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集會】救援受阻 急救員嘆內鬼陰霾籠罩示威:救誰都有風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繼日前有警察被揭發假扮示威者後,昨日的機場集會再被人發現有疑似內地公安混入示威人群之中,遭示威者圍堵並被索帶綁手。當急救員和救護員護送他上救護車時,連番被阻,遭示威者力斥「放生」。在場的急救隊成員阿明(化名)表示,當日甚至被指責是「內鬼」,但他強調救援人員的天職就是救人,堅守人道中立,又嘆言不信任感在社運中愈趨劇烈,其急救工作愈趨艱難,不但救援受阻,成員亦擔憂有不明人士混入,更憂心前線急救員被警方「卧底」埋伏,加諸「莫須有」罪名。

市民自發連日於機場「警察還眼」集會,發生多場衝突。其中,在昨日(13日)傍晚時分有一名男子於一號客運大樓被人懷疑他的身份,遭大批示威者圍堵和翻查證件和手機資料,搜出內地身份證和港澳通行證。有示威者其後發現男子的姓名與一名內地公安相同,質疑其解釋來港目的。事後該男子遭示威者用索帶綁手,又被人淋水,更有人疑用鐳射光照向男子眼部。

8月13日機場集會,有內地人被懷疑身份,遭示威者用索帶綁手。(資料圖片/曾梓洋攝)

「我們是來救人的,受傷的人就要救!」

在場的急救隊成員阿明(化名)憶述,當時其實至少3名形跡可疑的男子被人包圍。在下午4時許,他與隊員離境大堂廁所時,遇上其中一名男子,當時他聲稱被撞傷頭、頭暈,手腳無法動,於是他們叫救護車,並希望護送他離開,惟遭示威者阻止,批評他們「放生壞人」,該男子事後逃去。

他續指,到晚上9點多,被示威者用索帶綁起的男子,疑不適暈倒,被多名救護員到場協助,欲用行李車送男子離開。男子雙目閉上,但示威者未有放行。事件擾動逾一小時,他與隊友亦協力護送該男子時,場面非常混亂,有示威者用手擋車,不斷指罵「那人是公安,警察濫權,為何放行?」亦有人勸喻人群退後,稱不要阻止救援人員,「過去努力不可白費!」由於場面非常混亂,他亦大叫「我們是來救人的,受傷的人就要救!我們不是納粹黨!」到晚上11時許,男子才成功登上救護車,有傳媒拍攝到他當時隨即睜開雙眼。

8月13日機場集會,有內地人被懷疑身份,遭示威者圍堵,一度被人用鐳射筆照射眼睛。(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多次被質問身份 曾被示威者跟蹤 

面對當日救援工作連番受阻,拯救對象受到質疑,阿明強調,救援人員的宗旨是「人道中立」,不因病患和傷者的身分和政治立場等,而選擇救或不救,「人的生命安全是為最高考量,任何傷者都要救」。

不但救援受阻,鑑於8月11日有警察被揭發假扮示威者作出拘捕,阿明指曾被誤認是「內鬼」。他稱,昨日(13日)派出一隊十人的救援隊,由於他們戴上口罩、對講機和耳機,多次被示威者上前質問身分,甚至派人跟蹤和驅趕,「因我們有隊員是金毛(金色頭髮),又穿橙色反光衣,與傳聞的內鬼相似」。於是,他們只好改為不戴口罩和耳機,展示急救牌,又讓部分示威者跟隨護送中暑的傷者到醫院。

8月13日機場集會,內地人被示威者懷疑身份後被圍困多個小時,暈倒被送上擔架床,但救護員無法送他離開。(香港01直播畫面)

自設表情符號作暗號 以防失聯

曾參與五年前「雨傘運動」以及每一場的反修例示威,阿明嘆言幸好有示威者認得他們,又記得他們曾用人鏈和盾牌擋住警察,護送示威者,否則真是無法工作,「經歷一場場示威,大家都愈來愈不信任大家,救誰都有風險」。他亦直言,內鬼恐慌已經蔓延。

示威浪潮停不了,面臨新一輪示威將至,阿明透露已經提升安全模式,每位成員亦需提交身分證明和急救牌證明文件,以確認身分之餘,萬一有成員出事,亦可馬上尋得法律支援。分隊間會設立獨立指揮,隊伍之間不會知道對方的位置和身分,「以防將大量資料泄露了不明來歷新成員」,另他們在隊中亦會自設表情符號作為暗號,「如萬一失聯或出事,就顯示某一個符號」。

兩邊不是人 急救工作困難重重

不過,阿明認為最防不勝防是警察的搜捕。在白色恐怖陰霾下,外間盛傳急救員是被捕目標之一,「警察認定我們是示威者一方,在過去救援中,他們經常說現場只有示威者和警察,沒有急救員,救人是由救護員去救。最近警察假扮示威者作出拘捕行動,萬一我們救走示威者,都可能被捕」。他透露,早前大埔集會示威,他們的急救車被警察以「非法改裝」為由扣起,又充公車內大量急救物資,形容被安上「莫須有」罪名。他無奈嘆道,急救工作困難重重,更心痛人心惶惶時代中,爾虞我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