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兔仔兵影評:一味告訴孩子世界的面貌 不如放手讓他親眼看見

(《陽光兔仔兵》劇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Oh yeah, I’ll tell you something. I think you’ll understand. When I’ll say that something. I want to hold your hand. I want to hold your hand. I want to hold your hand.
Beatles - I want to hold your hand

《陽光兔仔兵》利用小男孩的視角,詮釋希特拉令人髮指的暴行(《《陽光兔仔兵》劇照))

《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從青春洋溢的Beatles人生尖峰之作《I want to hold your hand》被拿來當作背景音樂開始,形容Jojo(Roman Griffin Davis 飾)是如何滿心雀躍地直奔希特拉青年團生活的喜悅——想想《I want to hold your hand》其實該是部浪漫表白的愛情歌曲,描寫出情竇初開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外表平靜實則內心波濤洶湧的悸動。

《陽光兔仔兵》利用小男孩的視角,詮釋令人髮指的希特拉暴行!尤其在當時為確保純正的雅利安血統,而大舉將猶太人徹底趕盡殺絕的兇殘,以羞辱或是直接槍斃的方式,結束「非德意志民族」人民的生命。直至現今雖然仍多次被改編後搬上大螢幕,但鮮少有人會以小孩子的眼光來拍攝。

按圖看《陽光兔仔兵》精彩劇照:

+6
+6
+6

Jojo為了討好希特拉青年團領袖,簡直是盲從的地步,甚至直接搶走手中的炸彈想一雪前恥,證明自己不只是瘦弱的「小白兔」。同樣有趣的是,在《陽光兔仔兵》中的希特拉,完全就是個「中二病患者」,慷慨激昂的說着那些法西斯主義的言論時振奮人心,不過一有事就跑得比Jojo還快!

這就宛如真實歷史中,當德軍一面倒地趨於劣勢時,希特拉眼見再也無法挽回、且也深知假使自己落入他人手中可能遭遇的不測,或是嚴刑拷打等的遭遇,使希特拉決定「飲彈自盡」。最可憐的當然是從一而終追隨著希特拉腳步的德軍們,因為每一部電影總愛將他們這群「自以為高尚」的德意志民族狠狠踩在腳下。

Jojo為了討好希特拉青年團領袖,簡直是盲從的地步,甚至直接搶走手中的炸彈想一雪前恥,證明自己不只是瘦弱的「小白兔」(《陽光兔仔兵》劇照)

不過在《陽光兔仔兵》裡,希特拉卻被Jojo當作「情人」般愛慕的奔騰情感。電影中呈現的黑白畫面也會見到無數少男少女們高舉右手,熱情地向高高在上的希特拉興奮地伸手、熱情激動的喊着:「希特拉萬歲!希特拉萬歲!希特拉萬歲!」可見當時德國的確面臨很強烈的衝突意識。要不就是像Jojo一樣,認為金髮藍眼白皙皮膚才是值得誇讚的德意志民族的榮耀、要不就是和媽媽Rosie(施嘉莉祖安遜 飾)相同,認為每個人種及膚色都有和平共處的權利。

生長於二戰時期的納粹小男孩Jojo在當時的環境及歷史背景中,在已經幾乎瘋狂的戰事尾聲,從一出生的他就對偉大領導希特拉完完全全崇拜得五體投地。套句Rosie說的話,就是她花費了非常長的時間,才能說服Jojo接受自己不完全是金頭髮的顏色。

在《陽光兔仔兵》裡,我們看見了不相同於以往戰爭僅單純陳述事實慘況的內容,反而在Rosie的點綴下清楚明白的發現——一介看似如母親般溫暖人心的女人,是如何盡一己之力試圖挽救更多無辜的人。Rosie身兼父職,一方面要傳達父親的彪悍及強壯,一方面又必須克盡母職地展現對於孩子的愛及包容。

Rosie做的很好,比起一味地告訴Jojo這個世界的樣貌,不如懂得放手讓Jojo自己親眼看見,並且感同身受。Jojo肯定覺得一切都為時已晚,尤其母親那雙纖細又總愛隨着音樂起舞跳躍的雙足,最後讓Jojo看見的是那一幕「他們做錯什麼?」

值得讓觀眾們感到欣慰的是K上尉也不是一個真正兇殘的男人,只是在該時期裡,如果不選擇投誠,那麼就是將自己置之死地;誰不想保命活着?苟延殘喘也是活,總比被絞死吊掛在廣場中央乏人問津的好。

Rosie做的很好,比起一味地告訴Jojo這個世界的樣貌,不如懂得放手讓Jojo自己親眼看見,並且感同身受(《陽光兔仔兵》劇照)

我愛我的國家,但我痛恨戰爭。
《陽光兔仔兵》Rosie

這就是在一個夜晚只有Jojo和母親Rosie時,Jojo憤力地拍着桌子問母親:「你就這麼討厭你的國家嗎?」時,Rosie的回答。

【本文獲「恰恰愛啾咪」授權轉載。】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