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太子站】消防接報多人傷 警稱無傷者 在場救護:聽到呆咗

最後更新日期:

因反修例而起的831太子站衝突,焦點近日轉至警方被指阻礙救援。記者比對當晚片段及警方說法,發現警員至少三度向消防處救護人員稱「無傷者」,並拒絕放行。

消防處當晚早悉多人受傷,出動多輛救護車,並派一名救護監督到場指揮。有救護人員向《香港01》指,全副裝備到場後,警員卻稱無傷者,令帶隊到場的救護主任「即時呆咗」。

他又透露,當晚多層級人員,包括負責指揮的救護監督協調後,救護人員才能入站,令傷者延誤獲救治。記者計算首批救護員到場,至他們實際入站時間,兩者相差足足73分鐘。

有資深消防隊長質疑,警方封鎖月台時間過長,漠視傷者安危,並不恰當,極需檢討。另一名資深救護主任指,認同延誤時間較長需檢討,但指明白警方首要考慮安全及執法。

8月31日太子站E出口外,一度有逾5名消防處救護員等候入站,照片證曾有一名高級救護主任(紅色白邊頭盔者)與速龍小隊警員交涉。(資料圖片/李穎霖攝)

《香港01》接觸到831當晚在太子站現場的消防處救護員Ken(化名),記者據其說法、當晚傳媒片段、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日前公開的消防處控制中心紀錄,以及警方和消防處記者會,確定當晚不同警員在太子站B1及E出口,以及售票大堂,三度向救護人員稱月台無傷者。
 
【8月31日 23:17】警員在B1出口首次向救護人員指月台無傷者
 
根據消防處高層於周四(12日)記者會公布,處方當晚23:05接報指太子站月台有多名傷者。首批救護員在一名見習救護主任帶領下,於23:17到達太子站B1出口。現場消防救護員Ken指,到達時太子站時已封站,一名見習救護主任當時隔着捲閘與警員接洽。
 
他憶述,當時一名警員向見習救護主任稱「月台下面無傷者」,拒絕開閘,在場其餘救護員均聽到。Ken形容,消防接報時已分類為「大量傷者事故」,調派流動指揮車及多輛救護車,全副裝備到場救人,「救護主任聽到警員話無傷者時,即時反應係呆咗」。

他表示,見習救護主任立即致電上級報告,其上級與另一名較高級警方人員溝通。警員隨後讓見習救護主任一人入站,其餘救護員則在入口旁的地面,設置三色分流墊,預備在地面治理傷者及送院。
 
消防高層在記者會上稱,有警員曾於B1出口向救護人員稱「無傷者」,說法與Ken所指大致吻合。按消防處控制中心紀錄,該名見習救護主任約23:42入站開始點算傷者人數,即到場25分鐘後才獲警員放行。

831當晚太子站B1出口外有救護員在地面鋪上顏色分流墊,以便醫治傷者。當時有救護員表示,因附近有大量傷者。(資料圖片/吳倬安攝)

+5
+4
+3

【9月1日 00:15】 警員在E出入口第二次向市民及救護員指月台無傷者
 
消防處高層在周四記者會指,原處B1出口的救護員被拒入站後,轉往E出口嘗試入站,但同遇上警員阻撓。毛孟靜披露的消防處行動紀錄文件則顯示,00:15有一名救護總隊目報告,稱有職級不明的警員在E出口稱月台並無傷者,拒絕讓救護員入站。《香港01》亦拍到照片顯示,該位置曾有一名高級救護主任,隔着捲閘與速龍小隊警員交涉。
 
城大學生傳媒「城市廣播 」的記者Oscar及Toby當晚在E出口拍攝,顯示有一名救護總隊目與速龍警員對話。Oscar向《香港01》指,00:10有救護員到達E出口,向港鐵職員指「收到call,想落去」,惟職員正落閘。約兩分鐘後有速龍小隊警員沿梯級上地面,市民詢問站內有無傷者,警員耍手示意無,又稱「澄清緊」;當時救護人員正身處E出口,因此亦收到警員指「無傷者」的訊息。

Toby指,近00:23一名救護總隊目向速龍小隊警員稱,「我哋有個阿sir喺下面」,該警員查詢確定救護主任在站内後,才於00:30放行讓總隊目及其他救護員入站。
  
根據救護指引,當調派六輛救護車時,會派出一名救護監督到場指揮。Ken表示,831當晚一名署理救護監督趕抵現場,他與一名高級警司協調後,「溝通好咗好多」,其餘救護人員可帶同裝備從E出口入站。
 
根據消防記者會公布,19名救護員(包括理應負責指揮的救護監督),於00:30、亦即接報(23:05)後近一個半小時,才可從E出口入站。由首批救護員23:17到場起計,到救護員00:30入站,兩者亦相差73分鐘。

影片來源: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城市廣播 

【9月1日 00:20】警員於售票大堂第三次向救護員稱月台無傷者
 
傳媒周四(12日)在警方例行記者會上,詢問兩度向救護人員指稱月台無傷者時,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疑「自爆」,承認有警員約於00:20在售票大堂内設封鎖線時,向救護人員指在其所見範圍内,見不到傷者。至於另外上述其餘兩次拒入事件,謝指不清楚曾否發生。
 
謝並無說明相關救護人員職級,而消防公開的紀錄,亦無顯示00:20有救護人員在售票大堂受阻。不過,謝強調,相關警員曾與救護員溝通,並非武斷及惡意阻撓進站。

謝振中承認,831太子站當晚一名負責封鎖線警員曾向救護員表示所見範圍沒有傷者。(資料圖片/孔繁栩攝)

救護員質疑:警員應可憑無線電通訊知悉有傷者
 
對於不同警員三度向救護人員稱「無傷者」,Ken質疑,曾在地鐵車廂内執法的警員,以及後來在閘口聲稱無傷者的警員,同屬速龍小隊,成員之間均用同一無線電頻道溝通,站内站外有無傷者,「邊有可能唔知?」
 
Ken續指,感受到當晚警員對救護員不友善,「一副好不合作嘅態度,好似阻住佢哋做嘢咁」,又指雖然警方事後指有警方的救護員治理傷者,當晚他自己就未見到有穿急救背心的警員,亦未見有警員治理傷者。

消防內部意見不一 惟一致同意延時過長需檢討

有資深消防隊長質疑,警方封鎖月台這麼長時間,漠視傷者安危,並不恰當,「好似火場咁,就算係唔適合救護員入去,消防都會將傷者運到安全地方畀救護處理,點解當日唔係咁做?有咩情況令到警察忙到可以唔將傷者嘅安危放喺首位?」

他以2005年世貿會議韓農示威為例,稱警方當時會盡快在安全情況下,護送救護人員為傷者施救,因為雙方均認為延誤救治是不能接受的事,這次太子站事故延誤太長,極需檢討。

另一名資深救護主任指,太子站的事故特殊,警方正採取行動,與一般事故如交通意外有別,因此更要考慮安全,例如在月台的拘捕過程或有混亂,明白或未必適合救護人員即時進場。不過他認同,救護與警方的合作、延誤時間兩方面均值得檢討。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