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電影大獎.專訪】不介意素顏拍電影:對趙濤來說角色是第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趙濤憑電影《江湖兒女》在第13屆亞洲電影大獎獲提名最佳女主角,並來港出席頒獎典禮。香港的觀眾可能對趙濤這個名字比較陌生,她是賈樟柯導演的御用女演員、同時有另一個身份是賈樟柯導演的妻子,趙濤更憑意大利電影《我是麗》,於2012年成為首位獲得意大利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亞洲演員。趙濤早前接受《香港01》專訪,分享了一些她拍攝電影時的經歷及對演技的看法。

趙濤學習舞蹈十多年,學會對喜歡的事堅持、忍受。趙濤一點都不覺得拍戲辛苦,比起學習舞蹈來說可謂十分輕鬆。(梁碧玲攝)

演技對趙濤來說⋯⋯

趙濤自幼學習中國舞,1996年入讀北京舞蹈學院中國民族民間舞系,畢業後亦理所當然地當起了舞蹈老師,直至1999年被導演賈樟柯相中出演電影《站台》:「我個人很小就出門在外學習舞蹈,十幾年完全封閉式的專業學習,當我進入演員這個行業才開始接觸之前完全沒有接觸過的人群,比如說《任逍遙》(2002)中趙巧巧的那種女孩,男朋友是黑社會而且有鎗,這是我在生活中不能想像的;《三峽好人》(2006)的沈紅為了讓一個男人跟自己離婚,遠赴千里去尋夫,我覺得是我生活中沒有、且不可能遇到的。」

趙濤分享自己的現實生活其實平凡得很,不像電影中那麼戲劇性:「我自己在生活中反而相對平靜,沒有那麼多大悲大喜、起伏,普通人過日子的方式。我不會像巧巧去夜總會、蹦迪(Disco)、KTV,也沒有牢獄之災,這樣的經驗只有在我所飾演的角色中才能體會得到。表演工作對我來說不光是工作,也是我情感釋放的地方,在生活中積累的很多情感經驗都可以放到角色當中。」現實中不可能有的經歷,唯有靠想像力去填補:「表演工作對我來說是想像,以想像力去填充她們的生活。」

趙濤認為一個演員,在現場拍好每一場戲,對待每一場戲都不湊和就好了,能不能得獎是自己所不能控制的。(梁碧玲 攝)

劇本對演員來說⋯⋯

有些電影在開始拍攝前會舉行圍讀,讓演員可以按角色朗讀劇本對白,以了解整個電影走向和人物角色,趙濤以演員的角度說:「最基本的是從讀劇本開始,因為從劇本的進入方式是能夠很好的把自己帶入進去。」但很多時大眾都會聽到拍攝現場出現「飛紙仔」的情況,趙濤自己也經歷過:「在《天註定》(2013)之前我跟賈導合作都沒有過劇本,當時有很多原因都拿不到劇本,所以那時候演戲也是非常的痛苦,經常自己上場演完、不知道下場演甚麼,對演員來說表演上的情感是不連續的,所以我一直說《三峽好人》有個遺憾,我沒有把沈紅這個人物更好地呈現出來。」可見完整的劇本對演員鑽研角色來說何其重要。

趙濤說:「從《天註定》之後開始有了正常的劇本,我真的是無比的開心,因為我終於可以拿到劇本可以研究。我會寫我第一次看劇本看這句話的反應是什麼,每次讀這句話的時候反應是什麼,然後當我讀完第十遍的時候,我要找到一個準確的、適合這個人物的一個情緒。其實在這個審閱劇本的過程中,實際上就是幫我更好的進入角色當中。因為我是一個很喜歡寫寫畫畫的人,我會用五色的筆寫自己不同時期看劇本的情感,我的本完全不像劇本,反而像繪本。」

在《江湖兒女》中,趙濤給角色巧巧定下的底色就是悲情的,生命本來就不是完全快樂,在不同階段會遇到不同的問題。(電影劇照)

