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絲.黃河專訪】學廣東話先學粗口 小學已諗過要改名

撰文:沈洛嘉
出版:更新:

港產片電影《翠絲》由黑哥姜皓文、紅姐惠英紅、Ben哥袁富華、葛民輝、余香凝、黃河、顧定軒和吳肇軒等人演出,其中Ben哥奪得第55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紅姐奪得第13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配角,而黃河都有在亞洲電影大獎中提名最佳男配角。

黃河憑《翠絲》提名最佳男配角。(葉志明 攝)

今次趁着亞洲電影大獎,請來其中扮演黑哥心上人阿正丈夫的黃河跟大家分享一下拍攝《翠絲》和自己的事。當問到黃河在戲中飾演一名同性戀者,自己一開始有甚麼想法時,他:「其實我在接拍這部戲的時候,沒有考慮到他是不是同性戀,比較主要是在劇本的結構、故事想要講的東西和角色的完整性,因為我覺得《翠絲》這部片整個故事的結構做得非常精緻和緊密,很能夠傳達出導演想要講的東西,所以覺得是一部很棒的電影,同時也是吸引我的地方。」

黃河在《翠絲》跳舞一幕留下深深印象。(劇照)

另外,有看過《翠絲》的觀眾對黃河脫光衣服,在酒店房跳舞痛哭一幕必定不陌生,不過他本人卻表示其實這場戲一點都不易拍,而且最大難度在於他不會跳舞!他分享:「因為我本身不會跳舞的緣故,當初在排練這個舞蹈的時候,事前經過3天的排練,更有為這場戲做一個舞蹈動作的設計,但是在現場拍攝的時候會因為現場環境作出改變,這是第一個部份,因為它不是全然的舞蹈,其實是比較多在表達阿邦(黃河的角色)的情緒跟整個心情的狀態。

另外一個比較難的部份是他的情緒轉接非常強烈,這是幾乎沒有時間轉接,情緒一下子就掉到谷底,所以在這個情緒的揣摩上做了好幾天的準備,當天拍攝才能這麼順利。當然還有跟黑哥有一點點情感的戲,那部份其實相對來說是比較輕鬆、愉快的。(沒有尷尬嗎?)其實黑哥到現場看到我的時候,我已經痛哭流涕了,所以我們在現場拍攝的時候,沒有太多時間作準備,直接正式來拍,因為情緒需要維持在一個很強烈的狀態下,其實在當下已經沒有把Kiss這件事放在心中,因為情緒太強烈,所以感覺穿所有東西都很自然的順過去了。

黃河學廣東話第一件事都係學粗口先!(葉志明 攝)

而當問到在現場跟紅姐或黑哥有發生甚麼趣事時,黃河沉思一下笑言:「因為我的廣東話真的很差!甚至有時候連聽都聽不太懂,所以我覺得大家都對我很Nice,儘量都會跟我講國語或是英文,我也有拜託大家教我一些廣東話,當然最好學的一定是粗口,但我也有學簡單的廣東話,比如『好凍』、『好好食』之類,我印象最深刻的是Ben哥看到我會發出少女的微笑說『好靚啊!』大家真的很照顧我。

而當追問黃河學了甚麼粗口時,其實也是很簡單,「好L凍」、「好L好食」和「我好L鍾意你」就這樣囉,像是比較搞笑的,強調語氣。

黃河表示喜歡長頭髮的自己,它自帶一種造型,重要的是能帶給我安全感。(網上圖片)

黃河在《翠絲》中他留了一把長曲秀髮,看起來柔弱許多,不過今次突然以平頭裝現身的黃河就連好友張書豪都說看不慣,問及為何突然大變身,他:「因為我最近在拍攝電影《惡之畫》,飾演一名死刑犯,所以才會有這個平頭的造型,而且我剃掉長頭髮自己也很不習慣,就會覺得很冷。」(看到你說再老就剃光頭,怎麼會這樣想呢?)他:「因為我曾經問過髮型師,我很擔心我會禿頭,那時我還是長頭髮,然後他說你不用擔心啊,禿頭不是每一個人年紀到了都一定會禿嗎?那我就想如果真的這麼禿,我不要禿,直接光頭就好啦!不然我還要整理旁邊的頭髮會很尷尬,光頭也好整理啊。」

黃河分享小時候上課,同學唸到「白日一山盡,黃河入海流」就會哈哈大笑,雖然這不是甚麼受傷的事情,就會覺得會困擾。(葉志明 攝)

最後講到比較有趣的話題,黃河這個名字剛好跟中國的黃河大撞名,問他有沒有想過要改名時,他:「其實小學3、4年級的時候真的有想過,因為小朋友比較喜歡取綽號來開玩笑,我因為『黃河』這個名字,在國文、地理跟歷史課都會常被點到名,小時候常發生這樣的事會令我感到困擾、不開心,回去就跟爸爸說我要改名字,可是他就只是不要改,因為以前改名字很不容易,最後就沒改了。後來長大了想一想也覺得這個名字有好處,就是大家都會記得,我回想起來覺得哥哥比較辛苦,哥哥叫黃金會被同學笑說『大便』,所以我想叫黃河也不錯啊!」

即刻投票,揀選你心水男、女主角,仲有你最撐嘅香港電影,即有機會獲得戲飛。
《香港電影我撐場.民選大獎2019》投票專頁:https://voteforhkmovies.hk01.com/

+4
a target="_blank" href=" https://hk01.app.link/zAfjAqgeEO">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