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2020預測︳7年來最高質一屆!最佳電影、男配角陷死亡之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新冠病毒疫情的升級,宅在家成為一種最安心的選擇。不過,新年前後,臥室、餐桌、客廳的路線實在太膩了。趁有時間補補片,緩解一下緊張的情緒,也是不錯的選擇。今天我們的關注焦點是2月9號即將揭曉的2020年奧斯卡獎。今年是奧斯卡大年,電影質量堪稱近五年最佳。今年也是七年來奧斯卡「最白」的一年——若從《被奪走的12年》(12 Years a Slave)拿下最佳電影計起。

去年的最佳電影「矯枉過正」,今年有些撥亂反正的意味。今年也是很多影迷最糾結的一年。相比去年奧斯卡,今年好像不管誰得獎都是實至名歸。一個有意思的觀察角度是,以《JOKER小丑》、《上流寄生族》(기생충)、《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愛爾蘭人》(The Irishman)、《1917 逆戰救兵》(1917)等為代表等電影,話題度和討論度都很高,在豆瓣網上評分也都神奇地趨於一致高分。倘若《從前,有個荷李活》(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不涉及辱華問題,評分會更睇齊。這可以作為一種量化的感受度參考——「大眾確實看得津津有味」。這樣的觀眾滿意度,奧斯卡頒獎禮今年不愁收視率了!

【相關圖輯】一文睇晒20部大熱作品 影帝影后大混戰 ( 按圖放大 )

+34
+34
+34

奧斯卡獎不完全預測

最佳電影

鑑於筆者已經看過大多數的提名電影,先從個人的角度做個獎項預測。今年有9部電影提名最佳電影片,從藝術水平而言,《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極速傳奇:福特決戰法拉利》(Ford v. Ferrari)、《小婦人》(Little Women)、《從前,有個荷李活》都屬陪跑片。

從風向上說,海外影評人和學院對《JOKER小丑》都沒有好感度,按以往奧斯卡最佳電影的規律來看,R級漫改片《JOKER小丑》得獎的機率不高。非英語片獲得最佳影片的情況屈指可數,所以《上流寄生族》的概率也小。《愛爾蘭人》的風向,還是要看奧斯卡在對老派導演的珍愛程度、和對Netflix的敵視程度上的最終取捨。

+3
+3
+3

綜合來看,最佳影片的競爭無疑落在《1917 逆戰救兵》與《婚姻故事》之中。後來居上的《1917 逆戰救兵》,價值觀很切合奧斯卡的取向,又是Sam Mendes執導,其1999年執導的《美麗有罪》(American Beauty​)包攬奧斯卡最佳電影與最佳導演。

而《婚姻故事》即使是一部家庭倫理題材影片,但致敬《克藍瑪對克藍瑪》(Kramer vs. Kramer)太明顯。要知道,當年同樣講述婚姻故事的《克》片攬獲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最佳女配等五項大獎。《婚姻故事》也如《克》片一樣,是再典型不過的奧斯卡式主流電影。

最佳影片的競爭無疑落在《1917 逆戰救兵》與《婚姻故事》之中。後來居上的《1917 逆戰救兵》,價值觀很切合奧斯卡的取向(《1917 逆戰救兵》劇照)

最佳導演

從敘事、剪輯、調度上,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愛爾蘭人》(三個時空交錯)、Sam Mendes的《1917》(全片一鏡到底)、奉俊昊的《上流寄生族》(全方位精準),三個都是很符合導演獎的。如果從人文厚度、懷舊情愫、導演資歷而言,導演獎是很可能給馬田史高西斯的。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的《從前,有個李里活》、Todd Phillps的《JOKER小丑》導演獎陪跑可能性大。

(左起)Sam Mendes、Todd Phillps、馬田史高西斯、昆頓塔倫天奴、奉俊昊爭奪最佳導演獎(Getty Images/視覺中國)

最佳男女主角、男女配角

今年奧斯卡的最佳男女主角懸念都不大。最佳男主角獎華堅馮力士 (Joaquin Phoenix),最佳女主角獎雲妮絲維嘉(Renee Zellweger)——兩人可以準備獲獎感言了。華堅馮力士在《Joker小丑》中的癲狂演技一騎絕塵,引發極大話題性;而傳記片《星夢女神:茱地嘉蘭》(Judy)中雲妮絲維嘉的發揮空間太大了,非常出彩。