演員之間沒有好與壞,沒有好不好的演員,只有好不好的導演,即使是同一個演員,不同導演呈現出來的作品也會是完全不一樣。

以角色為先

趙濤認為一個演員應該在拍攝前做好準備:「今天應該做的事情是要試一場戲,怎麼樣去試好,提出不同的表演方向給導演看,然後讓導演選擇他喜歡的方式。」作為一個女演員,當然想將自己裝扮得好看才出鏡,但趙濤卻以角色為先:「很多女演員喜歡打扮得非常漂亮,我也很喜歡,但所飾演的角色不允許我這樣。從2002年出道作《站台》開始,除了《天注定》和《江湖兒女》,在其他電影中我基本上是不化妝,比如像《三峽好人》沈紅那樣的女性,她千里之外去尋夫,如果是這樣一個女性,她怎麼可能天天坐在鏡子前化兩小時的妝?」

趙濤甚至在導演的百般阻撓下,不惜以素顏出鏡:「在《我是麗》定妝的時候,化妝師幫我化了個非常漂亮的妝,我感覺歐洲的化妝師是不一樣的,粉底顯得皮膚特別好,但在玩笑過後我決定不化妝,導演十分吃驚地跟我說了很多。我覺得角色是一個到國外打黑工的一個女性,她怎麼可能有心情天天起來塗個唇膏、燙個髮、卷個睫毛膏,然後去工作?不可能的!導演很慎重地跟我說一定要想清楚,我說沒關係,無非就是看到我的眼袋、雀斑,覺得我不好看,沒關係!對趙濤來說角色是第一位。」趙濤對角色的專業精神值得嘉許,影后的桂冠絕對不是浪得虛名。

從《山河故人》的《珍重》、到《江湖兒女》的《淺醉一生》,都不難發現賈樟柯導演尤其喜歡葉倩文;趙濤雖然之前不是很了解,但每次聽到導演在電影裡的選曲都十分喜歡。(梁碧玲攝)

喜歡香港文化
觀眾在賈樟柯的電影裡不難發現香港文化的痕跡,香港人、港產片、廣東歌,趙濤自己亦喜歡香港文化:「香港文化對於我們來說是完全不能迴避的一件事,我們從小就是看香港電影長大的。」趙濤又分享:「我最喜歡杜琪峯導演的《鎗火》(1999),這麼多年以來都非常喜歡,我看完一遍以後就覺得這是怎麼拍的,之後又看了很多遍,特別是從商場電梯下來的那場槍戰,我覺得太精彩了!後來杜導分享當時拍片環境比較惡劣,沒有什麼投資,但演員們都十分敬業,不會講條件,只是為了電影人物去努力,所以我覺得香港的演員非常敬業。」

電影《鎗火》(The Mission)是一部於1999年上映的犯罪兼動作電影,由黃秋生、吳鎮宇、呂頌賢、張耀揚、林雪和任達華主演。(電影海報)

選擇劇本的取向
趙濤以拍攝賈樟柯的導演的作品為主,貴為影后的她有自己選擇劇本的取向:「我選擇電影還是有自己要求,最基本是劇本中的這個人物能打動我,我所飾演的角色連我也打動不了,怎麼去打動別人?然後我會把各種各樣的情感聚集在角色身上,希望感動看我電影的人。」作為演員,趙濤亦希望挑戰不同的角色:「《三峽好人》時期,幾年當中我收到很多劇本,而那些劇本都是在旅途當中尋找一種情感-父愛、夫妻之情、朋友之情,有的劇本連名字都沒有改,還是沈紅,我覺得特別不可思議,山峽那個地方和沈紅這個人物都是不可能被複製的,而且沒有複製的意義,所以我基本上都回絕。」

趙濤在選擇劇本或角色時想有不同嘗試:「我覺得在選擇劇本上不要去重覆自己,演員這個工作是非常辛苦,這個辛苦不是體力上,而是內心情感、精神上的辛苦,你要跟著這個人物去經歷很多開心、不開心、痛苦,在這個過程中整個人都是完全沉進去,所以做電影對我來說非常認真的一件事,我比較希望創造不同新的角色。」

貴為意大利金像獎的影后,趙濤很欣賞本屆在康城影展及亞洲電影大獎中,憑《小傢伙》(Ayka)奪得最佳女主角Samal Yeslyamova的演出。(葉詩攝)

演員就是用生命、生活的經驗,讓自己的表演豐富起來。
+4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