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路人.影評】沒聲嘶力竭大叫不公 貧窮逼使無力地生活更恐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麥路人》由郭富城、楊千嬅主演,新晉導演黃慶勳執導,以一群無家可歸,以快餐店留宿的「麥難民」做故事主人翁。電影在第32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作世界首映,而筆者亦在當地先睹為快這部相信是2020年的話題作。

撰文︰何阿嵐

電影於當地星期二晚舉行首映,全場900個座位爆滿。(電影公司提供)

近年香港電影有一系列關於本土議題的作品與香港的低下層不無關係。描寫低下層是如此困難,導演黃慶勳的首作《麥路人》也嘗試走入這群被遺忘的人之中,電影名字會令人聯想到近年來關於「麥難民」的新聞,但從電影刻意避開那間著名快餐店的名字,電影並非是想聚焦這群被標籤的群體,也並不是想揭貧苦民生,導演和編劇潘幸枝似乎想借發生在他們身上的處景,反應現賽中在普遍人身上也正在發生。

郭富城少有像戲中演落難小人物,從高高在上的投資專家,變成滿咀投資理論的失業漢。(《麥路人》劇照)

沒有《淪落人》的好人有好報

它並不是別一部《淪落人》,無家者們的狀況並不能苦中作樂作如童話一樣看見光明,貧窮會教人無法投起頭做人,過著有尊嚴的生活,但《麥路人》也不會是別一部《一念無明》,沒有聲嘶力竭大叫社會不公,環繞主角身邊的邊緣人也絕不面目猙獰,各有各原因,也依賴著比自己更有能力的人,他們沒有能力去改變現實,在努力求生下,與身邊人相濡以沫,只不過想與相遇的同路人一起得到溫飽,無形中形成了沒有血源的家庭關係。

在努力求生下,與身邊人相濡以沫,只不過想與相遇的同路人一起得到溫飽,無形中形成了沒有血源的家庭關係。(《麥路人》劇照)

關於低下層,往往都沾上港式慘情戲,言下之意並不重看社會結構,沒有更深入質問隱藏在貧窮背後的社會因素,只著力於人與人之間的衝突和情感瓜角,《麥路人》的多線發展(連主角在內,有四五條故事線)又難免讓角色停留,甚至與當下略為過時的印象,例如戲中那對來至中國,一直期待單程証的母女,還是體弱無法自力更新、其實有點藝術天份的老人。但相較於以上提到的別外兩部電影,《麥路人》貼地的原因,至少在悲劇一單接一單發生前,都在刻畫角色們努力爭紮求存,電影刻劃了不少工作的時刻,他們的工作其實不外乎清潔,洗車,茶餐廳洗洗碗,為社福機構清潔,花大量時間和勞力。也是人性的善良未必能改變悲劇的發生,貧窮像宿命一樣壓垮所有角色,就算大家之間多有愛,務求在痛苦中互相支持,亦都無法改變命運。

近年郭富城的演出,不外乎強調專業精神的角色,少有像戲中的落難小人物,從高高在上的投資專家,變成滿咀投資理論的失業漢,郭富城確實掌握到這份頹look,頹廢憔悴亦保持相當自尊心,少了點以往的過火,又保持著幽默感。更值得一提楊千嬅的演出,從過去的大笑姑婆到《志明與春嬌》系列的港女,說千嬅演技成熟,不如說懂得收放自如,與以往角色比較更為內斂,令這位痴情於男主角的酒廊女歌手顯得更有說服力。

更值得一提楊千嬅的演出,從過去的大笑姑婆到《志明與春嬌》系列的港女,說千嬅演技成熟,不如說懂得收放自如。(《麥路人》劇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