最佳女配獎應該非Laura Dern莫屬了,她也剛拿了金球獎最佳女配角。如果你看過《婚姻故事》,絕對會對她印象深刻,她飾演的女律師太有攻擊性,存在感太強。無論服裝、走位、表演細節,還是她那番關於「男性與上帝」的經典言論,都讓人感嘆。

今年的最佳男配角,可能是奧斯卡史上賬面最強的「死亡之組」。這個「死亡之組」強到把有資格進的宋康昊(《上流寄生族》)也給擠下去了。畢彼特(Brad Pitt)、祖柏西(Joe Pesci)、阿爾柏仙奴(Al Pacino)、安東尼鶴健士(Anthony Hopkins)、湯漢斯(Tom Hanks),真的,最佳男配角給誰我們都沒意見。祖柏西和阿爾柏仙奴在《愛爾蘭人》中演技都很精湛,但後者角色的複雜性更大,我更被他的表演打動,更傾向於他。

最佳改編劇本,應該就是《愛爾蘭人》與《小婦人》競爭了,前者獲勝概率略大。最佳原創劇本是神仙打架,《婚姻故事》、《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Knives Out)、《上流寄生族》、《從前,有個荷李活》四部電影的劇作都強到無法形容。

《婚姻故事》非常真實、最貼地,那十分鐘的吵架戲已經足夠獲獎。《神探白朗》、《上流寄生族》都工整、精緻、嚴密,而《從前,有個荷李活》雖然電影的完成度不高,但最後30分鐘的「改寫歷史」,簡直太驚喜、太激動人心,又符合荷李活的期許。所以,最佳原創劇本獎就看評委心情吧。其它服化道和技術類等的裝修獎,就暫不預測了。

奧斯卡的求變與不變

今年的最大變化是,LGBT題材、女性題材、種族題材更邊緣化了。我倒沒覺得是「被邊緣化」的,而是因為本身今年的LGBT題材和種族題材沒有質量過硬的作品,所以奧斯卡沒有硬去「湊膚色」。有藝術水平高的,如《萬千痛愛在一身》(Pain And Glory)也給提名了,還有亞裔的《上流寄生族》也很受寵了。只不過,《小婦人》的失利,可以說是不給女性題材面子,也可以說是影片本身功利性、「衝奧」訂製性太明顯了,反而被嫌棄了,沒給導演提名。

只不過,《小婦人》的失利,可以說是不給女性題材面子,也可以說是影片本身功利性、沖奧訂製性太明顯了,反而被嫌棄了,沒給導演提名。(《小婦人》劇照)

第二,明星制的糾結

今年,捱了多年的基斯頓比爾(Christian Bale)連提名都沒有,還得繼續熬;而畢彼特雖然進了男配角,但也很有懸念。今年,奧斯卡給了施嘉莉祖安遜(Scarlett Johansson)最佳女主角、女配角雙提名,算是一次很大的成功。「寡姐」通過商業電影,站到了明星制的頂端,也嘗試過文藝片與實驗類的影片,一路努力拼命,直到現在又回歸,才得到奧斯卡的認可。

但我們都知道,今年甚至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她都不會獲得奧斯卡。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陪跑多年,成為被調侃的對象,像基斯頓比爾、畢彼特和寡姐,包括湯告魯斯(Tom Cruise)、佐治古尼(George Clooney)、麥迪文(Matt Damon)這些一線明星,撇開本身演技水平不談——只要學院認定你是大明星,要想拿獎,真的很難。奧斯卡好像總是要不斷熬煉他們,最後或許勉強才給一個獎,製造一個「終於拿獎」的感人淚下的故事。而像英裔演員、黑人演員,非一線明星等,往往拿獎很容易,比如去年的最佳女主角奧莉花高雯(Olivia Colman)、最佳男配角Mahershala Ali。

+4
+4
+4

第三點,是自戀邏輯與懷舊情緒

自我指涉的影片、歌舞片、傳記片深得奧斯卡評委之心,這一直是體現學院獎保守性、傳統性的重要一點。今年的《星夢女神:茱地嘉蘭》、《從前,有個荷李活》,像往年的《星光夢裡人》(The Artist)、《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一樣,講名導、名演員的故事,遍布荷李活自我指涉、自我致敬和迷影元素,戳中了許多從業者的心。又如昆頓塔倫天奴一出作品必會拿奧斯卡提名,也是荷李活自戀本質的一個體現。

