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Louis Vuitton SS19 五樣被人遺忘的隱藏歷史與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或許時至今日,提起Virgil Abloh的Louis Vuitton,很多人所關注的,或許持續是一系列結合了樹脂鏈條Monogram手袋,以及那條長長的包袋Waiting List,但其實這位OFF WHITE設計師,能夠取代Kim Jones成為Louis Vuitton男裝部創意總監,並在短短一年之內大鳴大放,背後所依靠的,除了視覺上注目度極高的話題單品外,隱藏在每件產品背後的歷史故事同樣值得深究。

就例如,目前熱賣中的SS19系列,原來箇中好些設計,都是與美國著名童話《綠野仙蹤》或昔日芝加哥幫會龍頭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作為資深時裝文化愛好者,唯有認真解讀這些「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才算真正了解Virgil Abloh,當真認識今時今日的Louis Vuitton。

Louis Vuitton SS19上年於巴黎Palais-Royal Garden舉行,舉世觸目,而當季的產品近日亦正式開售。(youtube)

了解Louis Vuitton SS19的核心價值之前,大家要了解一個事實,就是作為當前街頭時裝表表者的Virgil Abloh,其祖國美國的歷史文化以及對家國的情意結,都是構成他製作每款作品的核心元素,無論是對應在OFF WHITE、還是Louis Vuitton之上,道理亦然。

----------

1:著名童話《綠野仙蹤》的美國夢正是Louis Vuitton SS19的主調

時下街頭時裝當道,品牌與設計師要向美國文化致敬如湯沃雪,只要打正旗號以球鞋、Skateboard或Hip hop文化致敬就是了,然而VirgilAbloh沒有走上這條千篇一律的道路,反而從童話《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的故事主發,以截然不同方式詮釋美國文化。

Virgil Abloh細心為模特兒的衣服進行微調。(Vanity Fair)

《綠野仙蹤》是美國家傳戶曉的故事。

故事4位主要角色,稻草人、機器人、Dorothy及初時很膽小的獅子。(網上圖片)

《綠野仙蹤》是美國人Lyman Frank Baum首部小說作品,成書於1900年,故事講述堪薩斯少女Dorothy因龍捲風意外,被吹到奧玆國,期間遇到了獅子、機器人以至稻草人,四人結伴同行,為Dorothy尋找歸家之路外,期間也經歷了一連串驚人怪異的事蹟。故事的偉大之處不但止內容精彩緊湊,內裡更大大提倡了冒險精神和團隊意識,這種勇於冒險,並邁向成功的理念,向來是「美國夢」的文化核心,在1900年代更是如此,皆因當時美國國力正高速上升,漸漸取代了歐洲成為世界上的霸主,而那個年代亦有大量歐洲移民流入美國,為的就是追尋一個美國夢。(何況Virgil Abloh能夠以黑人設計師身份,打破膚色界限,成為頂尖歐洲品牌的創作總監,本身就是關於一個美國人夢想成真的勵志故事。)

以《綠野仙蹤》主角四人組形象構成的毛衣。(vogue)

(dazed)

留意毛衣圖案上的鮮花部份,乃是以立體方式針織而成,別具細膩度。(攝影:黃寶瑩))

所以無論是《綠野仙蹤》還是新世代的Louis Vuitton,都或多或少地有住美國與歐洲大陸之間的連繫,如是者將它們合二為一,甚為切合。所以在SS19的發佈會,設計師就將走秀場地的地面,打造成七彩漸變的彩虹色,一來彩虹本身是《綠野仙蹤》的重點,二來《Over the Rainbow》這一曲目,亦是1939年《綠野仙蹤》同名改篇電影的主題曲。至於服飾方面,故事主人翁Dorothy、獅子、機器人及稻草人4人組的人像,就被貫注在各式各樣的毛衣、衞衣及西褲之上;小說內那些百花爭豔的怪誕異象,則以Full Print形式鋪滿整件夾克之中,叫人一見難忘。

留意模特兒行走的通道乃是以彩虹色構成的。(網上圖片)

Utility Harness是今季Louis Vuitton 男裝萬眾矚目的單品。(vogue)

Utility Harness的款式多樣。

電影《Die Hard》內,Bruce Willis就經常配備這類Utility Harness。

2:反思美國槍械文化

美國槍械管制議題近年成為社會焦點,無論大家對合法持槍的立場如何,自1789年通過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即著名的「權利法案」)開始起,槍支文化二個多世紀以來,就成為了美國人生活的一部份*,而用來固定手槍的槍袋或相關服飾配件,也被廣泛地應用在人民的日常服飾之中。SS19系列中,Virgil Abloh就匠心獨運地將典型的配戴手槍的Utility Harness時尚化,把槍套位置改裝成以Taurillon Monogram牛皮或Monogram Solar Ray塗層帆布製成的收納袋,再配備可調整長度的吊帶,用以迎合時下Utility Vest講求的機能風潮流外,想來也包含了設計師對槍械管制問題的政治訴求,與其透過Utility Harness來承載血淋淋的武器,倒不如將它打造成純粹的潮流單品,以時裝去消除戾氣。

*美國權利法案共有10條修正案(Second Amendm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第二條(Amendment II)列明人民擁有持有與佩戴武器的權利。

+2

Al Capone的「黑超」造型十分經典。(網上圖片)

全新Millionaire太鏡眼鏡。(攝影:黃寶瑩))

