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2019】連登仔連線阻建制自動當選 爭天水圍做第19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行動的浪潮延伸至11月的區議會選舉,早前已有網民揚言,要用選票從根本撼動政權;另一方面相繼有地區素人出現,積極考慮挑戰建制派,填補因沒有對手而建制議員自動當選的「白區」。

天水圍有五名20來歲的小伙子,自稱是「連登巴打」,近日組成了「天水連線」。他們來自不同背景,但透過網上平台認識,當中有人為服務地區辭去銀行工作,有人以幫街坊「痴mon貼」在區內聲名大噪。在天水圍長大的他們,本着相同理念聯合起來,除了各種由來而久的地區問題,他們更希望能用不一樣的方法能對抗蛇齋餅糭,在未來重奪區議會。

天水圍有五名20來歲的小伙子,自稱是「連登巴打」,近日組成了「天水連線」,正積極考慮在11月的區選中挑戰建制派。(呂諾君攝)

早前(9月3日)元朗區議會上,有議員動議討論元朗721的襲擊事件,當中包括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最後只有七票贊成,令有關動議被否決。「天水連線」的成員表示,建制派議員壟斷區議會,在重大議題上卻沒有傳遞民間聲音,認為他們並沒有履行「代議士」的職責。

2014年雨傘運動中,「天水連線」有部分人還是中學生,當時傘兵雖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但仍留有不少「白區」。今年六月發生反修例風波後,網絡上再有「反自動當選運動」,近日在通往天水圍西鐵站的天橋上,不時見到「天水連線」五個年輕人聯合擺街站,他們打著「與民同行」的旗號,要在區內組成連線,集結居民聲音。

+3
+2

連登仔Tg group連結  「連線」但不是政黨

今年22歲的關俊笙(Leon),是一名圍棋老師,也是網上元朗區反自動當選討論群組的管理員之一。他表示,在連登與telegram的討論區內,聚集了一班志同道合的「連登仔」,當中不少人有意考慮參選,而日常中討論到天水圍的地區問題,發現彼此的理念和目標相近,於是慢慢相約見面、了解,最後在七月開始組織行動。時間不長,但已很有默契。

「同政黨唔同,我哋集埋一齊只係想旗幟鮮明。大目標係一致,但對於小型地區問題,可以有各自立場同討論空間。」關以天水圍街市應選址何處為例,指五位成員對「南」「北」(建在天水圍南或天水圍北)均有不同看法,但強調平日會作「圓桌式討論」, 尊重不同成員的意見, 「唔只係單一光譜,希望唔同光譜嘅意見都有表達平台。」

由連登走入政治圈子,這班素人經驗不多,只是憑着一腔熱血毅然投入地區工作。(呂諾君攝)

為地區工作辭銀行工  中產亦不等於不關心

由連登討論區走入政界,這班素人經驗不多,憑着一腔熱血毅然投入地區工作。27歲的林進(Matthew),本來在銀行任職,早前辭去工作,放棄穩定收入和前景,暫時以積蓄渡日。他只表示,在社會動盪之際,「唔係得錢最重要」, 「2014年開始見到好多荒誕事,社會上有各種不公不義,咁做只係想盡自己力量,為香港帶來少少改變。」他和成員強調,永遠都會站在「雞蛋」一方,為弱勢發聲。 

同樣曾任職銀行業的,有23歲的伍健偉(阿K)。當過銀行打工仔、管理層,現時與友人合伙開店,這位「少年中產」,有車有樓也有舖頭,但伍健偉認為,並非所有的中產都「離地」,「我識嘅一啲中產人士,可能因為負擔較大,冇辦法企得好前,但唔代表佢哋唔識同唔關心。」二十出頭的他指,本來想好好裝備自己、再過數年才會參政,但覺現時香港形勢危急,已沒有時間,而現時有些建制議員「口講一套、做就另一套」,平日誤導公眾,但在重大議案上棄權甚至與民為敵,是更加可惡。

天水圍MON貼人  用最有成本效益的方法打大佬?

成員之中,28歲的梁榮生原來曾於上屆選舉「打大佬」,並以百多票之差敗給在天水圍紮根20多年、現任立法會議員梁志祥。有「天水圍mon貼人」之稱的他,過去常在西鐵站一帶替街坊免費更換手機貼,獲得不少支持。梁表示,自己是以「最有成本效益的方法」進行地區工作,「上屆我嘅助選團只得四個人,係我爸爸加三個街坊;我嘅對手,有成百人幫佢。但係到最後,我哋都可以逼到佢哋團員四圍用大聲公叫『告急』。」梁指,由於資源較少,用不傳統的「玩法」,相比蛇齋餅粽或會收到更好效果。因此五位成員未來亦不會用傳統策略。現時他們會不定時擺設街站,亦舉行了環天水圍的跑步會,透露未來將有漂書行動。

希望天水圍能成為區議會第19區

作為素人,他們坦言,對選舉工程仍是一知半解,亦因為在月前才決定經營地區工作,現時惟有用體力補回失去了的時間,而「反自動當選」之中,部分區域或有出現多於一位素人,「天水連線」指會盡量與對方多加協調。他們又指,長遠而言希望天水圍能脫離元朗區議會轄下,獨立成為區議會第19區,「單係天水圍,人口已有30幾萬。以元朗17億天橋為例,即使起咗,天水圍嘅人都好少用到,如果呢個錢放喺天水圍區,其實可以有好大作為。」梁榮生說。

見證輕鐵由南到北  天水圍地區問題非一日之寒

居民長年「捱貴餸」、公營街市討論十年未有定案;耗資1700萬元興建卻形同荒廢的單車匯合中心;將撥款逾13億元的「第三個游泳池」;沒有直接往返屯門的巴士路線......早年被坊間渲染成「悲情城市」,天水圍的地區問題,已非一日之寒。今年27歲的侯文健(Frasier),出生以來都在天水圍居住,見證輕鐵在區內由南到北發展,以及其後西鐵站建成,他認為,種種的問題是由政府的規劃混亂而致。

「好多新市鎮嘅規劃都類似,社區服務不足,街市、商場、停車場都放手畀晒財團搞,令物價好貴。」民生問題,源頭都是政治,接二連三通過「小白象」工程,是在區議會,「元朗區有太多鄉事、建制議員,關係好唔對等,幾十萬人口嘅聲音,唔係只得一邊。」曾任職建造業、銷售業及文員,侯文健在上月辭去了物業管理的工作,對於土生土長的他來說,天水圍是個世外桃源,「有濕地公園,又有好多草木,我哋好鍾意呢度。所以爭取發聲權改善社區,係我哋服務嘅目標之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