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電影總評︳復聯、星戰等N個系列的終結 情懷定甩碌一線之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回顧2019年的荷李活大片,有很多驚喜也有很多驚嚇。「終結」與「情懷」,成為了最常見的關鍵詞。

「終結」主要指荷李活系列大片迎來終章,無論結果是破紀錄了還是爛尾了。「情懷」包括荷李活各種層出不窮的續作。

情懷

如果情節不錯,情懷效應很明顯,而且不分地域,比如《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如果情節兜不住,那麼情懷效應於事無補,同樣不分地域,比如《未來戰士:黑暗命運》(Terminator: Dark Fate);如果情節不上不下,情懷效應的「水土因素」就很有意思,比如《星球大戰:天行者崛起》(Star Wars: The Rise of Skywalker),內地與北美的票房差別,涇渭分明。

2019年內地院線票房頭十中,只有兩部是外語片。就是《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和《狂野時速:雙雄聯盟》(Fast & Furious: Hobbs & Shaw),這是5年來最低份額,相比起2014-2018年的內地院線票房前十,均有三、四部進口片。

終結

再回到2019年的荷李活大片盤點,第一個突出特徵是「系列終結」。

2019年,多部荷李活系列大片迎來了階段性終結之作。《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必然載入史冊,這個英雄系列從最初《鐵甲奇俠》(Iron Man)(2008)人造戰甲開端,到Ironman「打響指」結尾,歷經10多年。

《復仇者聯盟4》的票房事件,代表着全球Marvel影迷的狂歡,也是荷李活模式最為成功的一次。在電影中,Marvel用宏大的多線劇情給自己寫了「十年總結」,角色與過去告別,我們與角色告別。

豆瓣73萬人打出8.5分,IMDB上63萬人打出8.5分——影迷們的悲歡,是相通的。

重溫於復仇者聯盟3、4犧牲自己的英雄與結局:

+3
+3
+3

同為Marvel旗下的超級英雄組織X-Men,也在今年迎來結尾作品《變種特攻:黑鳳凰》(Dark Phoenix)。這齣本該是X-Men二十年的絕唱,未料到劇作問題如此嚴重,與前作幾乎完全脫節。奇怪的人物動機、陳詞濫調的反派、毫無懸念的故事,這部終章我們只能給不合格。

《變種特攻:黑鳳凰》也是該系列歷史上票房表現最差的電影,影片投資2億美元,收穫則為全球3億2千萬票房。

《星球大戰9:天行者崛起》上映10天時,票房目前在1億元艱難匍匐。作為「星球大戰後傳三部曲」的第三部作品,同時是「天行者傳奇」的第九部作品以及「星戰」系列的最終章,卻是所有星戰系列中品質最差的一部。

回顧起來,佐治魯卡斯(George Lucas)決定在2012年出售魯卡斯影業(Lucas Film)和迪士尼星球大戰品牌的決定是錯誤的,他本人可能對此感到後悔。至少,他曾解釋過,魯卡斯影業的新領導層拒絕了他關於該系列未來傳奇故事中歷史發展的所有觀點。

作為「星球大戰後傳三部曲」的第三部作品,同時是「天行者傳奇」的第九部作品以及「星戰」系列的最終章,卻是所有星戰系列中品質最差的一部(《星球大戰9》劇照)

說起今年的票房失利案例,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同樣有一筆,他直接參與了《未來戰士:黑暗命運》的續集製作,外網口碑較高,約2億投資,票房卻比較勉強。

相比而言,李安導演的《雙子殺手》(Gemini Man)同樣票房潰敗,兩個韋史密夫(Will Smith)也不能挽救局面。電影預算為1.38億美元,最終全球收入為2.3億美元左右,預估虧損7500萬美元。沒有宣發的《決戰中途島》(Midway),成本1億美元,全球票房1億美元,也比較慘烈。

綜合來看,迪士尼還是今年最大的贏家。

三部系列大片的終章《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變種特攻:黑鳳凰》﹑《星球大戰9》都來自迪士尼。

就在本月初,迪士尼宣布了旗下電影在2019年總票房突破100億美元。這是影史第一次有單家電影公司年票房破百億美元。當然,之前的紀錄也是迪士尼自己的——2016年的76.1億美元。

同時,今年迪士尼全球破10億的單片數量也打破了影史紀錄。有影史全球票房冠軍,27.98億美元的《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16.6億美元的「真獅版」《獅子王》(Lion King),11.3億美元的《Marvel隊長》 (Captain Marvel),10.7億美元的《反斗奇兵4》(Toy Story 4),10.5億美元的《阿拉丁》(Aladdin)以及還在上映目前9.2億美元的《魔雪奇緣2》(Frozen II)。

這個紀錄一梳理,會發現動畫電影今年的票房貢獻力極為突出。

今年有不少進口動畫電影上映,其中數量最多的是由荷李活動畫翻拍而成的真人電影,包括真獅版《獅子王》、真人版《小飛象》(Dumbo)、真人版《阿拉丁》、真人版《POKÉMON 神探Pikachu》,還有改編自日本漫畫的作品《銃夢:戰鬥天使》(Alita: Battle Angel)。

非真人動畫片中系列片佔多數,如《反斗奇兵4》、《LEGO英雄傳2》(The Lego Movie 2: The Second Part)、《Pet Pet當家2》(The Secret Life of Pets 2)、《馴龍記3》(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The Hidden World)、《魔雪奇緣2》等。從《Marvel隊長》到《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再到《神探俏嬌娃》、《星球大戰9》,女性崛起在荷李活大片中潮流盡顯,不過最有說服力的還是《魔雪奇緣2》——騎着白馬的,不是王子,而是你姐。

女性崛起在2019年荷里活大片中潮流盡顯。(《神探俏嬌娃》劇照)

點擊看更多荷李活影視女權現象的相關文章:

《魔雪奇緣2》《神探俏嬌娃》女性電影當道 贏話題輸票房?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影評|荷李活女權 註定35年T-800終英雄遲暮

《小魚仙》真人版選角惹爭議 非裔Ariel靚聲獲米歇爾賞識撐女權

從受害者到復仇者 美劇下的女權演進

商業之外

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新作《從前,有個荷李活》(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中,曼森家族的歷史被改寫,該死的人去死,該活的人活下去,最後30分鐘的極致精彩已足夠。

而爭議較大的《JOKER小丑》,多少有些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意味。雖然在千篇一律的女性題材與種族題材下,給出了一部圍繞白人男性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新鮮故事」,但存疑的政治立場和與表演水準差距甚遠的情節鋪陳,還是難當金獅獎之位。

由Netflix出品、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新作《愛爾蘭人》(The Irishman),是年度驚喜大作,又讓人頗為感傷。至於殺神John Wick系列第三部,奇洛李維斯(Keanu Charles Reeves)的《殺神John Wick 3》,則是不容忽視的荷李活創新之作。

此外,還有三部今年的網紅社會話題電影——《寄生上流》﹑《82年生的金智英》與《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讓我們在看電影的同時,停下來檢視與反思自己的生活。

最後,那句老話,雖然2019年發生了很多不開心的事,但感謝依然有好電影照亮我們的生活。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