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經濟陷崩潰邊緣 換個領袖可解決問題?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三(23日),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o)在美國背書下,自行宣誓就任臨時總統,欲藉此推翻馬杜羅(Nicolás Maduro)政權,更獲不少美洲國家支持。乍看起來,馬杜羅承襲自查韋斯(Hugo Chávez)的革命路線,即使尚未結束,亦難以為繼。但委國政局動蕩的主因,是連串經濟政策管理失當所致,歐美支持瓜伊多所搞的「另類政變」,也難以把委國拉回正軌。

追溯至查韋斯上台前,委國的政經制度早已千瘡百孔。不論是查韋斯或馬杜羅,其激進的社會理念和政策,充其量僅可緩解眼前的經濟分配不公,短暫遮蓋制度缺失,即使他朝換了一個瓜伊多上台,結果也只是緩解了民怨。

委內瑞拉政變:瓜伊多與國會成員在加拉加斯一場集會中講述有關特赦軍隊成員的計劃。(路透社)

回想查韋斯在任時,常被外媒稱為「民粹強人領袖」,而他冒起的歷史脈絡,跟現時的該國政治氛圍,實有不少相似之處。

雖說現時委國是拉丁美洲的動蕩之源,但早在查韋斯上台前,該國原來曾是南美洲最富饒的國家之一。上世紀70年代,委國更是世界最富有的20個國家之一,人均生產總值更高於同期的西班牙、希臘和以色列,比英國僅低13%。可是在80年代開始,疲弱的石油價格扭轉了經濟增長勢頭。在石油收益大減下,當局不得不削減公共支出和社會福利,而貨幣貶值也帶來了惡性通貨膨脹,民不聊生。誠如學者Moisés Naím和Francisco Toro所指,查韋斯是夾着選民對經濟分配不均的怨憤,成功掌權,但不均又是普遍存在的貪腐所致,故跟現時委國的情勢實有雷同之處。

查韋斯惠及貧苦大眾的政策,受到很多左翼人士讚賞。(路透社)

結果,1999年查韋斯帶着激進的改革倡議,深得求變的民眾支持而上台。就任後,他不但否定了美國多年來在區內力推的新自由主義路線(政治和經濟自由化),並提出了「21世紀社會主義革命」為理念,嚴詞批判美國在國際事務上的霸權。儘管自此成為了美國的眼中釘,但他執重以國家經濟為主體的發展模式,在教育、醫療和房屋等方面拯救了不少貧苦階層,也使民眾憶想起舊日的風光。

不少評論都把現時委國的經濟亂局,與「資源詛咒」拉上關係,指查韋斯主政時,過於依賴賣油收益,沒有及時推行產業轉型,令經濟結構單一,故油價在2008年見頂回落後,委國的財政入不敷支,才使馬杜羅接手後亂象叢生。但撇除委內瑞拉不談,現時還有沙特阿拉伯、俄羅斯、卡塔爾、伊朗、阿塞拜疆等國家,是依賴單一化的財政收入,以出售天然資源來支撐國庫開支。但為何上述多國沒有出現委國的亂局?

委內瑞拉周三(23日)爆發反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的全國示威。(視覺中國)

+4
+3
+2

須知,委國的亂局實非轉個領袖便可迎刃而解。一如早年查韋斯深明石油業被跨國大財團掌控,經濟成果難以讓基層市民平均分享,故上任後陸續把石油業國有化,奪回「石油主權」,擺脫以美國財團為首的經濟從屬地位。奈何,卻造就了一家貪污叢生的國營石油公司PDVSA,連前石油部長馬丁內斯(Nelson Martinez)亦因捲入貪污案而被捕;同樣地,查韋斯主政時,欲以外匯管制來維持入口貨物的價格穩定,使窮人能夠負擔得起,但後來又因官方匯率和黑市匯率的差距漸大,誘使不少官員和商人套戥貨幣,謀取私利,走私石油和食品到鄰國圖利。就此而言,「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官僚作風,實跟查韋斯上台前的委國不遑多讓。

強人查韋斯左翼的政策奪得民眾的歡心,在2006年的選舉勝出。(Getty Images)

縱然查韋斯主政時,其扶貧政策讓民眾看到了新希望,但管治歪風卻從來沒有在委國消失。平情而論,過去委國左翼的政策,曾經為拉丁美洲帶來一條可取代新自由主義的發展模式,也間接推動了左翼思潮在該地區重新崛起。

但是,再好的理念,也要清廉的政府和連貫、一致的政策配合,方可實踐。觀乎委國的發展歷程,不論卡爾德拉(Rafael Caldera)、查韋斯、馬杜羅也好,他們都沒有正視和扭轉如癌細胞般擴展的管治歪風,慢慢使既得利益者的勢力,能摻進民眾生活的每個細節,以權謀私。「資源」本身不會導致混亂,帶來「詛咒」的是管治制度和作風。即使瓜伊多能靠政變上台,委國民眾依然要面對換湯不換藥的政經制度,難言樂觀。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