作畫、完稿、背景、攝影等工序,包括《我們這一家》、《犬夜叉》及《蠟筆小新》等名作均有經手。到了2003年,京阿尼終於炮製首部獨立原創動畫《MUNTO》,同年推出小說改編作品《驚爆危機 校園篇》並大受歡迎,從此在動畫界站穩住腳,成為一間備受青睞的動畫企劃、製作及技術指導公司。

《涼宮春日的憂鬱》2006年第一輯以亂序播放,考驗觀眾對故事邏輯關連性和接受程度,京阿尼實是前無古人。(官方圖片)

1.電視史上空前絕後觀影實驗

京阿尼的代表作《涼宮春日的憂鬱》是我看過三大具有超強衝擊的作品之一(另外兩套是《EVA 新世紀福音戰士》和《天元突破》)。相比《EVA》以超過一分鐘的定格鏡頭來描述碇真嗣面對殺死好友渚薰的內心矛盾,《涼宮春日》「玩得更盡」!該公司跟足小說原著在2009年第二輯《漫無止境的八月》中,以連續8集播放一模一樣情節內容,講述女主角春日不想暑假就這麼完結,而導致整個世界不斷無限Loop,藉此帶出人類神秘的既視感以及面對生活不斷重複的虛無……我形容這不單是動畫史上,而是電視史上空前絕後的觀影實驗,動畫中角色跟觀眾一樣親身感受著這種既視感。事實上京阿尼也很有心思將8集中的場景、分鏡、角色服飾,就連角色站位置及背景音樂也作出微調,但面對這個創新實驗,我最初也被搞到一頭霧水:「完全唔知搞邊科…」另外還有2006年第一輯以亂序播放(即每一集都不相連),考驗觀眾對故事邏輯關連性、聯想力和接受程度,都是京阿尼「人做我唔做」敢於創新的思維。

《幸運☆星》將日常生活瑣碎得無可再瑣碎之事作為內容,連吃一個忌廉賓該從頭或從尾開始吃也可以說足一集。(動畫截圖)

2.日常生活是一個個奇蹟的連續

京阿尼帶領動畫業界潮流的另一創新,是將日常題材、也即是近年日本人經常掛在口邊的「空氣感」帶進動畫之中。一些大家平常完全不會留意的生活細節、微不足道到完全漠視的情感起伏,無論是原創還是改編作都以非常細膩的筆觸在動畫中表達出來。如2007年《幸運☆星》就將瑣碎得無可再瑣碎的生活日常作為劇情,主角連吃一個忌廉賓該從頭或從尾開始吃也可以說足一集,但看的時候又饒富趣味不覺冗悶。

《冰菓》將推理偵探元素放入校園日常,推翻一直以來「推理故事一定要死人搵殺人兇手」的定律;《中二病也想談戀愛!》將動畫迷的現充生活透過動畫「具像化」;神作《K-ON!輕音部》更是將數名女學生夾Band經過、甚至不太關夾Band事的少女情懷細膩描寫,其影響力之巨大不止大家對角色及作品的鍾愛,甚至掀起動漫迷紛紛學結他的風潮,絕不比當年全球興起跳《涼宮春日》片尾曲一起Cosplay拍片為低。

京阿尼2011年改編新井圭一的《日常》,其官方簡介頗能準確描述這種「日常」題材特色:「我們每天度過的稱之為日常的生活,其實是一個個奇蹟的連續也說不定。」

《K-ON!輕音部》成為往後動畫細緻度標準的模階,也開創出以演奏樂器為主題的動畫類型,熱爆全球。(官方圖片)

3.開創演奏樂器的動畫類型

最後是製作。在製作人物動作時,京阿尼能夠非常詳細畫出角色動作的每一個步驟,無論角色的表情和動作也變得比其他動畫靈動,這尤其在情緒持續高亢、無時無刻蹦蹦亂跳的涼宮春日身上最能展現出來。後來京阿尼將這種靈動與細膩加入在少女演奏之中,將《涼宮》最後一集在學校禮堂夾Band的華麗演出順利移接到《K-ON!輕音部》之上。在《K-ON》中,大家可以清楚看到平澤唯彈結時手部按Chord的變化、田井中律揮動鼓棍時錯落有致、秋山澪彈Bass激動時甚至會Slapping,這些也是以往動畫在繪畫角色玩樂器時未曾達到的高度。《K-ON》除了成為往後動畫細緻度標準的模階,也開創出以演奏樂器為主題的類型,如《BanG Dream!少女樂團派對》、《一弦定音》還有自家的《吹響吧!上低音號》等,都是圍繞此主題,其中《吹響吧》更為京阿尼業務帶來另一高峰。

《日常》官方簡介準確描述:「我們每天度過的稱之為日常的生活,其實是一個個奇蹟的連續也說不定。」(官方圖片)

何解犯案者以仇恨相向京阿尼的熱誠? 

慘劇發生後日本各界不停猜想縱火者的動機,其中一個最廣為流傳的說法,是疑兇不滿京阿尼「抄襲」,不過他所說的抄襲,可能並不是劇情或作畫上的問題。網上有人指,犯案者認為是自己的網名或小說創作被京阿尼盜用,當然真相還有待日本警方查證,但如果這消息是真的,那麼犯案者不單止對「創作」同「抄襲」的定義不理解,思想絮亂含混不清,而且還很自大。京阿尼的製作人員投入了無限的熱誠和愛去製作動畫,犯案者卻選擇以仇恨相向。先不計其精神是否有問題,回到一切的起點,很可能就是京阿尼製作了一套非常高質的動畫,深深坎進了犯罪者的心靈,卻讓他投入得分不清虛擬和現實,然後犯下無法彌補的錯……一想到這裡,便讓人無法釋懷。

後記:像《紫羅蘭》學習「愛」

在京阿尼新作《紫羅蘭永恆花園》中,女主角紫羅蘭本來是一個不了解感情為何物的戰爭機器,透過不斷替人寫信的過程中,他接觸了不同的委託者,從一位即將離世的媽媽處學到了親情、為一位臨死的敵國年輕軍人寫信而直面自己黑暗過去等等……她從不同的人生經歷學到了形形式式的愛。如果今次的犯案者有看過這套動畫,看得明當中的意涵和訊息,相信絕對不會作出如此殘忍之事。《紫羅蘭》外傳本來預定於2019年9月限定上映,劇場版則預定於2020年1月10日上映,如今可能一切都不復再……

願死者安息,也祝京阿尼可以早日重新振作。

《紫羅蘭永恆花園》紫羅蘭透過代筆寫信了解不同人生經歷,學到形形式式的愛。(動畫截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