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俏嬌娃影評:不再是花瓶!MeToo#後的女特工電影拒替男人賣命

撰文:影視獨舌
出版:更新:

跳傘、飛車、槍戰。變裝、色誘、美女…時隔1​​6年,帶着熟悉的配方,2019年的新版《神探俏嬌娃》(Charlie's Angels)又一次登上了大銀幕。
如今女性特工片套路化越發泛濫,荷李活重啟這樣一個十多年前的經典IP,是「炒冷飯」還是推陳出新,的確讓觀眾生疑。不過從市場表現來看,《神探俏嬌娃》在內地上映首日,其票房僅次於國產新片《大約在冬季》,看來女性特工片在觀眾心中總有一席之地。

+9

全新的主旨、驚險的打鬥、抓耳的配樂…無論從什麼角度看,新版《神探俏嬌娃》都是在用當下的語言講述一個關於女性特工的故事。相比十多年前的市場環境,無論是女性特工片的受眾群體還是其內容程式,都發生了巨大變化。不經意間,女性特工片正進行着屬於自己的轉型。

痛快淋漓的局部亮點 無可奈何的整體平庸

痛快淋漓,是對一部女性特工片的最好褒獎。換言之,這類電影被默認為「爽片」。觀眾如果帶着這樣的心理預期去看《神探俏嬌娃》,自然會發現不少亮點。

以「霹靂」論(電影內地譯名《霹靂嬌娃》),各種橋段的設置足以讓觀眾腎上腺素飆升。從高空跳傘到車輛追逐,從槍戰場面的火力全開到賽馬戲份的策馬奔騰,幾位女特工上天入地,無所不能。伴隨爆炸和格鬥,她們折騰的過程足夠「霹靂」。

從高空跳傘到車輛追逐,從槍戰場面的火力全開到賽馬戲份的策馬奔騰,幾位女特工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神探俏嬌娃》劇照)

以「嬌娃」論,三位女演員各顯風采,賺足觀眾眼球。姬絲汀史釗活(Kristen Stewart)自《吸血新世紀》(Twilight)系列後,一直以短髮的幹練造型示人,謀求轉型的姿態明顯。儘管開場的戲份裡她以長髮示人,然而摘去假髮之後在直昇機上飛吻的段落,盡顯其颯爽英姿。

在今年憑藉真人版《阿拉丁》(Aladdin)走紅的「茉莉公主」娜奧美史葛(Naomi Scott),不以武力見長,而是依靠自身的科學技能成為團隊裡的「技術擔當」。超模出身的Ella Balinska則靠着矯健的身姿,承擔了主要的格鬥戲碼。三人分工明確,演繹出不同的「嬌娃」風采。

姬絲汀史釗活﹑艾拉巴林斯卡﹑娜奧美史葛(由左至右)(《神探俏嬌娃》劇照)

只是在這些痛快淋漓的感官刺激背後,是電影在故事層面上的老土。

從特工片的發展趨勢上看,自冷戰結束、東西方對抗的大環境消失之後,特工片中反派的段位逐漸下降,從國家實體淪為各種非法組織。而且反派們也在不斷喪失追求,過去動輒謀求毀滅世界,現在只想搞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或者靠黑市大發橫財。在新版《神探俏嬌娃》中,各方勢力聚焦爭奪一項可以作為武器的高科技人工智能,而在2000年的《神探俏嬌娃》中,雙方爭奪的焦點也是高科技。

十幾年過去了,依然如此——反派還真是「與時懼進」,只跟高科技過不去。電影中的反轉設定,更是和老版如出一轍,以至於任何對特工片稍有積累的觀眾,都可以輕易看破。

當來自冷戰的養份被特工片逐漸消耗殆盡,曾經新意不斷的故事成為陳詞濫調,在此趨勢下推出的新版《神探俏嬌娃》,注定了不會讓人驚艷。身為該片導演、編劇和演員的伊莉莎伯班絲(Elizabeth Banks),其對劇本的把控能力,明顯不如她的演技。

因此,局部亮點和整體平庸成了大部分觀眾對新版《神探俏嬌娃》的直觀印象。

身為該片導演、編劇和演員的伊莉莎伯班絲(Elizabeth Banks),其對劇本的把控能力,明顯不如她的演技。(《神探俏嬌娃》拍攝花絮)

點擊看更多荷李活影視女權現象的相關文章:

《魔雪奇緣2》《神探俏嬌娃》女性電影當道 贏話題輸票房?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影評|荷李活女權 註定35年T-800終英雄遲暮

《小魚仙》真人版選角惹爭議 非裔Ariel靚聲獲米歇爾賞識撐女權

從受害者到復仇者 美劇下的女權演進

+1

女權主義的伸張 平等意識的吶喊

「我認為女人可以做任何事,女人和男人一樣,對自己的事業有自由選擇的權利。」新版《神探俏嬌娃》中這樣的表達,若放在2000年版的《神探俏嬌娃》裡,幾乎不可想像。

2000年,由熱門美劇《神探俏嬌娃》衍生而來的電影版上映,這部由金美倫戴雅絲(Cameron Diaz)、茱芭莉摩亞(Drew Barrymore)和劉玉玲(Lucy Liu)三位女演員出演的女性特工片,因為融合了動作片的火爆場面和女特工的性感撩人,在票房上大獲成功,風靡一時。

