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hub兒童色情片長年泛濫 大企業不道德行為乏監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球色情影片網站正捲起一場大風暴。美國《紐約時報》知名記者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日前刊登一篇長文《Pornhub上的小孩》,針對以色情網站界巨頭Pornhub為首的業界,為何多年來對網站內充斥的強姦、報復式影片、偷拍、種族歧視、厭女仇女、虐待、兒童色情等諸多影片,一直坐視不理。Pornhub一開始回應紀思道評論,便稱之為「不負責任以及完全不實」,其後面對群眾壓力Pornhub旋即轉呔,稱將在未來禁止未經驗證的用戶上載影片。不過其姍姍來遲的回應明顯已難以力挽狂瀾,信用卡公司萬事達卡及Visa宣佈中止為其提供服務後後,Pornhub亦不得不作出實際行動,將所有未經核准的影片悉數下架,過千萬段鹹片一夜間人間蒸發。

今日眾多包括性侵的色情影片縱使在Pornhub下架,亦難保他日不會相同又或者其他網站重現。Pornhub為全球第三大最具影響力網站,每日平均吸引35億人次瀏覽,比微軟、蘋果、亞馬遜還要多,僅次於Twitter及Facebook,並於每日賺取近三億美元廣告收入。不過其充斥剝削性的影片,單以「18歲以下少女」或「14歲」的搜尋字句,已可在Pornhub取得逾10萬段影片。而紀思道亦找來不少受訪者現身說法,稱其年少時因自願、被偷窺,甚或性侵而拍下的色情片,雖曾因事主多次投訴而下架,最終卻總會被再次上載到網上,禁之不絕。此影片成為該些少女畢生的夢魘,有受訪者甚至患上抑鬱症,走上濫藥之路並投身色情電影業,最終摧毀其一生。

知名成人網站「Pornhub」捲入兒童性侵及偷拍影片風波,官方一夜間刪除全部由未經驗證的帳戶所上載的影片,網站只允許經驗證的內容合作夥伴上載影片及內容。(Pornhub網頁截圖)

誰能挑戰既得利益?

類似的故事根本如恆河沙數冰山一角,Pornhub亦曾因此遭外國政府封鎖及惹上官非。早於2014年Pornhub便因有疑似兒童色情影片而遭俄羅斯政府封鎖,其後被菲律賓、印度、泰國政府亦以同樣理由封鎖。去年經Pornhub驗證的色情頻道Girls Do Porn便因涉嫌強迫或誘騙進行性販賣而遭入稟,最終被迫關閉及下架,但事後該頻道的不少影片竟然仍於Pornhub繼續流傳。單以2017至2019年,網絡觀察基金會便發現118宗涉嫌兒童性虐待的影像在Pornhub流傳。不少政客、社運人士、民間組織亦聯署要求Pornhub正視性侵及兒童色情影片等的問題,Pornhub總是以「認真對待問題」作回應,但諸多涉及強姦、虐待、性販賣、兒童色情影片依然原封不動。

直至美國自由派輿論領袖《紐約時報》出手,事件才終於有所轉機,此亦足見在美國政治文化權力的不平等。儘管民間組織多年來對Pornhub窮追猛打不遺餘力,甚至聲嘶力竭發動聯署及訴訟,但種種手段根本無法取得成效,多年來Pornhub一直不為所動。然而當手執輿論重器的《紐時》僅刊登一篇評論報道,竟可一石激起千重浪,在文化精英界頓時引來極大迴響,甚至驚動萬事達卡及Visa兩所信用卡龍頭,中止與Pornhub合作,終令Pornhub不得不跪低。紀思道文中又針對Pornhub所屬的加拿大母公司MindGeek,詰問該國總理杜魯多既自稱女權份子,為何容許充斥強姦片段的公司在加拿大註冊,也迫得後者現身表態,足見傳媒身為第四權之影響力。

由《紐時》、《華郵》、CNN、MSNBC、ABC等組成的自由派文化精英階層,對美國輿論有着無遠弗屆的影響力,當其發聲時既可為世界作出正面貢獻,但當其受建制利益階層的商業利益或意識形態掣肘時,卻令該被正視的問題一直為主流遺忘。例如早前轟動全球的富豪淫媒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在政商名流界中縱橫多年,其販賣雛妓、誘騙未成年少女等罪行亦廣為流傳,但礙於其巨大財力及人際網絡,《名利場》、ABC、《紐時》有關愛潑斯坦的報道亦曾被阻止出街。直至2017年#MeToo運動興起,以荷里活監製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為首的多宗埋藏多年性侵事件才得以曝光,連帶ABC內眾多高層亦被爆出多年以來一直性騷擾下屬而紛紛下台。

號稱全球最大色情網站PornHub在2019年的年度回顧中指出,網站日均訪問次數為1.15億。。(網站截圖)

跨國企業是否公平正義?

而Pornhub一事亦只是大型企業為牟取暴利,不惜剝削弱勢群體以及受害者的資本主義縮影。Pornhub一直有舉辦慈善活動支援乳癌患者,又發起環保活動呼籲社會關注氣候變化,早前多國因疫症實施封城,Pornhub又開放免費升級會員鼓勵為網民打氣,亦贏得不少掌聲。然而再多所謂「企業社會責任」的公關技倆亦掩蓋不了其在性侵受害者、未成年、被販賣色情片演員身上賺取暴利的殘酷事實。正如早前《華郵》持有人全球首富貝索斯(Jeff Bezos)斥資百億美元成立地球基金應對氣候變化,遭自由派大加激賞時,媒體卻少有提及其旗下亞馬遜一直剝削底層勞工、打擊工會活動,在疫情期間未有為倉庫員工提供足夠保護裝備,又經常爆出避稅及反競爭行為。

至於ABC的持有者迪士尼,亦被批評長年向兒童灌輸性別定型及種族刻板形象。而蘋果、可口可樂、Nike、Adidas、Calvin Klein、H&M等知名品牌,早前亦被西方指參與強迫勞動新疆維族人。撇除新疆問題的爭議,跨國巨企剝削第三世界的事實多年來一直時有所聞,此亦跟Pornhub為賺取暴利,對性侵及兒童色情影片隻眼開隻眼閉的營商手法如出一轍。而此次Pornhub大清洗所折射出企業不道德營商手法,歸根結柢除了要加強政府對企業監管,並寄望傳媒作為第四權為公義發聲外,更要正視企業對媒體的潛在影響力,平衡公民社會與企業之間權力和地位不平等的深層次結構問題。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