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兔仔兵】納粹邪惡配種計劃 妙齡少女自願獻身軍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上映新片《陽光兔仔兵》(Jo Jo Rabbit)以二戰納粹德國作背景,講述崇拜納粹主義的小男孩,得悉母親在家中私藏猶太少女後,人生信念起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電影以輕鬆幽默的手法,去批判戰爭及獨裁議題,時至今日,當年納粹的種種暴行仍叫人心寒,以下提及的配種計劃,絕對是最泯滅人性的反面教材。

《陽光兔仔兵》以幽默手法帶出戰爭及種族主義的禍害,屬笑中有淚。(電影劇照)

上世紀30年代中,納粹德國為提出純種雅利安人(Aryan)嬰兒的出生率,推行一項名為「生命之源」(Lebensborn,英譯為Fountain of Life)的優生計劃。在納粹分子眼中,金髮碧眼的北歐人種為最純種的雅利安人,是高尚的純種,而日耳曼人就是雅利安人的典範。但其實印度及尼泊爾等深膚色的族群也是雅利安人,所以納粹的說法有誤,而現代雅利安人已被「印度-伊朗人」或「印歐人」所取代。

納粹德國行優生計劃,安排少女跟不認識的軍人行房懷孕。(網上圖片)

當年納粹政府旗下有一名為「Bünd Deutscher Mädel」(簡稱BDM)的年輕女子組織,很多崇拜希特拉的少女都會慕名加入,而「生命之源」的負責人就順理成章在BDM尋找合適對象。擁有金髮藍眼的美麗少女Hildegard Trutz,於1936年獲招攬加入「生命之源」,她本身是納粹的忠實勇躉,很樂意為希特拉效力:「我被點名為最完美的北歐女子人辦,因為除了我的長腿和腰身,我擁有最適合生育寬大臀部和骨盆。」

Hildegard Trutz符合「生命之源」計劃的要求,獲國家徵召去配種,她視為無上光榮。(網上圖片)

很難想像,這名18歲少女竟有如此想法,Hildegard Trutz畢業後便毅然加入「生命之源」,成為其中一名配種女子,被安排跟軍官發生性行為,直至懷孕為止。在納粹分子洗腦下,Hildegard Trutz跟其他少女為這個計劃感到自豪,只因可以為國家孕育高尚的下一代,就是無上光榮。

大量妙齡少女淪為配種工具,最大問題是她們不覺得有問題。(網上圖片)

而負責人員配給少女前,都會替她們進行一連串的醫學測試,順便詳細調查她們的背景,最重要確定少女沒有任何猶太血緣。Hildegard Trutz獲確定是完全「清白」後,就被送往德國南部城市Bavaria的古老城堡與軍官行房,同一地方仲有另外40名女生做著相同的事。

更多歷史圖片

+3
+2

雖然計劃以生育為目標,但會安排女生與軍官先互相了解,Hildegard Trutz憶述:「他們都很高、很強壯,有藍眼睛與金髮,我們有一星期時間挑選喜歡的男人。」城堡內設施齊備,運動場、圖書館及戲院一應俱全,仲有源源不絕的美食及大量工人服待各位小姐,務求在最佳環境下孕育出最優秀的下一代,「那裡的食物是我吃過最好味的,我們都不用工作,有大把工人」Hildegard Trutz說。

納粹德國的暴行真的超乎想像。(Getty Images)

這計劃最恐怖的是,女生不會因為出賣肉體而感到羞恥,Hildegard Trutz表示:「我們都完全相信這個計劃的重要性,我們不感到一點恥辱或束縛」。經過三次行房後,Hildegard Trutz便成功懷孕,9個月後順利誕下男嬰,但她只能跟兒子相處兩星期,之後男嬰就交給政府,她跟兒子及兒子的生父,此生都不能再見面。

納粹要向猶太人進行種族清洗,《陽光兔仔兵》中的小小男主角跟猶太少女相處後,受到很大衝擊。(電影劇照)

Hildegard Trutz並不介意骨肉分離,更樂意再次為國家生育,但後來她愛上了一名年輕軍官並結婚,她無法繼續為國家「效力」。其丈夫得知她曾參與「生命之源」計劃,亦只敢怒不敢言。據悉,估計約有2萬名嬰兒透過「生命之源」計劃出生,戰後大多由不同家庭收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