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乾坑綠化地改劃建私樓 50寮屋戶需搬走 八旬翁被收地將上訴

撰文:梁祖饒
出版:更新:

大埔乾坑是郊野公園邊陲綠化地帶,2015年被政府改劃成住宅用地,當局一度剔除部份寮屋戶所在的土地,但最終在去年9月改變決定,將整幅地收回建樓。當局最終在8月初收地,約50名寮屋住戶要搬走,部份人不滿賠償方案。
其中80歲寮屋戶黃伯自小便與父親長居於乾坑,當年是「開荒牛」,平土、建屋、引山水均要親力親為。一心打算在此終老的他,認為編配公屋,或一筆過40萬元賠償的二選一方案不合理,正申請法援上訴。有居民指政府在周二(28日)會再次前來收地。地政總署承認收地計劃,須盡快完成清拆行動。

已屆80歲的黃伯對政府收回其屋地感到十分氣憤,他現時正申請法援,作出上訴。(張浩維攝)

前特首梁振英為增加土地供應,在施政報告曾提議用郊野公園內「生態價值不高」的邊陲地帶建公營房屋、老人院等非地產用途。他在任內合共提出改劃70幅綠化地帶,當中引來環團極力反對,最終仍成功將34幅為綠化地帶的土地改劃。

梁振英曾提議綠化帶改劃建公屋 惟乾坑收地建私樓

同樣為郊野公園邊陲綠化地帶的乾坑,自1950年代起便有寮屋戶在此居住,但大埔乾坑在2015年被政府改劃成住宅用地,納入2021/22年度賣地計劃,即日後會興建私人低密度住宅。

地政總署在8月4日展開收地行動,約50名居於乾坑的寮屋戶,有近半被迫遷走。黃伯無奈指職員行為野蠻,「(鄰居屋)玻璃窗全部打爛晒,又撬門拆門,鑽爛水喉,都唔知係咩道理」。屋內的雜物仍堆滿一地,如靜止在收地當天一樣。

部份乾坑寮屋被圍封,窗戶被打爛,大門更被拆除。(張浩維攝)

▼被圍封的寮屋實況▼

+6

黃伯與父為「開荒牛」 當年無政府水喉供水

已屆80歲的黃伯對政府收回其屋地感到十分氣憤,因他是首批搬進大埔乾坑的「開荒牛」,平整土地、建屋、興建道路都是他與父親親力親為。他憶述乾坑以前是一個荒山,無任何人,政府水喉都沒有,他們一家是從山上引水來飲用及種植,至約1974年才有政府水喉使用。

黃伯自小便與父親長居於乾坑,當年是「開荒牛」,平土、建屋、引山水均要親力親為。一心打算在此終老的他,認為編配公屋,或一筆過40萬元賠償的二選一方案不合理。(張浩維攝)

▼黃伯居住環境▼

黃伯寮屋曾剔出收地範圍 政府其後照收回

黃伯批評政府無視他們建設時所付出的勞力及花費,更指大埔地政處在2017年向他發信,澄清「其屋地是位於計劃範圍外」,不會收回其房屋。惟地政總署在去年9月修訂大埔乾坑的賣地範圍,黃伯指收地職員無解釋原因,僅指要收回土地。他現時正申請法援,作出上訴。

大埔地政處在2017年向黃伯發信,澄清「其屋地是位於計劃範圍外」,不會收回其房屋。惟地政總署在去年9月修訂大埔乾坑的賣地範圍,黃伯指收地職員無解釋原因,僅指要收回土地。

余生家族50萬元買入寮屋 不獲賠償

黃伯鄰居余生一家同樣面臨逼遷,余生指他三名伯父在1995年50萬元買入寮屋,並指該寮屋經過多次轉手買入,在乾坑居住20多年。但由於寮屋並不能轉售,地政總署不承認他們是業主,故不會獲得任何賠償。

「我哋真金白銀買返嚟,當時老人家邊識咁多法律野」余生嘆氣指,三名伯父當年買入時,早已將水費及電費單轉至他們名下,並且依時繳交地租,故對署方不作賠償的舉動感到無奈,更指地政總署職員根本不願與我們洽談。

余生指他三名伯父在1995年50萬元買入寮屋,但由於寮屋不能轉讓,故其寮屋不獲得賠償。(張浩維攝)

「你搶人間屋,佢哋都有建築成本」

余生指並非想阻礙政府發展,但政府收地並非興建公屋,而是用來賣地建私人屋宇,卻不對我們寮屋戶作任何賠償。余生坦言擔憂政府再來收地,感到傍惶。其二伯父憤怒續指,「你搶人間屋,佢哋都有建築成本、你成本都唔畀返人,同搶一樣」。

地政總署在周二(28日)再來收屋,在現行政策下,寮屋戶業主可選擇收取賠償,或選擇須資產審查入住公屋,或透過房協提供「免資產審查」的專用安置屋邨單位。

余生指曾聽聞有鄰居可獲約廿多萬元的賠償,但表明取得的賠償又不足以置業,在二選一的情況下,最終或只能選擇政府提供的居所。8月初收地無人關注,余生指他們只是弱勢社群,希望透過媒體令更多人關注政府逼遷的事情,並且可獲得合理的賠償。

余生指他三名伯父在1995年50萬元買入寮屋,但由於寮屋不能轉讓,故其寮屋不獲得賠償。(張浩維攝)

▼余生一家居住環境▼

+2

地政認去年9月修訂賣地範圍 須盡快完成清拆

地政總署承認,政府於去年9月修訂大埔乾坑的賣地範圍,並不涉及收回私人土地,已於同月通知寮屋佔用人有關修訂,須盡快完成清拆行動。

署方指大埔乾坑清拆範圍內共有28個住戶及1個商業經營者。大部份合資格住戶已獲得安置及/或特惠津貼並已搬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