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兔仔兵影評︳納粹兒童訓練營笑點處處 幽默中藏催淚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意外的是Taika Waititi以輕鬆活潑的德國版披頭四歌曲〈I wanna hold your hand〉為此開場,隨即故事轉到納粹的兒童訓練營,讓我們一探納粹的殘酷,竟然訓練小孩成為殺人機器,Taika Waititi則繼續以輕鬆基調為主,大開各種政治不正確的玩笑,並讓幻想中的「希特拉」正式登場。

《陽光兔仔兵》獲得80%爛番茄新鮮度的好評。(截圖)

想成為納粹的小男孩,搭配一個想像中的希特拉,他們之間會有什麼故事呢?

以下內容含《陽光兔仔兵》劇透

看似荒誕的寫實歷史中,《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緊抓著二戰末期德軍即將戰敗的歷史,想要成為納粹勇猛殺敵的小男孩Jojo(Roman Griffin Davis飾演),生活有些困頓但有著慈愛的母親Rosie(Scarlett Johansson飾演)陪伴,讓《陽光兔仔兵》充滿一種類似Wes Anderson拍攝《小學雞私奔記》的奇幻成長故事,孤獨的小男孩更有著想像中的戰爭英雄希特拉陪伴,Taika Waititi親身飾演該角,風格滑稽逗趣,為了證明他是想像中的角色,還不斷抽菸強調已是成人(然則現實中的希特拉並沒有抽菸習慣)。

戲中的希特拉由導演Taika Waititi扮演。(《陽光兔仔兵》劇照)

故事不會永遠都是夢幻,正當Jojo發現躲在閣樓的少女Elsa(Thomasin McKenzie飾演),一切風雲變色,渺小如他不知如何相處,更因此陷入初戀的悸動,這讓《陽光兔仔兵》能夠同時在殘酷的戰亂世界裡面握有渺小的溫柔,透過一個德國金髮小孩的眼睛,看見這個世界無論如何,都是好的。

但如果僅是這樣,就太小看Taika Waititi這個天才怪導了,Rosie無疑是穿針引線的重要角色,光見她抹起灰燼模仿丈夫,陪著小孩一同起舞,同時分飾兩角,可愛極了。Rosie也不僅是演技展現,更幫助Jojo長大成人保有善念,也幫Elsa了解如何成為一個女人。

Scarlett Johansson自《復4》後回歸基本步,演出多部小品電影。(《陽光兔仔兵》劇照)

Rosie要Jojo看待那些被吊死的人,那是世界的醜陋,卻也是真實。《陽光兔仔兵》在輕盈的喜劇橋段也能適時安排緊張橋段,一如蓋世太保的到來,喜劇與驚悚相互穿插,不得不說Taika Waititi真的純熟於玩弄觀眾情緒,在那場查勤戲之後,電影最後二十分鐘講述德軍如何戰敗,沒有過多的批判,甚至直指美軍也是粗暴的人,再度陷入矛盾心態,到了最後,究竟誰才是對的呢?

電影動人的是透過一個小男孩的眼睛,去看待成人世界的消亡,也許遊戲、流行音樂與舞蹈,才是能夠左右整個人生的關鍵,《陽光兔仔兵》先丟出了一個「對立」的議題,又用愉快的方式去解決,誰說我們就必須鬥得至死方休呢?

《陽光兔仔兵》先丟出了一個「對立」的議題,又用愉快的方式去解決。(《陽光兔仔兵》劇照)

這樣說來,《陽光兔仔兵》提及的「擁抱」,也能夠引起觀眾的共感,Rosie曾在陪伴Jojo回家時,向一群戰敗的年輕人疾呼,要他們回家去親吻自己的母親吧,Jojo的胖男孩好友Yorkie也在最後再次出現,已經褪下軍服,並開心向Jojo說:

我要回家親吻我的母親啦。

人類再多的爭執與動亂,也比不過一個吻。

《陽光兔仔兵》提及的「擁抱」,也能夠引起觀眾的共感。(《陽光兔仔兵》劇照)

+4
+4
+4

【本文獲「白色豆腐蛋糕」授權轉載。】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