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黑夜】斥襲擊缺武德 詠春世界冠軍變一蚊雞保鏢保護市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日晚上在元朗發生的無差別襲擊事件震驚各界,疑有黑社會背景人士在西鐵站內對市民公然施襲,不但令堅信法治的香港人為之動搖,亦觸動了一位來自台灣的詠春世界冠軍。雖然他強調自己不參與政治,但周日晚上發生的襲擊事件有缺武德,令這位武術高手看不過去,決定站出來保護元朗一帶的市民:「我有義務這樣做,不然就愧對武學了。」

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已發生數日,事發現場之一的西鐵站已恢復正常運作,亦見有警察巡邏,並時而截查市民,隱隱透露着尚未解除的緊張氣氛。在人來人往的站內,來自台灣、41歲的黎懿徵身穿醒目的橙色背心,筆挺地站在人潮之中,引來不少目光。背心前方印上了「世界冠軍」的字樣,背後亦羅列出世界詠春公開賽自由搏擊冠軍、四項全能冠軍的豐功偉績,單看文字已能察覺他是武術界的「猛人」,但黎懿徵臉上始終掛着溫文敦厚的微笑,展示着身上掛着、印上了「一蚊雞保鏢」的過膠牌子:「我看過這電影,自己也很喜歡,而且我不太會說廣東話,這樣寫大家經過看到,也會明白我在做甚麼。」

自稱「愛港外地人」自發站崗

多年前慕名來港學習詠春,黎懿徵後來亦開始在港經商,七年來經常港台兩邊走,對這城市亦產生了特別的感情,他形容自己是一個「愛港外地人」,在襲擊事件發生後的翌日,他穿起了橙色背心、掛上保鏢牌子,自發在元朗西鐵站巡視,保護市民,從傍晚五時起站崗至晚上九時。

41歲的黎懿徵身穿醒目的橙色背心後方,羅列出世界詠春公開賽自由搏擊冠軍、四項全能冠軍的豐功偉績,單看文字已能察覺他是武術界的「猛人」。(李穎霖攝)

有需要可護送市民到目的地

「好比說星期一那天,到處都傳出這邊會有事、那邊會出事,最後甚麼都沒有發生,但大家都很害怕。」正因明白大眾的恐懼感,他指如市民有需要,可護送尋求協助的人到目的地附近。以如此醒目的打扮,不免惹來旁人好奇的打量,也有不明所以的人上前詢問,但他說當天亦得到不少途人的讚賞。縱然未有人主動請求黎懿徵護送,他覺得自己以這方式站在西鐵站內,已可令大家感到安心,即使不動手,欺善怕惡的人亦不敢來:「不一定說要跟人搏鬥,但我不希望有人受傷。」

黑白衫人求助需穿上橙背心

在該場襲擊中,逾百人的白衣團體手持武器,向車站內的人士展開無差別攻擊,有說他們的舉動原為針對身穿黑衣、剛去完遊行的示威者,不免令市民開始以衣物的顏色判別來者的取態,加以提防。雖然黎懿徵身上掛着的牌上,寫上了「只保護非黑衣及白衣人士」,但他說即使是身穿黑白衣物的人士前來求助,他仍會施予援手,「但是你要穿上我的背心。」他笑道,指了指身上的橙色背心。會有此要求,他解釋是為了確保求助人真的需要其幫忙,而非仗着他的保護,邊行邊向其他人叫囂、鬧事。

雖然黎懿徵身上掛着的牌上,寫上了「只保護非黑衣及白衣人士」,但他說即使是身穿黑白衣物的人士前來求助,他仍會施予援手。(李穎霖攝)

無差別攻擊不能接受

言談間,黎懿徵不時強調自己不參與政治,對此並沒太多研究,但周日發生的無差別攻擊事件,令他徹夜難眠,指在台灣從未見過類似事件,尤其記得當晚身穿白色衣服的孕婦在被人圍毆之時,仍以身保護旁人,「不管怎樣,對孕婦下手是太過了。」抗議、示威在他眼中,是民主的進程的一部分,而社會上有不同的政治立場亦很正常:「但你不可以跑到地鐵站,衝進車廂打人,不讓車開走。這樣不管在哪個國家都不行。」縱然在過去的示威遊行中,示威者和警察之間亦曾有過衝突,造成流血事件,但他認為兩者之間是有磨擦在先,才導致衝突後果,但元朗的襲擊事件,是沒有原由對一般人作出的無差別攻擊:「根本是亂來,亂來就不行。」

周日發生的無差別攻擊事件,令黎懿徵徹夜難眠,他尤其記得身穿白色衣服的孕婦被人圍毆的一幕。(資料圖片)

小時被欺成學武契機

中學時期被小混混勒索,黎懿徵不甘順從,幾次因不肯交出錢而被揍得口青鼻腫,卻成了他習武的契機,「我這人就是不低頭。我認為對的事就是對的,錯就是錯,可以害怕,但不可以低頭。」多年過去,習得詠春、武當、柔道等武術過後,他自言自己在內家拳上的修為亦已登峰造極,普通人要跟他切磋,可能根本碰不到他,而在疑似有黑社會參與的攻擊事件發生過後,站出來保護市民,他解釋並非因過往的經歷而特別反感黑幫人士,而是作為一個武者,有一原則他一定要堅守。

黎懿徵說作為一個武術家,有義務保護弱小,不然就是愧對武學。(李穎霖攝)

學武之人需有武德

「武術實踐有件事很重要,就是要有武德。以前的大宗師也是,葉問也好,黃飛鴻也好,不止功夫好,還要站出來保護大家。」作為一個武術家,即使家住大角咀,又要兼顧工作,他因看不過眼,仍特意抽空到元朗保護街坊:「我有義務這樣做,不然就愧對武學了。我們比一般人有力量,如不站出來,他們(普通市民)就會被嚇死。」其實不止是黎懿徵,他說武術界不少朋友都為元朗事件感到憤怒:「大家各自都有不同的立場,但所有人都一致認為,不可以這樣打人。」

望影響更多習武之人保護市民

在這法治社會之中,警察應是擔任打擊罪惡,保護市民的角色,但在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發生之時,警方遲遲未到場執法,不少人都不禁問:「在市民需要警察保護時,他們到哪去了?」這問題尚未得到解答時,反倒是黎懿徵這般的武者自發走出來,為市民提供保護。問他會否和香港人一樣,有着相同的疑問,他說不了解警察當天的部署,很多事情都不好說,自己只是做能做的事,希望可以身作則,影響更多習武之人一同保護市民。雖然工作關係令他不時要離開香港,前往外地,但他指仍會若社會情況仍不穩定,有關攻擊事件繼續發生,他還是會站出來,保護香港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