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Hedi Slimane平反:為何當年要轉YSL logo?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Hedi Slimane入主Céline激起極大回響,不僅因為他為品牌初創男裝系列,更因為他任職Saint Laurent創作總監期間進行的大革新依然記憶猶新——其中反彈極大的自然是他改掉品牌商標和名字一事。

誠如專欄作家梁懿所言,商標是品牌建立身份、消費者用於識別的第一印象;轉logo,改動的不僅僅是商標,更事關到設計方向、風格、形象、受眾等多個範疇,正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當年Hedi Slimane入主Yves Saint Laurent,又轉商標又改名,可謂兵行險着。但此時回想,或者Hedi的確是眾多聖羅蘭後繼者中,最了解他、最了解這品牌的一人。

這要從YSL商標的前世今生講起。

經典Yves Saint Laurent商標,(左)一個將品牌全名打橫排列,(右)一個將品牌縮寫打直連起,各有韻味。(網上圖片)

2017年春夏系列的YSL高跟鞋。(Vogue Runway)

訂製商標字體與高級訂製服

最為世人熟悉的聖羅蘭商標,當然是品牌名字的縮寫。這三個打直連在一起的YSL斜體字母,不僅象徵近代時裝的優雅傳奇,原來面世之時亦轟動了當年的平面設計界。為聖羅蘭設計商標的是Adolphe Mouron Cassandre,多為廣告公司設計海報、設計字體,也曾為當年的《Harper’s Bazaar》繪畫封面。他將意大利斜體字形(Italic)與15世紀面世的羅馬字體(Roman)結合,同時取有襯線字體(Serif,俗稱「有腳字」)與無襯線字體(Sans,俗稱「無腳字」)的長處,塑造出一種簡約優雅的獨特味道。難怪著名設計人、品牌顧問公司Vasava創辦人Bruno Sellés指,「這標誌將看似不可能的組合化作異常和諧的狀態,其他濫調的時尚字體根本不能與之媲美。」

品牌的訂製字體商標與聖羅蘭的高級訂製服一樣,半世紀前出世已注定晉入經典,同時成為後來者的靈感繆思。諸位YSL創作總監中,猶以Stefano Pilati對這經典標誌最是鍾情,將其散落於不同的系列之中。如此設計保守有餘創意不足,不過不失不醜樣不精彩,難怪品牌創辦人之一、聖羅蘭戀人兼摯友Pierre Bergé在訪問時明確批評:「Stefano Pilati實在不足道哉。」相比現任創作總監Anthony Vaccarello的首個系列(2017年春夏系列)中那雙精緻之餘極具玩味的logo高跟鞋,Stefano的設計的確比下去了。

這標誌將看似不可能的組合化作異常和諧的狀態,其他濫調的時尚字體根本不能與之媲美。
著名設計人、品牌顧問公司Vasava創辦人Bruno Sellés

由Stefano Pilati設計的2008年春夏系列:

當年Yves在巴黎左岸開的第一間成衣系列店舖。(網上圖片)

因不滿Hedi刪改品牌名字和商標而設計的「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惡搞T恤。(網上圖片)

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

正因為這YSL商標太過深入民心,以至後來Hedi Slimane改商標和換名字的舉動引來軒然大波。其時2012年,新官上任的他宣佈以無襯線全大寫的Helvetica字體代表品牌成衣系列,並將Yves Saint Laurent易名為Saint Laurent Paris;而保留多年的羅馬斜題商標則用於高級訂製系列及彩妝產品上。不少行內赫赫有名的編輯、評論家等紛紛向Hedi予以警告和批評,指他過分創新而不尊重聖羅蘭的遺澤。坊間甚至出現「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的惡搞T恤出現(當年更被Colette購入店中,導致Kering集團和Saint Laurent大發雷霆,終止與此著名select shop的合作計劃),引起品牌與該T恤創作人的官司訴訟。而向來低調的Hedi,隱忍幾年終於在2015年的《Y! Style》訪問中堅持改名的重要性,並重申:「我相信重用『Saint Laurent』的名稱是唯一正確的事情。」

新官上任的他宣佈以無襯線全大寫的Helvetica字體代表品牌成衣系列,並將Yves Saint Laurent易名為Saint Laurent Paris,用於所有包裝之上。(Saint Laurent)

60年代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的時裝廣告。(網上圖片)

我相信重用『Saint Laurent』的名稱是唯一正確的事情。
時任Saint Laurent創作總監Hedi Slimane

上為1966年聖羅蘭與著名香水瓶設計師Pierre Dinand共同設計的成衣系列商標;下為Hedi Slimane接手Saint Laurent創作總監職位時設計的品牌商標。(網上圖片、Saint Laurent)

向被遺忘的歷史致敬

的確是重用,甚至連Helvetica字體的簡約商標也是重用,全因這是聖羅蘭本人的親自選擇。1966年,他與Pierre Bergé於巴黎左岸開設品牌首間成衣(prêt-à-porter/ready-to-wear)專門店,並將其命名為「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店上招牌由Yves與著名香水瓶設計師Pierre Dinand共同設計,在Saint Laurent字上加了一紅一橘的色塊,讓人聯想到他1965年設計的Mondrian系列,前瞻而充滿當代藝術的氣息。

1960年代的聖羅蘭利用這種極簡主義的商標設計展現其下成衣系列的年輕、實用和創新,直至2012年師承其才的Hedi Slimane上任,才再度將那段被遺忘的歷史重新擺上台面。而Hedi亦在訪問中補充:「復用成衣系列的標誌和名稱,正是為了高級訂製保存『Yves Saint Laurent』的底蘊。」曾經擔任Saint Laurent男裝設計總監、師承聖羅蘭本人的他,或許確實是最了解那位已故大師的繼承人。

Yves Saint Laurent 1965年訂製服系列(人稱Mondrian Collection):

(左至右)Yves Saint Laurent、Hedi Slimane、Pierre Bergé。(網上圖片)

Hedi Slimane在2016年離開Saint Laurent,由Anthony Vaccarello繼任創作總監一職,當大家都開始習慣稱呼YSL為Saint Laurent之時,品牌中的「Yves」再度回歸;是次Hedi加入Céline後會否為品牌改名換姓轉商標?確實讓人引頸以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