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功課有價有市 文科尖子願付鈔 醫科生搵快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捱更抵夜」做功課,對學生來說是慣常事。課業繁重,學生不時想偷懶,有人看準商機,透過網上平台買賣功課。龐大的功課交易王國在社交平台方興未艾,有代做功課槍手更在短短三年半間靠代做功課賺取了35萬元。買賣雙方不乏成績優異的學生,然而利潤背後,他們不但出賣了學術誠信,更可能要負上被休學,甚至畢業學位被降級的代價。用金錢換功課,是否值得?

記者│郭樂欣 編輯│胡翠姍 攝影│胡翠姍

在社交平台Instagram,只要輸入關鍵字「代做功課」,便能搜尋到近15,000個相關帖子。代做功課平台的服務對象涵蓋大學生及中小學生,服務範圍包括代寫論文,做閱讀報告、暑期功課及製作簡報等,服務形式可謂應有盡有。這些代做功課平台大多由團隊經營,記者隨機查看有關專頁,發現有賣家標榜槍手擁有高學歷,聲稱功課會由專科大學生、研究生及導師組成的「專業團隊」完成。為了吸引學生惠顧,賣家亦表明功課絕無抄襲,團隊會為買家配對有相關專科知識的成員作槍手,並且接受急單。

學生只要提供詳細功課指引,賣家會按功課字數和深淺程度報價。記者曾佯裝買家接觸數個代做功課平台,發現收費差異頗大。其中一份字數要求約1,000字的大學傳播學論文,收費由700元至2,780元不等;另一份字數要求約5,000字的大學歷史科論文,索價2,400元至4,280元。

社交平台有近15,000個帖子與代做功課有關。(圖片來源:大學線/手機截圖)

文科尖子以金錢換時間

就讀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的Ken(化名),曾花費1,950元請社交平台Instagram上的槍手替自己完成一份1,000多字的科學論文。Ken主修科目的學業成績平均點數(GPA)超過3.5(最高分為4分),成績驕人,但作為文科尖子,他指自己缺乏科學基礎知識,卻因大學通識教育課程的要求,必須修讀科學學科。他對科學一竅不通,難以掌握課程內容:「我上了兩堂都弄不懂老師在說甚麼,有點心灰意冷。」他覺得自己修讀的科學課程過於深奧,超越他認為通識課程應有的難度。由於該課程論文部分佔全科近三成分數,他決定「請槍」做功課,希望即使考試成績低分,仍能靠論文拉高分數,爭取及格。

他坦言交功課那一刻確實感到心虛,但認為若要花數倍精力令此科及格,而消耗用在主科的時間,是「得不償失」:「把這些時間投放在我的專科,去做一些研究……得出的效果會更加好。」最後Ken請槍的論文功課取得不錯的成績。他笑言自己只求及格,對功課的質素及整個買賣過程均感滿意,直言花費1,950元請人代做功課值得。

建築系槍手代做功課賺學費 

大學畢業近兩年的阿明(化名),曾為了應付大學學費及離家外住的開支,當過三年多的功課槍手。他表示在功課旺季,月入可達6,000元至8,000元,更曾有一個月賺到三萬元。短短三年半間,阿明已經憑代做功課賺取了35萬。

阿明代寫論文一般收費約為一個字一元。他坦言為了賺取更多金錢,會特意把論文寫得冗長些,他笑言:「你無法想像一句簡單的句子,可以如何寫成一段充滿『無用』字詞的冗長段落。」他直言買家根本不會仔細查看功課,故甚少會被發現。他會以電郵發送完成的功課給買家,待對方滿意後才以銀行轉帳付費。阿明指有熟客至今仍拖欠他9,000元,但由於他現時已有穩定工作,收入增加,故不急於催對方還錢。

阿明的買家大都是副學士或大學遙距課程的學生。功課槍手的工作讓主修建築學的他於短短幾年間涉獵到不同學科:政治、世界史、經濟、人事管理、土木工程……他指一般論文只要照抄課堂筆記,再組織一下論文的結構就能「及格有餘」。

