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D救心機無人用】康文署場地半年5猝死 目擊者:識用職員放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於轄下場地安裝超過300部「自動心臟除顫器」(AED),希望可幫助遇事者短時間內獲得急救治理。不過《香港01》發現,半年間最少有十人於場地猝死,當中五人病發場地雖然設有AED,但未曾獲場地人員施救,白白浪費急救「黃金五分鐘」。

有目擊死者死前病發人士向《香港01》表示,事發時曾要求署方職員協助,惟對方表示「識用嗰個放假」,眾人呆等救護員10分鐘後到場,波友返魂乏術。經多番查問,康文署確認未規定當值的署方職員接受AED訓練,可能會「有機但無人識用」。

有場地前線人員及保安透露,憂慮救錯人會被追究,不會在危難時出手,署方回覆稱會考慮為涉訟公務員提供法援,但未提對外判工的保障。

過去半年最少10人於康文署場地發病死亡,圖為去年12月青年於黃竹坑球場猝死。(資料圖片)

AED為協助病人心臟復蘇的儀器,以電擊配合心外壓,有效增加心臟停頓病人的存活機會,因此又被稱「救心機」。康文署自2011年起,已在較多人使用的場地設置341部AED,但只予接受過AED訓練的職員及公眾使用。《香港01》翻查報案中心紀錄及新聞報道,發現自去年12月初至今,最少有十人於康文署場地猝死,當中有五名死者所在場地雖然設有AED,但事發時無人員為傷者施救(詳見下圖)。

康文署指五宗個案中,場地職員或外判保安事發時均有到事發地點及召喚救護車,待救護員為事主急救;惟口頭承認未有在救護到場前用AED。(01製圖)

有心臟病而又出現問題的人士,如果在發病後的黃金五分鐘,能獲AED電擊,他的存活率可增加五成。
康文署總康樂事務經理 香靜儀(2013)

記者獲聖約翰救傷隊借出無電擊作用的AED訓練機,蔣先生在鰂魚涌公園模擬當日朋友暈倒的情形。他說當日到場地簽場處取AED機,惟場內職員表示「識用嘅放假」。(洪業銘攝)

蔣先生質疑人公園職員人數眾多卻無人識用AED,救心機淪為影相道具。(邱靖汶攝)

真實個案:公園球場人員未施救  

在鰂魚涌公園打籃球多年的蔣先生,今年4月親睹十多年姓丘「波友」倒下一刻。當日眾波友如常到球場對賽,丘兩度因身體不適中途休息,至第三次進場不久,突然倒下昏迷。蔣見丘臉朝地下,心感不妙,箭步跑往約120米外的簽場處求助。取得AED機後蔣跑回籃球場,但尾隨抵達的職員未有為傷者電擊,並肯定職員曾指「識用的同事今日放假。」

救護員於事發後超過十分鐘到場及施行心外壓,惟丘返魂乏術,警方把事件列「送院時死亡」。憶述當日情況時,蔣先生無奈又勞氣:「公園無職員識用AED是極大笑話,安裝器材目的是甚麼?讓人影相嗎?」就個案,康文署否認職員曾稱「識用人員放假」,又指丘先生暈倒後仍有呼吸及脈搏。

另外,前港足代表林守焯,今年4月於裝有AED的深水埗楓樹街遊樂場踢波時猝死。目擊者指當日林心臟病發,隊員立即報案求助,而現場保安員未有取出AED機急救,只負責為在場人士及救護車登記。據事發片段,隊友當時為林施行心外壓及人工呼吸,至救護員到場後才獲AED電擊。林從事紀律部隊的親屬向《香港01》記者表示,若及時獲得電擊,死者尚有一線生機。

足球名宿林守焯於楓樹街球場發病,場邊有AED,但現場人士指保安員未為林急救。(邱靖汶攝及資料圖片)

有康文署球場保安坦言不敢用AED搶救昏倒人士。(譚威權攝)

康文署承認無定訂場地要有AED資格職員值,有職員指若無職員識只能廣播望在場人士協助。(譚威權攝)

10案零出手 署認或有機無人識用

過去半年最少十人於康文署場內猝死,署方承認包括上述兩個案,五宗死亡事件中,場地人員未曾為事主做AED急救,但拒絕解釋原因。另有四人因為無場地人員當值或發現等原因未獲協助,一人出事的場地未設AED(詳見上表)。

署方稱有要求外判承辦商於服務時間內,安排最少一名持有效AED證書的保安員當值,但記者巡查全港13個康樂場地,發現僅七個有保安服務。經三次提問後,康文署終於口頭確認無規定場地署方人員須學習使用AED,換言之,在沒有外判保安的場地,即使有救心機AED,亦可能無人有使用資格。另有職工向記者反映,「識用」AED卻不會在危急關頭出手,箇中原因請詳閱另稿

01偵查系列報道:

【AED救心機無人用】康文署場地半年5猝死 目擊者:識用職員放假

【AED救心機】本為非醫護人士而設 港人少認識不敢用

【AED救心機】康文職員憂「電錯心」變被告 斥署方無支援

「01偵查」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6511 0101 / 電郵:hk01@hk01.com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