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專訪】黃秋生跟角色感同身受︰廢人一個有甚麼Dream?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淪落人》未正式上畫,黃秋生已經憑該角色橫掃各大男主角獎項,4月更直逼香港電影金像獎,挑戰他第三個影帝殊榮。

眼前是一片歡欣,一片歡呼,人人都爭在秋生面前貼金,但當事人就百般滋味,特別是接拍這角色前的底谷生涯。「就好似坐直昇機般,由谷底急速升上去……但你又知得個攞,隨後都不會有人找你拍大製作。」

黃秋生自言因為自己這麼潦倒,才有閒情去理解別人的理想,促成《淪落人》的拍攝。(陳順禎 攝)

最怕遇上「流浪火星」
已是兩屆金像影帝的黃秋生,理應對劇本有份觸覺,深信他接到《淪落人》劇本一刻,已嗅到陣陣的獎項味道,但他笑言這方面根本冇得算。「劇本好導演可以拍到好爛,導演好剪接又可以剪得差,就算剪得好又到對手強,遇『流浪火星』、『流浪冥王星』一齊出,你死得啦!」

秋生更直言看畢劇本,沒有戲劇性看得他感動落淚,反之只覺得文字通順合理,就徐徐說句︰「可以拍」「最主要是菲律賓人做女主角,這個故事在香港電影上早就應該要出現,但一直沒有,所以導演是有膽識有眼光。」

秋生接到劇本時,單單是以菲律賓人當女主角,已經讓他立即想接拍。「香港電影早就應該要出現這個題材。」(劇照)

「角色是明癱,我是暗癱」
300萬成本,要秋生開個片酬價,收得多人家付不起,收得少又過不到自己關口,於是索性零片酬,到賺到時才分紅。不過劇本都不是最能打動秋生,最入心的是她一個觀察。「有件事一定要讚小娟(導演陳小娟),她說找我演是因為看到我眼睛內的憂鬱,我聽後便覺得她觀察力不錯,發現我的狀態跟角色相似。」

【淪落人】黃秋生無酬演出寒冬裸身洗澡 陳小娟爆《三夫》有彩蛋

導演陳小娟看中秋生眼裡散發的一股憂鬱,令秋生感到她觀察力之強。(陳順禎 攝)

角色是半癱的中年漢,現實的秋生因為政治立場,令他的事業也陷於半癱。「我已經是被遺忘的,基本上不覺得自己是這個圈的人,大家都跟你說市場已經不在香港,而那個市場又與你無關,所以我都當自己已經退休。」

+4
+3
+2

傘運後疑遭內地封殺有人乘機壓價 黃秋生:唔喺我面前講廢話!

「我有甚麼Dream,廢人一個」
戲中有兩幕是直插秋生內心,首先是戲中一句對白︰「你講Dream,我有甚麼Dream,廢人一個」秋生︰「的確是,角色是明癱我是暗癱,我的狀態的確是這樣,這句對白對我來說真的有反應。」其次就是角色在屋內跌倒失禁一幕,那種無助不願見人的痛苦,都曾擦肩而過。「拍攝當日都不在狀態,因為地方好狹窄,在一個不太舒適的環境下拍攝,自己都不能夠放鬆,是有點壓力。」

在人生低谷之時,秋生遇上《淪落人》扶一扶,都是一件美事。(陳順禎 攝)

每部戲都有自己條命,《淪落人》就是一個相濡以沫的故事,如果早幾年出現,要找經常中港兩邊走,拍盡所有合拍大製作的秋生演出,情況可能不再一樣。「人就是在最潦倒的情況下才會去幫人,你好忙時,根本沒時間去聆聽別人。好似叫你捐錢,很可能畀少少錢出來打發對方走便是,沒心情去聽背後理念,只有你沒甚麼好做時才會空出這副閒情去理解別人。」正正因為這份閒情,令他獲得接踵而來的殊榮。秋生也直言別想得他太偉大,當日他只抱著︰「反正都死路一條,有錢冇錢都要死怎麼不去拍呢?」

鳴謝

化妝︰Jolinn
髮型︰Taky @ fifthsalon
場地提供︰House 1881
特別鳴謝:香港國際電影節

即刻投票,揀選你心水男、女主角,仲有你最撐嘅香港電影,即有機會獲得戲飛。《香港電影我撐場.民選大獎2019》投票專頁:https://voteforhkmovies.hk01.com/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