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dan Brand大專賽】憑一種態度 劉康文的大專生存之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放棄只要一瞬間,堅持卻很長很長,特別是你知道堅持沒有必然的成果,還忍受着世界都叫你放棄。

「幾時放棄籃球?籃球已經放棄你了。」在教大男籃的群組中,只要搜尋關鍵字「放棄」二字,就會出現這麼殘酷的一句。被師兄們調侃的劉康文(Patrick)只是一句帶過:「打到甲二我就滿足。」然後扯開話題。這樣的話,可能只有教大師兄弟說的,他才會不放心上。

「不如你唔好打球啦。」Patrick說其實這句話比髒話更難聽,因為夢想和努力被抹煞比被笑「廢」更嚴重。

畢業第二年的劉康文,他說自己除了工作就是教球,更多的是在烈日下加操。(梁鵬威攝)

老實說,Patrick就是和隊友有一定的距離。不論身高、速度、視野、經驗甚至是技術,教練知道,大家都看到,而他自己更清楚。就是這樣走過兩年的教大日子,畢業後繼續籃球人生,現為教育大學男子籃球隊助教的他,效力乙組靈峰,兼職咖啡師和中學籃球教練,最近還在Jordan Brand Invitational大專賽中協助教大全勝殺入決賽。可能有人會說,半隊都是甲組球員,他憑甚麼?「教着一班比自己能力高的人,我未夠班,但教練(宗銘達)告訴我:『不一定好波才是好教練』。」他堅信。

一套大專球衣,一次以教大之名的機會,對劉康文來說得來實在不易。(梁鵬威攝)

「我很清楚,自己沒有可能達到大專的水平,一入來就沒有想過有得打。」Patrick坦言。大專生涯最深刻的就是一套球衣、去屆JBI決賽的最後五分鐘還有一句句的不認同;教大打快、悍、準,Patrick並沒有符合任何一項,就像教練宗銘達對住選拔新生說:「不管你是誰,認識甚麼人,我看的只有場上的表現,沒有靠關係的空間。」他唯一像樣的只有勤力,配合教大的「爛命」,「他們說選我只是因為我夠努力,當然也有師兄很不滿意『為甚麼一個又矮又差又慢的球員,可以在教大隊中生存?』,但我想別人批評我,一定都有原因。」

為甚麼一個又矮又差又慢的球員,可以在教大隊中生存,現在更是球隊助教?因為劉康文窮得只剩勤力,搏盡真的是基本。(梁鵬威攝)

很清楚汰弱留強的定律,因為了解,Patrick比別人都更用力留下,那怕只能是板櫈上。不夠快就多跑、身體質素不夠強就多健身、不夠準就不斷抽時間射波,「就像是吃藥一樣,不做就會病,用勤力去補足,畢竟很多事都不能靠天份。」

曾經以為自己已經很勤力,但劉康文笑說,看過蘇志樂才發現自己這麼「廢」不是沒有原因。(梁鵬威攝)

兩年不長也不短,但出場時間卻是少得可憐,大叫「EdU!Ush!」和「Defence!」帶起士氣就是比賽間他最常做的事。「出很少,就算是上屆JBI都是最後5分鐘,輸到垃圾時間才有機會出場;當時就想『難得可以在修頓打球,自己又未試過,當然是博盡全力去打』,老實說大專生涯我無憾。」他笑說,人生從沒有當過主力和正選,但他相信做大後備也有使命,「出到來讓主力可以休息,不會『倒水』,不會失分,隊友才有心情去休息。」和隊友比,自己甚麼都不夠,只有態度和勤力「搭夠」:「有得出又好,無得出又好,至少我還在球場上。」從來都不被認同,一次一次被看不起,告訴自己不甘心就再勤力一點。

趁年輕想要追一個不可能的夢,可能你會說只不過是打上甲二,但劉康文一直朝這目標前進。(梁鵬威攝)

我沒有問他:你有多努力?這問題太難回答。

他努力過的,隊長馮嘉豪說起來,更具說服力:「他有專訪?你知道嗎我很開心;我很喜歡他的態度,希望他可以做到。」勤力,大概不能形容,但卻是別人可以看見的,就像Patrick所感受的一樣。「看到阿樂才會發現,原來自己這麼差不是沒有原因的。」前教大助教蘇志樂,也許是Patrick回教大當助教的最大原因,「態度,他影響我最大的是態度。」堅持早起晨操,成為每天第一批使用體育館的人,自問算是努力的Patrick都比不上蘇志樂:「早起就是最難的事, 但他可以很堅持,是他讓我覺得我也應該要回來,我覺得我也可以更努力然後傳承這種態度。」球技、經驗等各方面都有比他好的人選,他憑甚麼?

做教練,同時間也在學習;劉康文笑說自己很自私,因為帶給球員一些東西,自己卻帶走更多得着。(梁鵬威攝)

「甲組球員都是人,甲組有時候在場上也會亂,助教就是一個旁觀者,第三者角度去統一大家的想法。」清楚自己場邊的定位,就像球員時代一樣,「用一個遠觀的角色去看球隊發生的事,留意主教忽略的事:可能是時間、隊犯和暫停的次數。」球場上做好自己的本份,也許他帶給教大的從來都不是外人看到的貢獻,反而是一種身教。「大專這裡,很容易淘汰人,很多人有潛力卻因為沒有出場機會就放棄,我卻不想放棄他們。」他笑說:「就當分享一下自己的經驗。」手中拿着準備再換的球衣,拇指不自覺地抹代表教大的五葉印花,「廢唔緊要,最重要是知道自己廢在哪裡。」他自嘲道。

一班甲組球員,聽着劉康文的調配,做着他叮囑的戰術,他說是對師兄的尊重和信任。(鄭子峰攝)

面對別人的眼光,所有的批評和質疑,劉康文想用行動一一為自己平反。(鄭子峰攝)

認命,然後繼續相信,就憑他認為可以用態度去主宰球賽;留下就是給師弟們一個活生生的證明,只要願捱是可以有自己一片天。

板櫈球員可以做的就能叫多大聲就多大聲,用自己僅有的方法協助球隊。(香港教育大學男子籃球隊Facebook專頁)

去屆JBI,劉康文說自己只是一個垃圾時間才能出場的大後備,換個身分只想出更多力幫助母校和師弟們。(香港教育大學男子籃球隊Facebook專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