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of Us 2 最後生還者2】劇情深入分析 5大原因令Fans反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終於打爆《The Last of Us 2》此款大作!由於早前筆者同時要玩《Xenoblade》及《P5S》等,筆者很遲才開始遊玩《最後生還者2》,慢慢玩花了37小時才在近日爆機。作為上一集的玩家,個人對今集劇本感到非常不滿,以下深入分析一下幾個劇情的問題點:

以下內容含有完全劇透,而且直接說明不陳述事件經過,未了解劇情請勿閱讀

1. Joel 及 Tommy 的智商急降及有意為之的惡意

Joel 的死亡是顯然的智商急降及劇情殺,因為他已表現過無數次對陌生人充滿戒心。自報姓名還說得過去,但同樣是身經百戰的 Tommy 對陌生人連基地位置都自報,叫未知底蘊的武裝份子一起過去也太腦殘了點。Joel 被哥爾夫球棍虐打至死再被吐口水,這種對1代主角的殘酷對待也是開發團隊有意為之的惡意,目的正正是要玩家憤怒,為了推動劇情:Ellie 復仇、變得麻木不仁而舖路。但是1代的玩家已經對Joel建立了深厚情感,更被選為遊戲界最佳父親,此種惡意踐踏所帶來的反感以及劇情拿捏不佳,結果便是 Naughty Dogs 引火自焚。

將有名望主角突然殘虐殺掉的 Sudden Death,這種手法也不禁令筆者想起《Game of Thrones》的Robb Stark,將劇情突然拉到極端。但問題是不像 GoT 有 Arya 線最終為兄報仇,TLoU2 玩家的情感在遊戲中久久得不到發洩,而劇情發展下去更反而越玩越不憾,負面情感像推雪球而最終都沒有解決,令此作變成真正的「仇恨」遊戲,仇恨的便是 Naughty Dogs。在訪問中更透露過初期設定是 Joel 死亡時會對 Ellie 說出他女兒的名字 Sarah,可見到團隊惡意到極點,幸而演員 Troy Baker 提出不說話比較好才打消念頭。

惡意玩弄Fans 對 Joel 的愛,在整個遊戲得不到宣洩,就是「沒有解藥」

2. Abby 的塑造失敗與雙重標準

以惡役視點來描寫遊戲的另一邊,原本對玩家來說是很歡迎,像是《Live A Live》中世篇、《BATMAN: ARKHAM KNIGHT》Joker、《StarCraft 3》或《WoW》等,控制惡役都令玩家津津樂道,或對故事描寫有幫助。但 TLoU2 要玩家看著 Abby 虐殺 Joel,再要強迫控制她繼續遊戲,從根本上已是令人難以接受。不少人都指出如果是先舖陳 Abby 還可以讓人釋懷一點。但明顯地團隊的劇本就是專門想做出此種惡意,要讓玩家承受最大痛苦。

而就算抽離去看,Abby 線的劇情也是寫得非常失敗,因為她由頭至尾都無法令玩家產生好感,或帶出遊戲想做到的「同理心」。首先 Abby 一早已知道父親的手術會殺了 Ellie,說出「假如是我也會接受手術」。而 Joel 也是為了阻止而殺了其父 (這部份的 Cut Scene 補完實在很怪, 說 Marlene 重視 Joel 千里過來所以有責任對他說,卻又不問最重要的當事人 Ellie 肯不肯做手術)。明明 Abby 知道原因,但她打 Golf 時面對 Ellie 的懇求仍狠下殺手沒有半點猶疑,事後毫不內疚(還被朋友噴太過火)。這樣一個沒同理心的人叫玩家有同理心去看待她,實在荒謬至極。

然後劇情為了強行為她注入這「同理心」的元素,便要玩家控制 Abby 玩玩狗、看其朋友被殺。然後再巧遇敵對組織並與 Yara 及 Lev 落難,明明 Abby 是救了 Yara、Lev 也救了 Abby,大家沒有誰欠誰可以互不相干,Abby 就突然慈悲為懷起來。更無緣無故用發夢來推動故事,求 Owen 及 Mel 救救 Yara 因為「她救過我」;但卻對於 Joel 及 Tommy 原本救過她無動於衷。可以為只認識兩天的 Lev,對認識了幾年的 WLF 前戰友痛下殺手。在 Abby 面對愛人 Owen 被殺,跑去向 Ellie 報仇時,明明知道 Dina 是孕婦時想下殺手,一句「Good」想報 Mel 一屍兩命之仇,到結尾也是毫無同理心只是被 Lev 叫停。然後就這樣畫面一黑連 Ellie 也放過,不報愛人 Owen 之仇,完全沒有道理可言。

