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灣再起煙硝 美沙以新三大邪惡軸心

最後更新日期:

2001年9月11日,阿爾蓋達恐怖分子騎劫兩架航機,直飛進紐約曼克頓的世貿雙子塔,震驚全球。數月後,時任美國總統小布殊發表國情咨文,點名批評伊拉克、伊朗、朝鮮為「邪惡軸心」,指其資助恐怖分子、發展大殺傷力武器,正式為歷時數十年的反恐戰爭揭開序幕。

時過18年,美國為首的反恐戰爭不僅未有為中東帶來和平。2003年美國揮軍伊拉克,扳倒了薩達姆政權,卻導致了中東權力真空,恐怖組織迅速坐大,養成了「伊斯蘭國」的大患,也滋生了歐美各地針對當地人的獨狼式恐怖襲擊。美朝關係年初雖然一度回暖,更舉行了歷史性的特金會,但特朗普在談判桌開天殺價,結果導致談判破裂,金正恩再度試射導彈,各國多年為朝鮮去核化的努力,一朝付諸東流。

至於伊朗核問題,本在前任奧巴馬政府促成的多邊談判中,達成了核協議令伊朗停止提煉濃縮鈾,卻在特朗普上台後單方面推翻。自此美伊關係再度緊張。日前沙特阿拉伯兩艘運油船於阿聯酋對開海岸遭人蓄意破壞,更令波斯灣局勢急速升溫。美國《紐約時報》更爆出美國國務部應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要求,向白宮提交一份派兵12萬入侵伊朗的報告,盡顯美國霸權主義戰爭販子的本質。

博爾頓(左)是「激進鷹派」代表人物,他奉行單邊主義和強硬外交政策。(路透社)

蓄着白鬍子的華府鷹派代表博爾頓,早在小布殊政府出任聯合國大使時,已力主入侵伊拉克,指有薩達姆發展大殺傷力武器的證據,最終令美國入侵伊拉克,導致數十萬平民傷亡,以及數千名美軍陣亡。到了美軍拿下了已遭戰火摧殘的巴格達後,國際社會卻發現當初美國出兵理由的大殺傷力武器之說,根本是子虛烏有。博爾頓又力主攻擊伊朗,惟未獲小布殊接納。特朗普上台後,博爾頓重返華府,與國務卿蓬佩奧一同主張對伊強硬,包括退出核協議,重啟對伊全面制裁,現時更企圖在波斯灣再重演另一場伊拉克戰爭。

其實上次美國罔顧國際社會反對出兵伊拉克,而令其跟德法等盟友生下嫌隙。美國去年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更遭歐德法反對,並無視美國的制裁禁令,繼續與伊朗貿易。此次傳媒爆出美國侵伊方案,更加不會得到歐盟支持。而蓬佩奧近日積極出訪,先後到巴格達及布魯塞爾討論伊朗威脅,卻遭歐盟代表反呼籲,勿採取軍事方面任何升級惡化行為。

特朗普上台後採取的單邊主義行動,令美國就貿易問題、北約軍費、氣候變化等與歐洲傳統盟友關係鬧得很僵。其得來不易的伊朗核協議瀕臨破裂,其反覆無常亦令與朝鮮的去核化談判功敗垂成。美國擁有全球最強大的軍力,現時卻由特朗普、蓬佩奧、博爾頓危險的鷹派外交政策主導,逐漸偏離國際社會主流,其對世界和平的威脅遠比伊朗為大。

美國總統特朗普奉行單邊主義,先後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及伊朗核協議,又宣布向歐盟及加拿大等國家加徵關稅,為了「美國優先」不憚「與世界為敵」,引來各同盟國不滿。(VCG)

倘若美國果真出兵,背後最大得益者自然為伊朗的頭號死敵沙特阿拉伯及以色列。然而身為美國忠實盟友的沙特阿拉伯是何等國家?伊朗尚且有不完全民主的選舉,一人一票選出總統,而沙特仍處於封建王朝,毫無民主成分可言,人權紀錄劣迹斑斑,女性地位低賤,而且沙特王儲穆罕默德(Mohammad bin Salman)亦心狠手辣,下令在使館殺害異見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一事,更是記憶猶新。自稱人權大國的美國卻置若罔聞,可謂雙重標準之極致。

沙特王室長期在海外大灑金錢,宣播極端保守的原教旨瓦哈比主義,間接催生極端的伊斯蘭主義,又在多國資助各地有恐怖主義傾向的武裝組織,與親伊朗的派系鬥爭,引發了連場內戰。其與阿拉伯多國介入,連綿八年的也門內戰,至今已造成超過六萬人喪生,發生的饑荒的瘟疫已觸發人道危機。早前美國國會兩院共同通過終止美軍援助沙特在也門的軍事行動,卻遭特朗普否決。美國為了可繼續對沙售武,以及打擊親伊朗的胡塞武裝分子,竟如沙特一樣視也門無辜平民如草芥,豈不是邪惡軸心?

至於以色列,其在右翼的內塔尼亞胡政府治下,對巴勒斯坦人的打壓更是無日無之。以色列去年便通過了新國籍法,正式將以色列成為僅屬於猶太人的民族國家,變相把百多萬以國境內的巴人貶為二等公民。內塔尼亞胡政府更加速向西岸殖民,大選前夕更聲言一旦當選將吞併西岸殖民區。現時西岸巴人的家園已不斷被以人拆除或充公,巴人的行動嚴重受限,甚至被隔離牆區隔,擺明與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無異,不容於現代社會的文明或人道標準。

直至去年12月,也門內戰已使近400萬人流離失所、2,400萬人(佔總人口的80%)急須人道援助和保護、840萬人慘遭飢荒折磨、700萬人營養不良(當中更包括200萬名兒童及100多萬孕婦)(Nariman El-Mofty/美聯社)

以色列對外亦盡顯其霸權主義作風。其在本月初為報復哈馬斯發射導彈,向加沙發動大規模襲擊,三日內已發射450枚火箭、發動150次空襲,造成大量平民傷亡。以色列亦視國際條文如無物,在1967年六日戰爭從敘利亞佔領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已是歷時多年,月前卻得到特朗普承認其主權,不顧國際社會反對。日前內塔尼亞胡更宣布將命名戈蘭高地新殖民區為「特朗普殖民區」,阿諛奉承之態令人反胃。

當初小布殊口中伊拉克、伊朗、朝鮮為「邪惡軸心」三者已去其一,而伊朗、朝鮮亦一再顯示出其願意去核的誠意,相反美國的單邊主義的傲慢、霸權主義的心態、反覆無常之作風,不斷為全球穩定添煩添亂,威脅世界和平及安全。此次出兵伊朗的方案,更反映其扳倒德黑蘭之心不死的野心。至於此次新波斯灣戰爭最大得益者的沙特阿拉伯及以色列,同樣是行種族隔離、踐踏人權,無視國際法則及秩序的國家。把「新三大邪惡軸心」安給美國、沙特阿拉伯、以色列,也許更為恰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