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揚言嚴打僭建「村廈」十年 當局只識別208幢 僅19幢清拆

撰文:陳晶琦
出版:更新:

林鄭月娥2011年任發展局局長之時,表明要打擊新界僭建,換來鄉紳火燒「林門鄭氏」紙紮公仔和棺材。四層或以上的「村廈」是首輪取締目標,不過十年過去,當局僅僅識別出208幢,當中更只有19幢已拆除僭建,進度之緩慢,換來申訴專員公署相隔十年再出手調查。
當局今年向元朗新田80幢村屋發出僭建清拆令,十八鄉鄉委會前主席梁福元怒斥,堅持清拆僅會導致村民無家可歸,認為應該暫緩執法,又指僭建非新界獨有,「市區都有好多天台屋,我哋都唔想拆,都希望可以保留籠屋!」

「01偵查」系列報道:

元朗新田57幢「村廈」被勒令全幢清拆 鄉委介入圖拖至政府換屆

林鄭揚言嚴打僭建「村廈」十年 當局只識別208幢 僅19幢清拆

2011年11月,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強硬表示要打擊新界村屋僭建,引起新界村民群起反對,更焚燒「林門鄭氏」紙紮公仔和棺材。(Getty Images)

根據《建築物條例(新界適用)條例》,村屋不超過三層、高度不超過27呎,每層面積不大於700呎,可獲豁免條例對建設、建造或設計樓宇的規管。

2011年林鄭強硬聲稱嚴打新界僭建 鄉紳群起反對

2011年,申訴專員公署批評政府處理新界村屋僭建執法不力,有「優待新界村屋」之嫌。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隨即揚言,要嚴打新界村屋僭建,「一視同仁」清拆,僅讓小型的僭建物如冷氣機支架、晾衣架和小型簷篷有核准計劃。

說法引起新界村民群起反對,包圍立法會抗議,當時屏山鄉委會主席曾樹和在村民大會上更叫口號:「保家有理、抗爭無罪」。林鄭亦因此與新界鄉紳交惡,直至2017年特首選舉前關係才破冰。

林鄭月娥在打擊新界僭建後,與鄉紳交惡,直至2017年特首選舉前,才拜訪鄉議局,關係破冰。(資料圖片 /鍾偉德攝)

政府放寬安排 林鄭否認「半跪」

屋宇署同年6月放寬安排,公布「新界村屋僭建物申報計劃」,若主動申報,11類的僭建物包括懸臂式露台、簷篷等可暫緩清拆,僅針對違規情況嚴重,而涉樓高四層或以上的村屋列作首輪取締目標。

當時被冠以「好打得」之名不久的林鄭,否認向鄉紳「跪低」,「『半跪』、『四分一跪』都唔係」。不過安排仍然引起近千名村民抗議,同年11月,新界村民一度焚燒「林門鄭氏」紙紮公仔及棺材。

點名新田蕃田村六層村廈

2012年4月1日,新政策正式推行,較低風險違規建築物的業主可自行申報,其後在六個月內驗證建築物安全,往後每五年再檢驗一次,以暫時保留僭建物;嚴重違規的僭建則須即時清拆。

就處理新界村屋,當時林鄭強調會以公平為主,並將新界九個行政區,於每個行政區揀選一條村,讓屋宇署去全面視察、搜證及執法,屆時便會發出清拆令。而新田蕃田村,更一度被她點名為嚴重違規僭建物的例子,該處有建了六層的村屋,其後被法庭檢控要求拆回三層。

申訴專員趙慧賢今年6月底表示,會就新界豁免管制屋宇的違例建築工程主動展開調查,亦會調查屋宇署及地政總署對問題的執法措施及效能。(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八年巡查4.8萬幢村屋 發出1500張清拆令

不過九年過去,實際執法工作未有嚴厲執行,今年申訴專員公署再「出手」,主動調查屋宇署及地政總署對問題的執法措施和效能。

《香港01》向屋宇署查詢首輪取締目標僭建物的清拆進度,獲回覆指2012年4月至2020年12月期間,巡查了260條村、涉及逾4.8萬幢村屋,辨識了有1,380幢村屋屬首輪取締目標僭建物。截至去年底,就上述僭建物發出約1,500張清拆令,其中元朗區村屋則佔600張;總共有740多張清拆令已獲遵從,處於上訴程的清拆令有55張。

而樓高四層以上的村屋、屬首輪取締目標僭建物則有208幢,當中有19幢村屋的清拆令已獲遵從,即僅有一成村屋已按當局所發出的清拆令作出行動,但其餘九成的村屋均未有遵從指示。

十八鄉鄉委會前主席梁福元指,本港住屋問題至今仍未解決,倘政府堅持清拆僭建僅會加劇民憤,令住屋問題惡化。(資料圖片/方家遠攝)

梁福元:令更多人無家可歸

十八鄉鄉委會前主席梁福元獲悉後指,清拆只會加劇房屋問題,激起民憤:「現在都未解決住屋問題,我一向都叫不要拆,(僭建)存在數十年,令更多人無家可歸。」

惟問及優待新界村屋僭建物的做法會否造成不公,他隨即怒斥:「點樣唔公平啊!其他個啲咪上公屋去輪囉,僭建都唔係村廈、鄉村獨有,市區都不知有幾多天棚(台)屋啦,我哋都唔想市區拆,都想籠屋保留住!你是挑撥離間,唯恐社會不夠混亂。」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指,當局打擊新界村屋僭建執法工作暫停多年,但發現近日開始就新界多個地區發出多張清拆令,以新田情況最為嚴重。(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陳劍青:或與鄉事勢力被削有關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表示,相關執法工作暫停多年,近日見到當局開始向新界不同地區發出多張違規僭建的清拆令,當中新田情況最為嚴重。

他認為,政府着手處理問題,與近年公眾對新界村屋僭建問題的關注度提升以及鄉事勢力被削弱有關,能否真正清拆則取決於政府今次執行的決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