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傳統金繼概念「轉移」 巴西藝術家復修破舊椅子呈現缺憾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有種工藝名為金繼(金継ぎ),能夠將支離破碎的物品接合,重新賦予生命。見過一些日本陶藝品,在其主體上留下一道金色的線條,那個刻意被放大的修補痕跡,將兩組分裂的部分合二為一,發揮出缺憾美。

巴西藝術家Tatiane Freitas的《My New Old Chair》系列,正是借金繼概念再發揮。

《New Old Chair》(mymodernmet)

《New Old CHair》椅子系列早於兩年多前面世,但作品的魅力就如同Tatiane所說的一樣:「想創造一些能夠與時間對抗的作品。」這個說法剛好體現於這系列由半透明丙烯酸與木材合併而成的椅子上,成功將復古與現代美學融合,視覺上亦不帶分毫違和感,至今重看依舊令人回味。

除了椅,還有以床作媒介的《Dear Bed》系列。(tatianefreitas)

創作起初,Tatiane經常反思自我,為何所有物品用到滿是瑕疵時,我們都要狠狠地將它「置于死地」?她沒有親身經歷過金繼修復的力量,卻與其背後所承載的理念不謀而合,金繼使用的修復材料,有金、銀、鉑等,Tatiane則使用自己最為之鍾情的物料Acrylic作為創作單位,將四肢不健全的破舊椅子,用上透明材質填滿缺陷,最初她還以為兩者材質之間,不多不少也難免會有互相排斥的情況,反倒用透視留白的方式呈現,作品除了能有效展現材料之間的對立美學,還更能令觀眾反思有關「破碎」、「生命」等字詞背後之真義。

金繼陶藝展現缺憾美(網上圖片)

如要細說歷史悠久的金繼藝術,我們必先要追溯至十五世紀,當中經過不斷進化及演變,而此工藝所提倡的信念,正正是由日本的侘寂美學(Wabi-sabi)衍生而成。侘寂其中一個核心價值:「不完整的形式與擁有缺陷的事物更能表達內在精神。」因過於完美的形式會容易使人將注意力投放於形式本身,卻忽視了內部的真實。殘缺與不完美,是金繼,又是侘寂。

 

至於Tatiane除了椅子和床系列之外,還開發了不少產品項目,像一系列以純天然晶體所製成的性玩具,雖然好像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她希望透過大自然的力量,讓產品釋放出治癒心靈、身體以及精神等功效,並提倡以最貼近自然的方式來鼓勵親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