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與地主、政府對抗20年 陳伯:要個安樂窩都咁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5月3日,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新界東北工程項目撥款,意味着新界東北收地即將進入最終章。那天,一眾新界東北的村民抱着「最後一次」的決心,再次走出來示威,人群中,有個身影特別突出。他穿着一件淡粉紅的襯衣,襯衣上寫滿密密麻麻的字,其中一句是「橫眉冷對千夫指」,一塊紅色的頭巾包裹着他的額頭及兩塊分別寫有「公義何在」、「法治何存」的發泡膠條,頭巾用黑色馬克筆寫上他的署名:「馬屎埔陳伯」。

每一次的抗議,陳伯(陳基裘)都會站在最前線,「最後一次」示威過後,他終於能夠坐下來竭息一會兒。訪問這天,他脫去頭巾及襯衣,露出額頭上一道道深陷的皺摺,及一頭稀薄的銀髮,他今年73歲。政府提出新界東北發展至今已經20年,20年來,陳伯都在不斷的抗爭。面對地主的恐嚇、政府的欺壓以及市民的誤會,陳伯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們不是要豪宅,只是想要個安樂窩。」

攝影:余睿菁

位於粉嶺北的馬屎埔村內掛上多幅村民自製的橫額,斥官商勾結欺壓村民。

與業主打十年法律仗

1998年,政府開展《新界東北規劃及發展研究》,選定古洞北、粉嶺北及坪輋/打鼓嶺為新發展區。發展商及地主看中新界東北的發展潛力,遂開始收地屯地,馬屎埔陳伯成為地主的第一個目標。「不斷派人嚟滋擾我,趕我走,業主要求我無條件搬出去,仲話:『一個仙都唔會賠』。」

由於陳伯不願屈服,業主最終決定透過土地審裁處引用《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控告陳伯,要求陳伯遷走。官司歷時十年,期間陳伯經歷多次敗訴、上訴、勝訴的無限輪迴,最終於2010年,灣仔法院判陳伯勝訴。業主終於放棄再打官司,對陳伯說:「法庭判咗,我唔再搞喇,塊地繼續租畀你啦。」

孤軍作戰 患上精神病

花十年時間嬴了一場官司,卻幾乎輸掉了自己。「這十年只靠自己與地主單打獨鬥,承受很大壓力。」陳伯說,業主為了趕他走,用盡千方百計,「不斷收到恐嚇,有人話:『你再唔走,我搵人拆咗你屋企個鐵皮屋頂,睇你點住!』」更有人在深夜剪斷他家大門的鐵鍊。一邊受到滋擾,一邊要應付繁複的法律文件,令陳伯寢食難安,又荒廢了從事多年的耕種事業,屋外的蕉田早已長滿雜草。他更因此患上精神病,直至現在仍要定時服藥。「十年法律長跑,搞到我人唔似人,乜都冇曬!」

開頭未有『不遷不拆』的訴求,但政府不願意與村民溝通,所以其實「不遷不拆」的態度是政府逼出來的。
馬屎埔陳伯

抗爭是政府逼出來的

孤軍作戰十年,他沒有想到這場戰爭的結束竟是另一場戰爭的開始,只是對手由地主變成政府。2012年6月中至9月底,政府就新界東北發展的「建議發展大綱」進行第三階段諮詢,時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曾到北區出席「新界東北發展論壇」。陳伯說,當時村民只提出「合理安置」的要求,但由於陳茂波不聆聽村民聲音,激起村民的怒火,才決定要抗爭到底。「開頭未有『不遷不拆』的訴求,但政府不願意與村民溝通,所以其實『不遷不拆』的態度是政府逼出來的。」陳伯說。

陳伯說,村民「不遷不拆」的訴求是政府逼出來的。

120萬賠償方案是騙局

直至2018年5月10日,政府公布「政府發展清拆行動的特惠補償及安置安排擬議加強措施」(簡稱「510方案」),方案提出120萬補償方案,「呢個方案呃咗全港市民,等市民以為我哋貪得無厭,成日話『有120萬仲想點啊?』但事實唔係咁樣!」補償方案是根據寮屋的年期及面積計算,只有面積達1100平方呎,及住滿31年的寮屋,方能賠足120萬,由於大部分寮屋只有約400平方呎,因此大部分住戶其實只能獲得48萬賠償金。

我哋唔係要豪宅,只係想要一個安樂窩,一個有瓦遮頭的地方,點解都咁難?
馬屎埔陳伯

請願信石沉大海

陳伯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我哋唔係要豪宅,只係想要一個安樂窩,一個有瓦遮頭的地方,點解都咁難?」為了打開與政府官員的溝通渠道,陳伯及村民至少四次向發展局遞交請願信,惟四封信件均石沉大海。直至5月3日的「最後一次」抗議中,陳伯甚至下跪15分鐘,仍沒有回音,他憤然表示:「點解咁都唔肯接信?」

陳伯與村民曾4次向發展局遞交請願信,惟所有信件均石沉大海。

當弱勢真的遇到問題,有甚麼政府官員可以幫到忙?
馬屎埔陳伯

80歳老人肩負寮屋居民的希望

一次又一次的碰壁,慢慢磨掉了陳伯對政府的信心,「我好徬徨,當弱勢真的遇到問題,有甚麼政府官員可以幫到忙?」年紀老邁的他決定以自己瘦弱的肩膀負起這個重任,「只要我仲有一口氣,都會為村民、以至所有寮屋居民,爭取到公平公正及合理的對待,而不是受到欺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