3:來自芝加哥幫會龍頭Al Capone的太陽眼鏡

Virgil Abloh成長在伊利諾州,而伊利諾州最大的城市正是大名鼎鼎的芝加哥,不過這個美國第三大都會區過去可是惡名彰影的罪惡溫床,幫派問題持續,當中尤以Al Capone(1899-1947)最為有名,事關這些義大利那不勒斯的美國移民,不但是芝加哥犯罪集團的首腦和創始人,也是美國社會上一個人所皆知的名字,經營非法私酒生意不在講,更在1929年2月14日發動情人節大屠殺,於光天化日之下殺死7名男子,可謂無惡不作。然而,有趣的是在窮凶極惡之背後,Al Capone卻又熱心於公益,經常捐款大量金錢物資到慈善機構中去,在當時有「現代羅賓漢」的稱號。

Al Capone的故事在美國深入民心,後世不時以他作為電影故事藍本,電影《The Untouchables》裏,影帝Robert De Niro就曾飾演這位風雲人物了。

鏡框沿邊則綴滿了細緻的金色Monogram圖案,尊貴十足。(攝影:黃寶瑩)

Millionaire太鏡眼鏡。

正如上文所言,20世代初大量歐洲移民湧入美國,Al Capone的父母正正是隨著西西里和南義大利的移民潮來到美國的貧苦大眾,由於生活不計,不少意裔移民都會挺而走險,成為幫會成員,美國黑手黨正正是於這個時代洪流中應運而生。(The Godfather)

而雖然Virgil Abloh成長的時段經已和Al Capone雄霸芝加哥的年代相去甚遠,但這位風雲人物的形象卻一直對設計師影響甚深,因此在創作首個Louis Vuitton男裝系列之時,Virgil就刻意從Al Capone生前熱愛戴墨鏡的形象中,涉取靈感,再參考Louis Vuitton與Pharrell Williams及Nigo合作的Millionaire太鏡眼鏡,最終打造成全新的Millionaires眼鏡系列,眼鏡正面採用深斜邊設計,鏡框沿邊則綴滿了細緻的金色Monogram圖案,成功將美國黑手黨和Hip hop文化連為一體,十分少見。

由Pharrell Williams及Nigo設計的舊版Millionaire太鏡眼鏡。

紮染是Louis Vuitton SS19一大重點工藝技術。(vogu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4/Tie-dye

在創作SS19 Louis Vuitton系列之時,Virgil Abloh取材的背景十分多元化,多角度將美國文化以立體方式展示出來,所以在童話故事、Hip hop和幫會文化之餘,1960-70年代的嬉皮士運動同樣不可或缺,關於這項文化其廣為人知的標記,除了是Love and peace symbol、蓬鬆長髮、波希米亞風和LSD外,在視覺上具有迷幻作用的Tie-dye紥染工藝同樣極具代表性。較之一般的美國人,Virgil對Hippie文化也別有一番體會,並非他曾經是嬉皮士,而是因為他成長之地伊利諾州附近的威斯康辛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過去正正是當年嬉皮士運動中最具代表性的學院。

Thames London品牌主理人Blondey McCoy親自演譯染色皮短褲。(vogue)

所以Virgil Abloh會將Tie-dye注入到Louis Vuitton之中,並不令人驚訝,但叫人拍案叫絕的,則是造工上的妙到毫巅。就以焦點的紮染運動短褲為例,同樣以彩虹作主題,以人手紮染方式,將染料貫注到優質小羊皮製作的短褲中去,圖案幻美之餘,側面開衩設計的設計也為運動褲增添了非凡彈性,令皮褲的舒適度不下於坊間的尼龍物料版本,卻又精緻許多,如斯以尖端工藝製作運動時裝,正是近代Louis Vuitton的真實寫照。

Virgil Abloh的設計格言,留意第3點。

PVC版本的Keepall Bandouliere 50。(攝影:黃寶瑩)

Virgil Abloh有一著名的設計理念,就是「將平凡事物變得特別的精準變化比率為3%」,意思是要製作出一件優質的產品,有時並不需要天翻地覆地大改造,只要懂得畫龍點睛,找到一個物品那3%最精要的部份,再作別具心思的改動,其表現出來的張力已足夠地驚人。雖然LouisVuitton的所有作品從來都絕非「平凡事物」,但將這個3%意念應用在其中,就仍然叫人大開眼界。

包袋方面,最突出的改造首推Keepall Bandouliere 50及Trunk Monogram,前者將經典的Monogram Solar Ray帆布改動成Monogram壓花PVC製作,如斯大膽虹光色的男裝袋在品牌的歷史上並不多見;至於Trunk系列則有着不凡的歷史,要知道Louis Vuitton乃是造大型行李箱起家,精緻Monogram帆布配以皮革包邊,歷來都是貴族士紳們出外遠遊的必備之物,Virgil Abloh今次就將它刻意縮小成手袋Size,再加上搶眼橙色樹脂鏈條配搭之,如斯3%小小改造,已成功顛覆世人對這枚經典作品的形象。

以特別物料打造的不起摺西裝。

白色襯衣領子由傳統的尖角剪裁成平角設計。(攝影:黃寶瑩)

而服裝方面也迎來3%的畫龍點睛式改造,白色西裝襯衣或外套的領子,都由傳統的尖角剪裁成平角的設計,展成別樹一格的反叛意味。此外,實用性也是設計師十分重視的一環,有見紳士們出外工幹時,總會帶備西裝傍身,設計團隊就開發出一種就算如何摺疊也不會起摺痕的西裝外套,方便用家隨意摺疊外套到空間有限的行李喼內,更無須使用燙斗將它撫平,這種體貼入微的細節度,正是一個頂級品牌的核心價值。

Louis Vuitton
中環置地廣場地下7-17號店鋪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