劇本還用畏高來說 Abby 也是正常人..... WFC

3. 全程用過份暴力來逆向說教 面對大仇玩家根本無感

遊戲刻意地讓玩家在控制 Ellie 時,暴力殘殺了 WLF 成員、Abby 的朋友、以及她們的狗 Alice。然後用 Abby 線去反轉令玩家知道「原來我殺的人也有好的一臉」。類似的善惡反轉手法在很多遊戲也出現過,例如即將重製的《NieR》、《Undertale》等。但 TLoU2 似乎忘記了遊戲的舞台是末日喪屍世界,一個善惡道德底線比正常世界低很多的舞台。在一個不是你死便我亡的世界去談要顧及敵人的感受,想讓玩家反思暴力及復仇是否正確,但其實就是舞台錯配。想講這樣的題材不如找個沒喪屍的正常世界來進行還好,事實上遊戲中的喪屍也是跑龍套工具人,對劇情來說接近可有可無。

TLoU2 整個遊戲便是充斥著不切實際的說教,給你逐個角色看看生前的情況,想讓玩家有內疚感。而且為加強效果呈現,遊戲更使用拉高血腥度、加強仇恨的方法,試圖令玩家「物極必反」對暴力產生厭惡感,構想有點類似Stanley Kubrick電影《發條燈》,迫主角Alex不斷看性愛暴力影片,看到他只要一想起很黃很暴力的事情時就會想嘔吐。這元素在遊戲中做得非常明顯,Ellie 虐打迫供及手震畫面;誤殺孕婦時的震撼悔懊;一刀一刀越來越血腥地斬傷 Abby,每一個血腥畫面其實都想玩家叫「不如收手啦」。但玩家大仇未報卻被不斷強迫說教,再加上對面角色是如何其實很多玩家根本不 Care,難道 Abby 的性命會比我途中殺的幾十個敵兵高尚?No。

另一個令Fans感到極度反感的,便是玩家要控制 Abby 來打 Ellie 而非相反,被迫連續按掣打爆 Ellie 的臉、Cut Scene 扭斷 Ellie 的手。這個明顯也是 Naughty Dogs 的惡意之一,想用最令玩家痛苦的方式,說出「仇恨只會帶來更多的仇恨」。但反效果只令到玩家更加憎恨 Abby,什麼同理心的舖陳化為烏有。劇情來回的自相矛盾,結果就是整個反轉架構及雙線描寫,對很多玩家來說都是毫無意義,視整條 Abby 線為垃圾。另一方面,當 Cut Scene 時 Ellie 怎樣都要正當防衛後才反殺,玩家轉個頭便用爆炸箭射到敵人稀巴爛四肢飛散,玩家 Ellie 與劇情 Ellie 的殺人價值觀由始至終有著無法修補的巨大落差,莫說遊戲中的 Gameplay 根本不讓玩家放生。

打爆 Ellie 扭斷她的手,來告訴你暴力是不對的

4. 對 Jesse 的種族歧視及變 Condom

相信很多玩家看到 Ellie 與 Jesse 對話一幕都嗅到些歧視味道,因為她承認不喜歡 Jesse 是因為亞洲人。當然這個對話可以用「只是朋友說個笑話」帶過,事實上筆者也不覺得怎麼樣。但對於遊戲以及 Neil 自己常常掛在口邊的「政治正確」,「有歧視的人不要玩」,這幾句遊戲對白正是自打嘴巴。很多人都舉例同樣的句子如果套用為「黑人」可不可以?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亞洲人便可拿來開說笑,不喜歡這遊戲的便是歧視LGBT,這種左膠的雙重標準令人反胃。更莫講話劇本對 Jesse 本身的描述。人家與 Dina 曾是戀人、尊敬 Joel、又為了幫 Ellie 單人匹馬身處險境。最後被仇人一槍爆頭突然死亡後,竟然就沒有一位角色想念他,想為他報仇,完全成為了 Condom(用完即棄)。

筆者不提欺騙預告了,Jesse 那樣重情重義,就沒人想為他報仇?

