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逆戰救兵影評│披荊斬棘只為齊上齊落?爛番茄89%好評有原因

最後更新日期:

Sam Mendes在經歷多次訪談中曾提及這部電影送給祖父,他的祖父也曾於1917年隻身深入戰場,進行過許多次驚心動魄的任務,沒有任何英雄主義,沒有任何好運,只是逃脫,不停逃脫,然後盡全力活下去。

《1917:逆戰救兵》(1917)是Sam Mendes拍完《美麗有罪》(American Beauty)20年之後的誠懇大片,電影好看,不只是所謂一鏡到底的噱頭,更精心佈局電影裡面每個精緻細節,一如開頭與片尾都讓主角Schofield(George MacKay飾演)坐在樹下沉思休息,在電影裡面短短不過24小時,但他的人生已經因為這24小時純然改變,從地獄裡浩劫歸來。

《1917:逆戰救兵》奪得89%的爛番茄新鮮度。(截圖)

《1917:逆戰救兵》與其說是導演Sam Mendes的一則家書,更是希冀透過個人的生命經歷反應整個大世代的史詩,Schofield在電影一開始便被強迫接受這起任務,與身旁的戰友Blake(Dean-Charles Chapman飾演)展開遠行,只為了擔任通信兵,阻止英軍同營弟兄們誤入陷阱。

戰爭是殘酷,生命是美麗。

《1917:逆戰救兵》在無止盡的迫擊追殺之後,透過Schofield的主觀視角,帶領我們看見戰爭的無奈及恐怖,下一步可能就是死亡,在另一方面卻又展現著歐洲冬季極致的美麗,近乎是末日美學,瀑布、河流、農莊、不時飄落的櫻花以及斷垣殘壁的村落都美極了,尤其是火光四溢的夜間小鎮,在黑暗中蔓延,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巨大的砲彈轟炸以及子彈流竄,卻又提醒我們正在人間煉獄。

開頭與片尾都讓主角Schofield坐在樹下沉思休息。(《1917:逆戰救兵》劇照)

電影裡面偶然充滿微光,Schofield不斷逃脫,藏進一般住家,顧不得身上的流彈,見著一名法國少女在得知他並無敵意之後貼心照顧,隨後又得知屋內還有一名初生的小嬰兒,嬰兒飢餓,少女無從餵奶,只因為少女也只是路過收養這名嬰兒,她也並無乳液,Schofield見及此幕立刻扒出自己所有的食物,分享給小嬰兒,直到電影的最後一刻我們透過Schofield的照片方才得知,他是有家庭的,有妻有女兒,他翻開照片的背面,上頭寫著:「Come back to us」。

回得去嗎?

《1917:逆戰救兵》是非常沉浸式,非常難得的溫柔觀影體驗,是因為一鏡到底的精彩攝影技術,佐以精緻的剪輯拼貼組合,其實電影並沒有複雜的劇情,簡單到我們可以一句話說盡,那就是「兩個士兵跋涉為了通風報信阻止戰爭」,這也讓他們像是旁觀者一樣,凝視著這殘酷又荒謬的戰爭,明明身邊有沃土鮮花美景,人類卻還是要殘害彼此,為什麼呢?

真正讓人折服的,其實是森林裡士兵的歌聲。(《1917:逆戰救兵》劇照)

沒有炮火連天,真正讓人折服的,其實是森林裡士兵的歌聲。我們隨著Schofield深深受到士兵溫柔的歌聲打動,也想回去約旦的原鄉,走了這麼遠,誰不想回家呢?每個人都渴望的勝利,架構在回家這樣的命題,如果能夠回家,如果可以擁抱我們最愛的人,這才是我們最想做的事。

《1917:逆戰救兵》的客串陣容相當豪華,開場的Erinmore將軍(Colin Firth飾演)、路邊偶遇的Smith上尉(Mark Strong飾演)、身負重命的Mackenzie上校(Benedict Cumberbatch飾演)以及Blake中尉(Richard Madden飾演),就連簡單問路的Leslie中尉都由Andrew Scott演出,起初我以為這是編導刻意為之的驚喜,襯托名氣不高的主角George MacKay,但後來又覺得這些歷史上的要角,每個都是面目立體,但我們卻只是平凡的主角,但沒有關係,我們都同樣站在歷史的隘口觀望一切。

Mackenzie上校由Benedict Cumberbatch飾演。(《1917:逆戰救兵》劇照)

《1917:逆戰救兵》非常好看,不只是美麗的背景搭配大量的砲彈、屍體製造而出的衝突,更是對於生命的不斷自省,電影結束瞬間,戲院燈亮,我們隨著Schofield緩緩深吐了口氣,終於也離開地獄一般的戰場,只能讚嘆,這樣一部完美的電影,確實會名留影史。

《1917:逆戰救兵》不止發人深省,影像表現亦令人嘆為觀止。(《1917:逆戰救兵》劇照)

+6
+5
+4

【本文獲「白色豆腐蛋糕」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