+2

其影響力之大,更是引來了諸多效仿之作。拋開2003年由原班人馬打造的《神探俏嬌娃2﹕指環密令》(Charlie's Angels: Full Throttle)不提,像港片中的《夕陽天使》﹑《赤裸特工》等電影,明顯和《神探俏嬌娃》有直接承襲的關係。

在舊版的《神探俏嬌娃》中,Charlie是關鍵角色,這個神秘的男人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只是通過電話來傳遞指令。在新版中,Charlie是男人這樣的設定被徹底顛覆了,Charlie的真實身份變成了一個使用變聲器的女性。這一顛覆賦予了這群戰鬥天使們完全不一樣的轉變:從替男人賣命到為自己戰鬥。

在去年震驚全球的反性侵運動「me too」運動中,荷里活著名製片人韋恩斯坦被踢爆多年來性侵不少女星,最後由電影大亨變過街老鼠。(視覺中國)

可以說這一顛覆是如此徹底,完全打破了之前的核心設定,把《神探俏嬌娃》從討好男性觀眾變成了對女性權力的爭取。片中大段對白都在強調女性的主體地位和自我意識,也可以看出身為女導演的伊莉莎伯班絲和舊版的男導演Joseph McGinty有本質上的區別。

在人設上,三位「天使」也發生了變化,從過去三個都能打,變成有頭腦、有力量的梯度搭配:「天使」既打得、「天使」又愛美麗、「天使」同樣有智慧。經歷了「me too」運動洗禮後的荷李活,這樣的「全面發展」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在人設上,三位「天使」也發生了變化,從過去三個都能打,變成有頭腦、有力量的梯度搭配:「天使」很能打,「天使」愛美麗,「天使」同樣有智慧。(《神探嬌俏娃》劇照)

三個女主角,三種不同膚色,這固然會招來荷李活固有的「政治正確」之類的譏諷,但同樣也體現了導演「不同膚色的女性都可以爭取自己的權力、掌握自己命運」的表達傾向,貫穿其中的是一種平等意識。

在女性特工片裡,如此積極高調地發出自己的聲音,可以說相當罕見。

三個女主角,三種不同膚色,這固然會招來荷里活固有的「政治正確」之類的譏諷,但同樣也體現了導演「不同膚色的女性都可以爭取自己的權力、掌握自己命運」的表達傾向。(《神探嬌俏娃》劇照)

爽片不論男女 共享資本邏輯

回頭去看2000年版的《神探俏嬌娃》,那絕對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男性爽片」。電影為了展現幾位「天使」玲瓏的曲線和誘人的身姿,採用了「拳腳制敵為主,色誘制敵為輔」的手法,槍支基本淪為了擺設,可見其欣賞主體明顯是男性向的。

在主打美女的電影裡,其他一切元素都可以退居二線。故事可以不行,但女主角必須搶眼,因為吸引不了眼球,就意味無法取得理想的票房。

在「美麗無罪,性感有理」的旗號下,大量粗製濫造的女性動作片應運而生,以廉價的感官刺激來賺取票房。總有觀眾為此買單,於是炮製這類電影成了一門穩賺不賠的生意。

但是潮流總會變化,伴隨着男性審美疲勞和女性觀眾的崛起,大銀幕上的女性形像也在悄然發生變化。像過去《007》系列特工片內只擔當花瓶的女性形象,如今逐漸變少。像《職業特工隊:叛逆之謎》(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裡的白寡婦之類獨立有個性、美貌又不失智慧的女特工成為了新潮流。

《極凍之城》劇照

如今賺取男性眼球已經不是女性特工片的唯一追求,塑造獨立自強的女特工,迎合女性觀眾口味是當務之急。那些中性着裝、氣質凌厲的女特工才是最受追捧的。

如果說過去的女性特工片熱衷於給她們找男朋友,那麼現在的女性特工片更傾向於給她們找「女朋友」。像2017年的《極凍之城》(Atomic Blonde),一定要給女特工安排一段「百合戲」,才符合其炫酷的氣質。

在新版《神探俏嬌娃》中,女性特工們時而身穿時裝,在歌筵舞席上觥籌交錯,倩影翩翩迷倒一眾男人。時而出手對敵,在驚鴻一瞥的瞬間使出一記殺招。身份交錯變化而女主角游刃有餘,這樣的狀態正是很多女性觀眾夢寐以求的。等到了變裝環節,琳瑯滿目的服裝,更是直擊每個女人內心的渴望。

《神探俏嬌娃》這樣一個向男性觀眾販售性感的經典IP,搖身一變,成為展現女性獨立和掙脫束縛的鼓吹者,多少有些諷刺意味。看來標榜再多的主義,終歸還是為了生意。(《神探俏嬌娃》劇照)

在電影結尾的高潮部分,眾多男性角色先後倒下,只有那些女性角色在鏡頭前傲然而立。這種衝擊感也是一種巨大的滿足,這更坐實了新版《神探俏嬌娃》女性爽片的立場。

透過女性特工片的潮流更迭,從女主必須要靚、到女主必須要型的轉變,看起來似乎是女性對自身權利的追求和女性意識的覺醒,少不了的是商業運作下的資本邏輯。《神探俏嬌娃》這樣一個向男性觀眾販售性感的經典IP,搖身一變,成為展現女性獨立和掙脫束縛的鼓吹者,多少有些諷刺意味。看來即使標榜再多的主義,終歸還是為了生意。

好的IP能夠在市場上左右逢源,無論它的受眾是男性還是女性,無論流行的思潮是男權還是女權。從這點來說,《神探俏嬌娃》真是一隻與時俱進的金蛋。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