最後,是「Cinema信仰」

去年末,馬田史高西斯掀起了漫威是不是電影的辯論,到了《復仇者聯盟4》的提名表現時,也只拿了技術獎。迪士尼有23個提名僅次於Netflix,但無論是《極速傳說》還是《陽光兔仔兵》,都不太可能獲得重要獎項。今年的《魔雪奇緣2》是全球影史動畫票房冠軍但因影片質量平庸,學院也沒給迪士尼面子,沒分配一個提名。

學院獎的保守底色在於,不鼓勵實驗性、探索性的影片,更不會褒獎過度商業性的作品,但推崇有普世價值的文藝作品。這個普世價值的堅守,從今年奧斯卡對《上流寄生族》的寵幸中可見一斑。

+4
+4
+4

春節檔後撤,奧斯卡檔何去何從?

今年金球獎,Netflix只拿到了最佳女配角。結果奧斯卡卻給了Netflix足足24個提名——然而畢竟只是提名。《愛爾蘭人》提名10項,誰也搞不清楚有多少是因為馬田史高西斯的「面子工程」。儘管新任院長John Bailey更為開放,但最終的頒獎結果,才能印證Netflix能否實現奧斯卡零突破。

Netflix能製作出《羅馬》(Roma)、《愛爾蘭人》、《婚姻故事》,連續衝擊奧斯卡了,內地的網絡電影卻還在初步發展階段。《囧媽》在特殊情況逼迫下的臨門一腳,引發了極大的行業聲討。但其實,大銀幕和小熒屏的共存,是必然趨勢。流媒體、5G、4K、VR,技術更迭一定程度上會改變產業格局,但還是不會取代戲院。戲院不能Fast forward,沒有彈幕,目前電影所有的視聽語言,還是傳統的電影語言,停留在契合影院的規格上。沒有大銀幕就冇癮了,用手機看和去戲院看,差別太大了。

回到院線,拿了6項奧斯提名的《陽光兔仔兵》、《小婦人》、《婚姻故事》,都是本屆奧斯卡上的熱門影片,這三部影片之前都已經確定中國內地檔期,《陽光兔仔兵》宣布定檔2月12日,《小婦人》和《婚姻生活》先後定檔2月14日和2月28日。

本來將於2月份陸續在內地院線公映的奧斯卡獲獎電影,受特殊時期疫情的影響,是否能如期上映還未可知 。《陽光兔仔兵》只是在全國藝術電影放映聯盟專線上映,鑑於稀少的排片,其預期票房本就不高,加上疫情當前,幾乎可以說是無法賺回版權費用。只有改檔後延,其喜劇、積極的調性或許會對疫情后的觀眾,有疏解調劑之用。

除了這三部已定檔的奧斯卡提名影片之外,電影《1917:逆戰救兵》,以及騰訊影業聯合出品的《在晴朗的一天出發》(A Beautiful Day in the Neighborhood)本來也有望引進,但是整體的風向,還是受到了疫情發展的製約。畢竟,當下整個行業已經步調放緩。1月24日除夕起,打開貓眼專業版,電影票房數據已經暫停更新,界面一直定格在了「萬眾一心攻克時艱」的字眼上。一片空白的界面,讓人相當不適應。行業焦慮瀰漫,2月的電影市場,艱難會一如既往,只能互相安慰,慢慢期待春暖花開了。

+2
+2
+2

定檔情人節的《小婦人》,名著改編,雲集了愛瑪屈臣 (Emma Watson)、茜爾莎羅倫(Saoirse Ronan)、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以及近兩年在國內較紅的「甜茶」添麥菲查洛美(Timothée Chalamet)。本來從類型到演員陣容,都適合情人節檔,但現在也面臨極大困境,幸好前期宣發還未過多投入。《婚姻故事》作為一部家庭倫理題材,故事卻充滿話題性,雖然口碑不俗,但一部分觀眾已經在Netflix先睹為快了,檔期在月尾,只能說安全係數高些,存在一定的潛力。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