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女大學生首次示威遇催淚彈 難忘為年輕傷者洗傷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不斷,昨有大批示威者在立法會門抗議,並堵塞馬路,下午更爆發大型警民衝突,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驅散。衝突現場有不少學生身影,戴上口罩守著陣地,要求政府撤回修例決定。一名前來示威的女大學生表示,昨首次參與抗爭便遇上警方武力驅散,更險些被捕,但她直言未來也會繼續抗爭,「因為香港是我的家。」

首示參與抗爭便見催淚彈

《逃犯條例》修訂原於昨日(12日)立法會大會正式進行二讀,立法會場外被抗爭者包圍,抗爭者堵塞多條馬路,令昨日的會議取消。後來金鐘爆發大型警民衝突,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橡膠子彈及胡椒噴霧驅趕堵路群眾。抗爭者戴上口罩和打開雨傘,抵擋催淚煙和胡椒噴霧的進逼。

現場不少抗爭者也是學生,當中包括正讀大學三年級的學生Jenny(化名)。她說,這是她首次參加大型抗爭,「2014年雨傘運動主要是去金鐘的自修室,但那次不太算是抗爭。這次就真的是抗爭,而且衝突很大。」

Jenny說,一場和平抗爭被定性為「暴動」,也令她對公開談論事件卻步。(廖俊升攝)

面不改容的傷者與殺紅了眼的警察

沒有抗爭經驗的Jenny,在衝突期間站於後勤位置,為受傷的示威者洗傷口,並在他們的手部包上保鮮紙,以防胡椒噴霧和催淚彈燙傷。看著一個又一個年輕示威者受傷被送到她面前,但他們洗一洗傷口便馬上往前線防止警察逼近,這畫面讓她相當難受,「看到這些學生受傷來到,我幫他們洗傷口和洗眼睛。其實他們很痛但也面不改容,我問他們要不要包保鮮紙,他們說不用,然後又跑到前線去,好多個都是這樣......」想到這一幕,Jenny也難忍淚水,直言不理解警察會如此對學生,「一想到我就會崩潰了,這些都是學生,有的穿著校服,為甚麼會這樣?」

後勤變前線

本來位於遠離衝突的後勤,開頭Jenny只戴上口罩。但抗爭形勢瞬息萬變,警方施放催淚彈,抗爭者的陣地不斷移動,Jenny突然之間變站在前線,「突然好接近警察防線,速龍小隊開始狂奔拉人,真的有點害怕。」這時她也和其他前線抗爭者一樣戴上頭盔和眼罩,「沒有想過警察會放催淚彈,而正因為愈來愈接近前線,才知道裝備有多重要......」

警民連場衝突,警方將防線推出,Jenny隨著其他示威者退守至力寶中心附近。她憶述,當時警察像失去理性一樣瘋狂毆打抗爭者,甚至多名警察把沒有任何反抗動作的學生按在地上不斷毆打。當警察追至,前路就只有力寶中心。

後面的追兵步步進逼,但前面仍然塞滿了抗爭者,於是外面的人不斷打拍窗戶,叫前面的同伴行快一點,情況相當危急,「前路只剩下力寶中心,但前面的人行得太慢,後面又有警察追來,於是我們在外面不斷拍窗,叫他們行快一點,真的好像被喪屍追一樣!我不是怕被拘捕,我是怕被人打死。」

衝突後一日,金鍾行車路重新通車。(廖俊升攝)

無懼高牆 為「家」抗爭到底

「警察像殺紅了眼一樣,現在自己沒有事,其實真的十分幸運。」第一次參與大型抗爭便見催淚彈、橡膠子彈和速龍小隊,Jenny稱這也是個不錯的經驗,甚至讓她反思抗爭是否必須堅守和平原則,「一百萬人遊行也沒有用,而警察的裝備這麼強,其實要想想我們是否都要提升以自保。」Jenny直言,即使未來的路有多困難,也會繼續堅持抗爭,「因為香港是我的家,和昨日出來的那些學生一樣。」

13日早上,金鍾現場氣氛平靜,但仍有示威者到著,也有人拿著紙牌抗議。(廖俊升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