5. 毫無邏輯的左膠大愛結局

在尾聲又是角色精神分裂得如坐過山車。Tommy 竟然會罵 Ellie 放棄報仇,而完全與開幕那個不想 Ellie 犯險的人判若兩人。為了寫到 Dina 與 Ellie 的不和,又可以不體諒 Ellie 的 PTSD 而反對繼續報仇 (Jesse...)。然後當 Ellie 最後找到 Abby 時,便出現了她好可憐了救下她 > 憶起 Joel 死亡 > 迫 Abby 決鬥 > 憶起 Joel 彈結他 > 還是放她走的奇妙結局。最大問題便是憶起 Joel 彈結他與大發慈悲放走仇人兩者根本毫無關連。

筆者想了三個可能性,或者編劇想用最後的 Cut Scene 來連接回去,Ellie 向 Joel 說「我不知道可否原諒你,但我會嘗試」。而這個寬恕就莫名其妙地投影在殘殺 Joel 的仇人 Abby 身上,令人諦笑皆非,兩者可以有什麼關係?再講在 Ellie 視點是完全不知道 Abby 的事情。又或者編劇是表達 Ellie 想到 Joel 不想自己被復仇支配,於是最終放下了仇恨,但看看她路上殺人的數目... 第三個可能性便是這裡純粹是為了轉折,而硬窒一個回憶畫面去讓劇情合理化,然後找不到合適的就只有用 Joel 彈結他,但如果憶起 Joel 的話其實更應該殺下去。事實上如果 Ellie 憶起殺孕婦的畫面便停手還比彈結他合理,但大概是放在結局畫面沒那樣 Epic 便作擺。

在第一集中,Joel為了所愛可以一個人背棄全世界,就算相識的 Marlene 求饒也一槍爆頭擊殺,面對 Ellie 質疑可以毫不動容發誓說謊。雖然非常自私,政治不正確,充滿右傾的個人主義,但配對他性格及世界觀完全合情合理,而遊戲整個過程有讓玩家充分了解角色,令1代此反傳統自私 Ending 成為了遊戲經典,作品升華為神作。而來到 TLoU2 編劇卻想寫 「Ellie 並不是 Joel」,在訪問中就提及她最後的決定,是因為「Ellie 內心深處仍存在善念」,嘗試用一個左傾大愛角度去做出一個與上集完全相反的對比。用 Ellie 的復仇、悔懊到最終什麼都得不到的悲劇來嘗試打動玩家。左傾右傾其實絕不是問題,問題是不合理與雙重標準等便會變成「膠」。又是那句,Ellie 一路走來殺了多少人,半刻前才對提供情報及求饒的男人一槍擊斃。在最後面對最關鍵的殺"父"仇人才聖母上身,這個描寫只是令人覺得毫無邏輯及荒謬。

「她都好慘,算啦」,卻不曾對其他人一視同仁,典型左膠雙重標準

總結:精神病的劇本 為何有人覺得OK

《The Last of Us 2》的劇本千瘡百孔、與世界觀背道而馳、強行加入的劇情催化劑、角色性格為了達到劇情目的而隨意改變等,導致劇本成了一團爛攤子。惡意處處且經常性拿捏失敗,令遊戲想講的主題「同理心」不著邊際,亦令暴力反轉及雙線的描寫顯得眼高手低。一面不斷玩 Sudden Death 說這個世界很殘酷、死亡總是突如奇來。另一方面卻又莫名其妙來個聖母上身、叫人放下仇恨,可以說得上是最精神分裂的劇本。

劇本唯一優點,便是 Joel 及 Ellie 的回憶部份每一處都製作得很好,尤其是「博物館」那段及最後「嘗試原諒」那段,的確有令筆者很感動,而且 Motion Capture 的演員表情演出及推演氣氛的音樂確是神級。(編按:網傳最終遊戲版其實是經過硬生生「魔改」後的版本,而這些出色的回憶片段,很可能就是一早製作完成的。)但問題是感人的部份遠不及令人作嘔的事件多。如果是沒玩過1代、對1代兩位主角感受不深,或者本身是易被悲憐憫人軟化的人,便有可能因為那種氣氛、沒有根基的幻覺、美好回憶所帶回來的悲慘加成、或者欣賞團隊的敢作敢為等,而對此作的劇情感到OK。尤其是沒玩1代的話,其觀點就可以更加抽離。反之越對1代的角色及價值觀熱愛,對製作人的種種惡意不齒,看到1代的美好東西包括角色及價值觀被踐踏,遊玩此作便越是有憎惡的感覺。

長頸鹿的 1 代回憶總是美好,只能說句再見了

The Last of Us 2 最後生還者2 圖集:

+37
+36
+35

(編輯留言.與作者立場無關)正如上文所講,《TLoU2》是一款問題處處,不同人的體會或有頗大差異的異色作,所以少有的讓3位不同作者,去寫同一隻game的玩後感。

其他兩篇玩後感:

永高:《The Last Of Us Part II》引全球罵戰「糞作」與「神作」的距離

公屋恆仔:《The Last of Us Part II》最後生還者2 實Game預覽:好好玩 畫面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