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Balenciaga帽子戲法 設計師將假鞋之都莆田市翻版鞋大變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帽子設計師張婷婷在「假鞋之都」做原創,發現假鞋的質量比真鞋還要好!

她把Balenciaga假鞋拆開做成帽子,印上「莆田製造」一搶而空。(外灘提供)

中國福建莆田有兩個較為出名的標籤——假醫院和假鞋。

比起近年被頻頻打假的醫院,莆田的假鞋早在2007年就登上《紐約時報》。當時,紐約警方從兩處倉庫查獲30萬雙假Nike,層層追踪下發現竟然來自遙遠的東方莆田。這個讓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的 「假鞋之都」,其實還有着Nike、adidas的真工廠。

英國90後海旋回歸、帽子設計師張婷婷無意中找到了物美價廉代的莆田代工廠,做出了真正的 「莆田製造」。她的親身經歷,也給我們揭開了真實的莆田。

魔幻莆田:白天是空城,晚上10點成了不夜城

莆田有「FAKE之城」之稱,據說全球三雙Nike鞋中有一雙仿鞋來自這裏。去莆田之前,張婷婷的印象跟大家差不多,畢竟這座城市早就被網友們貼上各種標籤。熟悉後,她覺得莆田人很質樸,傳統文化也保存得很好,還看到有唱莆仙戲的演員在門口晾假鬍鬚。與之相對的是,這個城市又很有工業感。

白天,最熱鬧的地方是安福電商城。在不同的攤位前,擺放着很多流行款式,鞋的背部像開手術一樣被層層剖開,方便客人挑選面料。因為要復刻一雙鞋子,往往要先裁開正品,進行完全解構。除此,莆田就像一座空城。但到了晚上10點,很多做仿鞋生意的人就會活躍地騎着電瓶車,將無數的假鞋發往世界各地。

就連街邊的燈牌,白天跟黑夜都是兩種狀態。「比如 VANSOSO,到了晚上,只有VANS是亮着的。再比如MONIKE,MO就是很懂事地滅掉了,只有NIKE亮着。」張婷婷表示。

作為國際的「假鞋樞紐」,莆田白天黑夜完全是兩種狀態!按圖看看有甚麼分別▼

莆田還有滿大街「似是而非」的招牌:椰子三葉草(adidas?)、中國新百倫(New Balance?)、椰子爆米花(Yeezy Boost?)、智慧大嘴猴(Paul Frank?)......莆田人把許多智慧都用在混搭「新品牌」上,這樣既能通過審批,又順便蹭了熱度。張婷婷還揭露了一個疑似段子的真相:假鞋的質量甚至比真鞋好。

20世紀80年代起,Nike和adidas便在莆田建立了正規工廠,這就使得一樣的材料和技術都不難找。有時候莆田人沒法完全摸清真鞋的結構,但為了讓市場滿意,只能把質量做好。

「有一款Converse鞋,真鞋穿久了會開膠,莆田仿鞋就不會。還有一款Nike鞋,真鞋是沒有氣墊的,但因為有人跟他們說有,所以仿鞋還額外加了。 」張婷婷說完也笑了。

莆田的製鞋工廠(外灘提供)

Balenciaga老爹鞋和莆田椰子爆米花本質上有區別嗎?

「莆田人是離消費者最遠的那群人。他們不懂為什麼這個地球上有人要花幾千塊,去買一個他們生產下來可能才一百塊的鞋子,這就是他們真實的現狀。」張婷婷決定從一個外來人角度,把看到的「莆田製造」告訴大家。為此,她設計了一款帽子,只有100頂,不為賣錢,只為了做社會實驗。

張婷婷找來山寨的Balenciaga老爹鞋,讓製帽師傅把它們拆成一片一片:橡膠鞋底、網眼鞋幫、紅藍或黃綠配色的面料……然後再拼成帽子的形狀。仿鞋的顏色和質感跟真的幾乎沒有區別,「它們被做成真鞋的時候就是真的,做成假鞋的時候就是假的。」她在帽子上印上了「莆田製造」,還印上了來自莆田的製造商「師傅:老楊」。

出乎意料的是,這100頂帽子很快就賣空了,有來自故宮博物院的訂單,有來自電競大廈的訂單。有一位顧客是喜歡玩滑板的男生。他收入不高,296塊錢的帽子對他來說並不便宜,但還是堅持買。因為他對莆田很有感情,假鞋一直支持着他的愛好。設計這款帽子時,張婷婷發現排隊買Balenciaga鞋子的人很多。

Balenciaga老爹鞋和莆田椰子爆米花本質上有區別嗎?(外灘提供)

「都在說莆田造假,其實相對應的是大眾對品牌的瘋狂消費慾望。以前好的品牌慢慢才會被傳播,跟消費者的關係也比較健康。但現在,一個款式被網紅一發,暢銷速度前所未有的快,這使得很多品牌只想賺快錢。」

張婷婷並不在意賣貨,只是想把思考帶給消費者。「巴黎世家做老爹鞋,和莆田做椰子爆米花的人本質上沒什麼區別,都是拼湊和復制碎片信息。Triple S只不過是因為積累了品牌歷史,復刻爸爸們穿的鞋去重新製造話題,而莆田卻被嘲笑。在背後,消費者需要思考自己花錢到底在買什麼。」

MADE IN PUTIAN(外灘提供)

她用「聲音」設計的帽子贏得adidas的青睞

張婷婷的導師曾經問她,「既然莆田的仿品質量比正品好,為什麼他們還要做假貨呢?」她回答稱,「這是最快的經濟收益。一雙鞋只是技術上達標可能只賣100塊,而貼上品牌標籤後能多賣600塊。但莆田人不懂得怎麼操作,所以造假成了最快賺中間差價的方式。」

張婷婷認為,莆田這麼好的的生產能力,應該拿去做原創。「國內很多人不知道藝術設計和創造力帶來的價值,都認為學理科才對社會更有意義。」

1991年出生的張婷婷,在倫敦讀的正是大家認為「沒用」的帽子專業。戴帽子是英國的傳統,所以皇家藝術學院專門設置了帽子的碩士課程。這門課招生較少,以前每屆就只有一個,而這一屆包括張婷婷有3個人。除了用文化和藝術去設計帽子,數學不好的張婷婷還運用了數學模型。比如說某些函數模型,能讓數字在組成高低起伏的表面。而勾股數,能讓簡單的幾何排布形成漂亮的形狀。

張婷婷的碩士畢業作品收集了3D打印機聲音、金錢碰撞的聲音、車水馬龍聲等,將它們製作成音頻數據,轉化成圖案,接着使用電腦編程去編織面料。

該作品為張婷婷贏得了adidas的青睞,她被邀請去為它們研發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韓國隊、德國隊出場使用的手套。2017年碩士畢業後,張婷婷在倫敦成立帽子品牌Cloud Hat System(CHS)。CHS的設計寓意着帽子不僅是配飾,還能承載感情、思考、行為等。張婷婷目前在網上出售的系列產品不多。正常的棒球帽出汗時容易流到眼睛,而這款設計沒有做傳統的六片型,而是把上面的圓重新做了組合,前面還加了一個防UV的帽簷。

按圖看看張婷婷在倫敦成立的帽子品牌「Cloud Hat System」設計▼

在今天的這樣一個時代,每個人的身份不再像過去。漁夫就一輩子是漁夫,廚師就一輩子是廚師,我們很多人都是斜桿青年了不是嗎?帽子承載的信息,也許也會發生改變。
張婷婷在一席的演講上表達了自己的設計理念。

【本文獲「外灘TheBund」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the-Bund】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