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儲局進退失據 制定政策需戰略

撰文:倪文迪
出版:更新:

上月底,美國亞特蘭大聯儲銀行總裁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建議聯儲局在未來兩次加息會議各加息50基點後,在9月暫停加息,待觀察通脹變化後才作下一步行動。博斯蒂克今年在聯儲局並沒有投票權,而且其說法馬上遭到聯儲局副主席、鷹派的布拉德(James Bullard)反擊,認為不太可能於9月暫停加息。

事情又再引起了市場對於美國利率政策的爭議。一方面,一些意見認為美國通脹已初步見頂,有空間將加息節奏放慢下來。另一方面,市場更加擔心聯儲局過急的政策有可能令經濟硬著陸,愈來愈多的經濟學家及機構正預期美國快將步入經濟衰退。

聯儲局很可能再度錯判

在這之前,聯儲局在去年已經犯上了錯判通脹的政策錯誤。當時大部分經濟學家及機構一再警告史無前例的貨幣寬鬆、供應鏈未能完全修復、以及疫情後工作意欲減低等因素疊加起來將造成美國數十年所未見的通脤水平。然而,當時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卻堅持高通脹只是暫時性,很快便會自然回落,遲遲不願意加息。

至今,「通脹暫時論」已證明完全錯誤,聯儲局以及一直支持其維持寬鬆的財長耶倫也承認過去對通脹問題過於樂觀。很明顯,聯儲局錯過了及早加息控制通脹的時機,最終使通脹釀成民生大禍,無數美國人為此埋單。聯儲局今年一改態度,不斷強調要控制通脹水平,但卻又很可能再犯下大錯。

美國財長耶倫公開認錯誤判通脹。(AP)

隨着美國股市不斷下探、不少人又擔憂聯儲局過度急進地加息將令美國陷入經濟衰退,大大打擊經濟。例如美國前財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上周末就指勞工及庫存情況反映聯儲局的政策已對經濟產生影響,美國很可能將在未來一至兩年陷入經濟衰退。儘管市場都對加息過急存有疑問,但聯儲局現在卻又堅持,可以在控制通脹的同時令經濟軟著陸。然而,無論是去年的「通脹暫時論」又或是當下的「經濟軟著陸」論也好,其實都是欠缺理據、非常樂觀的看法。

為白宮政策疲於奔命

聯儲局有這些政策取向,反映了其決策愈來愈受到白宮經濟以至外交等政策的影響拖累。去年,為了配合新上任的拜登政府推動其大膽的預算方案,聯儲局不得不為白宮政策背書,稱財政支出不會推高通脹,並維持寬鬆一段時間。這也是為何去年主張大膽支出的財長耶倫與聯儲局的口吻幾乎一致。但隨着通脹高踞不下大大打擊了民生,對民主黨中期選舉造成很大的選舉壓力,拜登政府今年多次強調政府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通脹。本月初,拜登又再與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會面,再次強調打擊通脹的重要性,這無形中對聯儲局的決策又再造成很大壓力。

本月初,拜登又再與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會面,再次強調打擊通脹的重要性。

當然,聯儲局與白宮政策互相配合本質上沒有問題,甚至有可能是好事。最關鍵的問題其實是白宮的政策如何——到底只是為了滿足短期或冒進的政治目的,還是真的合乎美國人的利益及在經濟上具可行性。從現在的情況所看,白宮的政策混亂,對於經濟幾乎沒有準確的掌握,內部對一些問題沒有共識,例如最近在對撤減部分對中國加徵關稅上就走出兩種完全不同的說法。以這種情況看,假如美國經濟果如期衰退,屆時聯儲局又不得不再次自我「打臉」,重新為「軟著陸論」認錯。

聯儲局當下政策的困境並不只來自於它本身,而是整體政府的決策都非常短視及欠缺周詳的計劃,在這種短視的決策下,所謂的「互相配合」最終將變成其他部門為領導者的過失作善後及「包底」。而在行政主導的香港,領導者更有責任作出謹慎而可行的決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