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界土地疑落深圳】地主兩度求助不果 北區地政處拒派員測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01》周四(19日)報道,即將啟用的蓮塘香園圍新口岸東面,有四幅香港私人農地疑落入深圳。地政總署回覆時,未確認土地是否仍屬香港。

記者今年3月陪同業主到北區地政處查詢,地政主任曾稱會派政府測量師確定農地位置,隨後回信卻「反口」,要求業主自行安排專業人士測量,如有問題處方「樂意跟進」。

兩度向地政處求助不果的業主葉先生批評,維護邊界乃政府責任,直言對處方回應完全失望,「佔用人如果在香港還好,在大陸我怎麼告呢?」

葉生查閱港府地圖,發現太公留下的兩幅農地,部分跌入深圳羅湖區一屋苑範圍,為此兩度到北區地政處查詢。(香港01記者攝)

《香港01》今日(19日)報道,即將啟用的蓮塘香園圍新口岸東面,有四幅香港私人農地疑落入深圳。根據土地註冊資料,記者找到其中兩幅地的業主葉先生,他近年查閱港府地圖發現該兩幅太公留下的土地,有部分被剔出香港。

葉生表示,其太公為蓮麻坑村村民,涉事地段原為農地,清朝時已屬太公所有,「到我爸的年代、1950年還在耕種,接着修建了(邊境)鐵絲網,人進不去,就荒廢了」。葉生稱,2018年向北區地政處求助不果,「他(地政職員)說物業是屬於你的,你進不去不關我們事。」

港府地理資訊地圖顯示,有四幅白虎山邊境一帶私人地,橫跨深圳河或整幅落入深圳境內。(地理資訊地圖截圖)

地圖標示家族土地在深圳 業主向北區地政處求助

2019年3月,記者陪同葉生及家人再到北區地政處查詢農地位置,他指住地圖要求職員解釋,「我們的土地為何去了大陸?現在大陸有條馬路在(我的土地)上面。」接見他們的地政主任蘇女士表示,根據港府土地紀錄,可確定業權仍屬葉生及家人。

對於是否有部分土地落入深圳,蘇女士稱「不方便口頭答」,又多次稱「心裏有答案」。她着葉生填寫查詢表格,又稱會派政府測量師到場測量及定位,其後將準確的測量結果以書面形式通知他。

蘇女士續稱,河道隨歲月改變,可能發生不同情況,若土地被香港或內地人士非法侵佔,「都建議你們找律師幫你們處理」。葉先生則批評,維護邊界是政府責任,「 佔用人如果在香港還好,在大陸我怎麼告呢?」

對於業主一家的疑問,地政主任蘇女士表示,會派政府測量師到場測量定位,再書面答覆。(香港01記者攝)

地政主任原稱派員測量 回信反促業主自行安排

5月初,葉生收到北區地政處書面回覆,稱地政總署的地圖產品「標示只作公眾參考之用」,而地段是否在香港境外需精細測量,「不能純粹以地圖產品作判斷」。

處方信件對承諾派人測量一事隻字不提,更反口要求業主委託專業人士測量,「(如業主)認為就測量結果有需要諮詢地政總署的意見,本處樂意按既定程序與你們及相關部門作適當的跟進」。

信件又指,涉事土地位於邊境禁區範圍,業主如欲進入須自行聯絡警務處尋求協助。

葉生的家人對地政處回信深感失望,直言單憑他們已再無其他方法追討農地的權益,對港府未盡力維護邊界及私人財產,感相當無奈。

涉事農地與即將啟用的香園圍口岸,僅相隔約一公里。(01製圖)

蓮麻坑村村代表:回歸前邊境圍欄隔離村民土地

記者向蓮麻坑村村代表葉漢雄查詢,他稱自港英政府建成邊境圍欄後,村民再無法接觸圍欄外的私人土地。他並提及,蓮麻坑村民早年曾擁大量深圳土地,但於1950年代土地改革中,被內地政府收回,「登記了的土地都無哂」。

《香港01》向地政總署查詢,發言人回應指涉事地段是否一直在香港範圍之外,需經準確測量,不能以地理資訊地圖、地段索引圖為準,而早年的航空圖片將涉事地段塗白,「可能是有手民之誤」,並強調該處河道1997年後無變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