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公屋】屈居「貨櫃屋」?迫供「納米樓」?「中產公屋」渴市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單身青年難上樓,屈居「貨櫃屋」;中產家庭為上車,迫供「納米樓」。想在香港棲身安居,租住價廉質優的公屋,似是遙不可及的夢。回溯1990年代,房協曾推出租金低於市值的「中產公屋」,惠及無力上樓的夾心階層,扶掖社會中游向上流。特首林鄭月娥若能回應「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訴求,復建、増建優質公屋,正是民心所向。

很多人都知道百老匯電影中心旁邊的屋苑名為駿發花園,但較少人知道那是香港為數不多的「中產公屋」。(資料圖片)

港府拒建「中產公屋」 逐點撃破四大歪理
 
「中產公屋」又稱乙類屋邨單位,是為入息水平稍高、卻又買不起私樓的家庭而設。現時香港有三個「中產公屋」,位於北角的健康村(重建)、油麻地的駿發花園及荃灣的寶石大廈。以健康村為例,其租金介乎4,003至7,359元,難怪一眾超越申請公屋門檻的中產家庭趨之若鶩。「中產公屋」渴市,政府卻拒絕擴展計劃,只因四大難言合理的「理由」。

重建前的寶石大廈(房協圖片)

+2
+2
+2

1.     政府不欲干預私人市場?
 
據國際調查機構Demographia分析,香港已連續八年「榮登」全球最難買樓城市排行榜首位;最新一年數據指出,香港家庭要不吃不喝19.4年才能買樓,更遠遠拋離緊隨其後的悉尼6.5年。人人皆有「住屋權」,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亦早已將「適足居所」列為權利。但現實是,政府擔心中產公屋衝擊私樓市場,曾一度拒絕房協提出復建中產公屋的建議,令計劃無疾而終。2014年,房協曾落實分階段重建旗下的筲箕灣明華大廈,終於得到政府「原則上同意」,劃出部分單位作中產公屋,但是單位數量不足一千個。
 
政府的存在意義與責任,在於重新分配社會資源;惟寄望自由市場能達致最佳供求平衡,不過緣木求魚。誠如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副主席尹兆堅所言,政府其實一直在干預市場,夾屋、綠置居、首置上車盤便是例子;假如應做而不做,令事情失控,或者令某些人得益,也是一種消極干預。

2.     憂減慢公屋輪候時間?
 
公屋「三年上樓」目標,也是政府抗拒增建中產公屋的原因。公屋輪候冊上一般家庭輪候時間已達5.1年,遠超目標,身兼房委會主席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更估計未來五年也難以做到「三年上樓」。在土地有限的情況下,若再將部分官地用來興建中產公屋,理論上會減慢公屋申請人的輪候時間,故政府一直不欲增建中產公屋。
 
不過,這說法並不適用於新發展區。倘若政府全面發展粉嶺高爾夫球場,那將是一個全新的社區(面積與荃灣市區相約)。在此前提下,政府要思考如何在該處盡可能興建最多公營房屋,而為平衡社區的居民階層分布,避免社區淪為「悲情城市」,政府大可以廣建居屋與中產公屋,平衡基層與中產市民的比例。

上李屋屬全港首個公共出租屋邨試驗項目,為低收入家庭提供廉租房屋。(房協圖片)

+4
+4
+4

3.     擔心影響私樓落成量?
 
近年私人住宅單位的實際落成量一度追不上預期,因此政府以此為由,拒絕撥用更多土地興建公營房屋。過去政府重視自置居所,包括私人樓宇及資助房屋,實有其政治考慮,香港大學城市及規劃設計系系主任趙麗霞教授認為,九七前後的政府極力推廣自置居所,其實是出於政治因素,以不動產「綁」着人才,紓緩人才外流的問題。
 
但到了今天,樓價高不可攀,繼續鼓勵市民買樓,既不能留住民心,反而令人覺得政府荒謬。而且,推廣自置居所會壓抑市民的消費能力,不利經濟發展,市民將大部分資金投放置業市場,最受惠的只會是地產商。

4.     房協房委會須自負盈虧?
 
除了坊間慣言的「地價收益龐大」、「明益財團」外,房委會與房協的「自負盈虧」金剛圈,也是政府推廣自置居所、不願廣建公屋的原因。房委會和房協一直要為興建及維修房屋自行籌措資金,只租不賣的公屋可說是「虧本貨」,是以坊間有「居屋補貼公屋」的說法。
 
然而,政府和社會都必須思考,假如我們同意「住屋權」是人權,那麼為何房委會、房協,以至市區重建局等公營機構均須自負盈虧?長遠而言,這個金剛圈必須解除,政府應視建屋開支為必要的恆常開支。

鄔勵德在殖民時代留下影響數代香港人的建屋標準,惟有不斷革新公屋設計、精益求精,才算不負「公屋之父」的苦心孤詣。(房協圖片)

+5
+5
+5

增加租住公屋階梯 還市民選擇權利
 
以現時標準來看,乙類屋邨的申請門檻仍屬過高,難以滿足夾心階層的需求;因此,若政府有意增建中產公屋,必須重新釐訂申請資格。無論如何,政府應當增加租住公屋的階梯,讓市民有選擇租住公屋的權利,而非被迫置業。
 
政府可為夾心階層提供租金較高、設施較佳的公屋,而非直接提升所有公屋申請者的入息及資產限額。客觀而言令基層與中產不會共住一邨,這不是為顧存中產「面子」而作的區隔,而是顧及市區規劃。當然,不單是中產公屋,其實所有公屋均應提升品質,畢竟為市民提供「適切」住所,是政府的責任。
 
土地大辯論甫揭幔帷,政治酬庸、利商甚於惠民之說甚囂塵上,難免令人懷念今年1月辭世的前工務司、「公屋之父」鄔勵德。鄔勵德在殖民時代留下影響數代香港人的建屋標準——人人應享尊嚴,適切居住空間及獨立廚廁不可或缺,建屋應思考如何規劃才真正適合居住。惟有不斷革新公屋設計、精益求精,才算不負公屋之父鄔勵德的苦心孤詣。
 
今天,中產家庭仍捱貴租、甚或蝸居劏房,居住質素並未與時俱進,地產商獨大,樓價難平抑。民間盼望復建優質公屋的聲音不絕,自命有為又好打得的特首、虛心聽取民意且廣納善言的「土地供」,可會敢於亮劍、開誠布公,為民籌策覓地建屋良方,回應處於水深火熱的百姓心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