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杜耀明參與新聞界遊行:警阻礙記者工作趨明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七個傳媒工會今(7月14日)舉行「停止警暴 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抗議六月一連串社會運動以來,有記者被警方粗暴對待而受傷,隊伍由夏慤花園出發遊行至特首辦,途中經警察總部遞交請願信。

隊伍行列中,浸會大學新聞系前助理教授杜耀明隨著參與遊行的新聞工作者和公眾徐徐前行,他說:「警察阻記者做嘢,以前沒那麼明顯,這本身是妨礙新聞自由。」

攝影:李慧筠

7月14日,新聞界舉行「停止警暴 捍衛新聞自由」靜默遊行,抗議六月一連串社會運動而來,有記者被警方粗暴對待而受傷。(李慧筠攝)

衝突中記者受傷 「他們工作而已」

遊行中,不少現職記者、杜耀明教過的學生跟他打招呼之餘,也分享自己在採訪現場的憂慮。「他們是很憤怒的。記者只是工作而已,為何會被你用警棍毆?被人打?打記者也沒有事先警告。打人是否不用講道理?遲些開槍都得 。」

7月7日晚上,旺角衝突期間有警員向身穿反光衣的記者揮警棍。(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5
+4
+3

昨晚(13日)「光復上水」遊行後,入夜警方追捕示威者爆發衝突,有前線記者受傷。杜耀明一直收看網上消息,「根本不分青紅皂白,我不明......警察打完人就撤退,又不會解釋行動構思,更令人感古怪。 究竟想維持秩序、驅散人群,抑或打人、報復?驅散後果嚴重而不作解釋,令人懷疑用心。」他說:「現在沒有行動理性,如是時間差不多要結束集會或收路,但現在可見警察衝完就散,不講道理,和收路目的不同。」

杜耀明教過不少新聞系學生。對於近月警察粗暴對待記者,他質疑:「記者只是工作而已,為何會被你用警棍毆?」(李慧筠攝)

「不應當記者是示威者用武力」

他認為,警察在連串運動中對待示威者本已採用不適宜武力,而現場有記者因警察受傷更是離譜。「你要不戒嚴,宣布特別狀態記者不宜在場,同時要有法律依據,否則不應該用武力對記者,當記者是示威者一部分。」他說,「記者負責在現場,在警察和示威者之間有角色,位置不當,你就講。你成隊media team(傳媒聯絡隊),大家唔好阻大家工作。但警察不和你溝通、商量,有事叫你搵PPRB(警察公共關係科)。

他指警察不與傳媒溝通,現場短兵相接時情況就陷入失控。「好多個別警員狀態問題,開口埋口叫你不要衝防線,但無人衝。」他提及金鐘站曾有警員向著無人的後方喊「唔好搞我後面」,「心入面可能有幻象」。

杜耀明今早參與新聞界靜默遊行,他指,警方阻礙記者工作,會影響公眾判斷真相。(李慧筠攝)

記者採訪風險大 亦損害市民人權保障

單就個人而言,記者現時在衝突現場採訪,個人損傷風險自然較高,但杜耀明指出,警察愈益加強阻礙記者工作,妨礙新聞自由,是破壞公眾判斷真相的問題,事關廣大市民。

「有些行為是針對記者,像旺角,攔截你阻止你,有條防線不給你進入採訪。這是新局面,警察阻記者做事,以前沒那麼明顯,這本身是妨礙新聞自由。」

近月衝突連場,記者屢在警察與示威者之間採訪,履行記者職責。惟不時被警方指責勿阻礙警方推進。(李慧筠攝)

衝突現場,不乏警察阻礙記者前行採訪示威者被捕的情況,記者被攔阻,甚至被打,杜耀明直指這是殺雞儆猴的行為。

「當他殺雞儆猴,要記者不要採訪太多,資訊不夠流通,如何令社會睇到警方做事有沒有維持平衡,或已偏離、摧毀新聞自由?似乎警方現時傾向為警察行動服務 ,唔理三七二十一,唔同你講人權。」他指出,不論是6.12當日警棍使用守則、橡膠子彈只可射腰以下等爭議,仍未有相關高層出面與公眾、傳媒仔細商榷。「這是香港法律所不容的行為,必須嚴正提出要警方注重人權與公眾秩序的平衡,「這既事關記者工作權利,也是對市民的保障。」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右二)向警方遞交請願信。(李慧筠攝)

媒體不同角度記錄 才看見真相

「未來社會衝突會更多,一定要有公眾秩序和言論自由之間的平衡,通過記者採訪報導,公眾做判斷。」他寄語所有前線新聞工作者,「200萬人,這是香港或中國史上最大規模的示威行動。記者職責是留意、跟進每個重要行動,在某些主流媒體之外,我們需要不同現場版本、睇法,記錄不同情況,才有助我們看到真相。」

杜耀明:「200萬人,這是香港或中國史上最大規模的示威行動。記者職責是留意、跟進每個重要行動。」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