他甚至曾為買家完成拍攝相集、製作短片、設計網頁和手機軟件程式等功課。他坦言自己只是靠網上教學片段自學有關技巧,故功課質素一般。有一次為修讀時裝設計的買家完成畢業專題,阿明不但要撰寫報告、製作簡報,還要按教授的意見不斷改進、聯絡廠家等,他直指「好像打了一份工」。阿明足足花了一年時間跟進這份功課,最後收取了兩萬元作為酬金,他回想當時的工作量,笑指自己當時索價太低。

一份功課隨時索價過千,為了吸引學生惠顧,不少賣家都表明功課絕無抄襲、接受急單,甚至為買家配對有相關專科知識的成員作槍手。(圖片來源:大學線/設計圖片)

醫科生寧代做功課不補習

另一位功課槍手阿晴(化名)是香港大學醫科生,主要為買家作文或翻譯文章,亦會替中學生做閱讀報告。阿晴指在暑假期間每月約有五至十單生意,而在交易量最高峰的9月,就曾接到15至20宗生意。她憶述在開設賬戶當天,便立即有人找上門,請她幫忙完成1,000字的作文:「如果沒有他(第一名客人)的話我可能不會下定決心做,我真的沒有想過這麼快會有人找我。」

阿晴寫一篇1,000字的文章大約需要兩個小時,在「生意」忙碌的時候,每天回家後都會花五小時作文,晚飯後再複習醫科課堂內容。有次阿晴到機場為朋友餞行,有熟客突然在晚上11時請她翻譯1,000多字的文章,並要求她在凌晨1時前交貨,令她要在回家的巴士路程上翻譯,買家最終主動多付150元。

一般大學生替人補習賺取外快,但阿晴不愛說話,她認為代做功課的壓力較補習少,亦享受寫作的滿足感。但今個學年本科學業忙碌,去年11月起,她已暫時停業。不過她計劃考試後重新開業,更有意邀請成績優異的男友共同經營平台,招攬更多客人。阿晴表示替客人作文時,會感到少許內疚,但認為替客人把功課翻譯成英文,只是提供渠道讓客人表達,論文內容仍算是客人的構思,並不覺得有甚麼問題。

等價交換? 槍手:出賣良心

買賣功課違反學術誠信,阿明坦言擔心被發現後要承擔後果,故此他會使用太空卡電話號碼,又特意為買賣功課開設電郵戶口與客人聯絡。其實他在大學三年級時已賺取足夠金錢以支付合共四年的大學學費,但為了儲蓄更多金錢,仍繼續經營功課買賣生意。現在回想,他認為自己當時應該停止營運,因為代做功課令他失去許多個人時間:

雖然代做功課未有影響槍手阿明的學業,但想到為了賺錢而失去的時間及大學生活,他不免感到可惜。(圖片來源:大學線/設計圖片)

學校提高罰則 買賣功課可被罰休學

香港中文大學於2018/19學年推行新指引,以處理違反學術誠信行為,清楚列明買賣論文的最低處分。根據新指引,一般違反學術誠信行為(如抄襲、未有聲明重覆使用作業)初犯者的處分為記過一次、有關科目得零分等。買賣功課的處分卻明顯較嚴厲,甚至包括記過三次、休學一學期及畢業時學位等級被降。

香港中文大學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李浩文教授解釋,學生購買功課是有預謀的行動,較一般抄襲行為嚴重。他指中大校方注意到近年社會及國際學界違反學術誠信的行為有所增加,故紀律委員會用了兩年修改有關罰則,希望提升阻嚇性,並顯示校方重視學術誠信。

李浩文指,學生入讀大學理應是為學習,但購買功課則等於放棄學習機會,還要冒很大的風險,做法十分「蝕底」。他坦言有學生存僥倖心態,認為只要不被揭發就沒有問題,但他強調校方會繼續努力,阻止違反學術誠信的行為,呼籲學生切勿以身試法。

李浩文教授強調大學注重學生的誠信。(圖片來源:大學線/胡翠姍攝)

(圖片來源:大學線)

【本文獲「大學線」授權轉載,原文:功課買賣:一分錢 一分「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