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Saint Martins畢業展 3大新晉時裝設計師務必關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倫敦時裝周向來都是發掘新晉設計師的造星搖籃,單是Lulu Kennedy親自挑選參展名單的Fashion East發佈會,經已是時裝編輯、買手們每季務必關注的時裝秀。至於Central Saint Martins(CSM)碩士生的畢業作品展同樣矚目,而且話題性更高,一來它一年就只有一次(通常會安排在FW秋冬季度之中),而且每次參展比賽的名單眾多,展出服飾就超過200套,加上CSM向來名氣大又以創意行先,學生雖然年紀輕輕,但設計的服飾已極盡前瞻性和原創性,絕非如坊間好些商業掛帥的品牌般,為求取悅消費者 ,為潮流而去潮流!

而一眾畢業生之中,又以哪幾位最值得注目呢?據坊間的議論,一共有3位,分別是獲得L'Oréal Professionnel Creative Award的Sheryn Akiki和Goom Heo,此外將復古時裝新潮化的Kitty Garratt,同樣是不可多得的人材,先知先覺的時裝人著實有及早認識的必要。

Sheryn Akiki(左)與Goom Heo分別奪得L'Oréal Professionnel Creative Award。(i-D)

Sheryn Akik的畢業作品。(vogue)

Sheryn Akiki來自黎巴嫩的戰地鐘聲

自少成長在戰火連天的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六年前才從當地搬到倫敦展開新生活,Sheryn Akiki的同年回憶,就是每天晨早出門之時候,也不清楚自己晚上還有沒有命再次見到家人。然而政局動蕩,以至恐怖襲擊的陰霾,仍無阻這位少女追求時裝設計的夢想和決心,「縱然每日活在動蕩時局中,但當地女性仍然希望透過時裝,令自己變得富有魅力」。

Sheryn Akiki設計的服飾七零八落之背後,其實富有深意。(vogue)

所以時裝對於Sheryn Akiki而言,並非純粹的藝術創作或潮流玩意,而是一種重建女性自信,解放她們心靈的手段,這種理念由經歷過風霜的Akik表現出來,自然更具說服力。因此在她的創作路途上,中東戰亂的回憶就成為了她設計靈感的一部份,從前就曾在維持治安的軍人部隊之上涉取靈感,將衣服加入槍袋等機能裝置。而去到FW19這個畢業作品展,就以“women on the run”為主題,利用七零八落、衣衫不整又剪裁破碎的晚禮服,和皺摺變形的手提包,將中東女性縱然每日活在誠惶誠恐之中,仍然踴於追求打扮愛美的堅毅一面刻劃出來,用意是鼓勵當地的女性自強起來,「利用時裝去為世界爭取和平」,站在道德意義之角度的確令人感動。

Goom Heo的資料搜集。

Goom Heo循環再造方式解構運動時裝

同樣奪得L'Oréal Professionnel Creative Award的韓國設計師Goom Heo,則老早就被捧為明日之星,也和L'Oréal這個美妝王國特別有緣,事關早在2017年就讀Central Saint Martins學士課程的時候,主打男裝的她經已是The L'Oréal Professionnel Young Talent Award得獎者,實力毋庸置疑。

運動服是Goom的偏好主題。(vogue)

而且與Sheryn Akik相同,Goom Heo童年的成長環境,一樣也是與時裝文化差天共地,雖然源自南韓,卻是晉州市一個農村小鎮,家人世代以種植為生,Goom Heo就曾慨嘆:「我的家人應該連Central Saint Martins這個名字也不曾聽過。」不過縱然自身目不識丁,但Goom的父母仍然盡自己所能,讓她得以成為家族中第一個出國就學的孩子,而Goom Heo也一直將這份恩情銘記在心,異於常人地努力進修時裝任何方面的學問,令自己成為一個獲獎連連的優材生。

+3
+2

環顧Goom Heo的作品,她是一個很懂得玩「Odd」的設計師,總是能夠以人棄我取的元素設計服飾,例如亞洲地區天氣悶熱之時候,某些中年男人總愛掀高自己的上衣,露出「大肚腩」出來乘涼,面對這個景像,絕大多數人定必大叫嘔心,偏偏Goom卻覺得奇趣無比,並以此為題創作過服飾。來到發表畢業作品的一季,Goom Heo就使出她另一招必殺技:以解構重造方式,結合Chiffon Flying Panels,將陳舊運動服飾重環再造起來,或以撞貼方式將Sportwear碎塊改製成裙;或將Flying Panels連結在衣服之上,成為透視的性感披風,極盡前衞之餘,好些服飾就刻意突顯男性的陽具部份,別具幽默意味,堪稱亞洲版的Walter van Beirendonck。

Kitty Garratt以改裝Breeches馬褲而令人留下深刻印象。(vogue)

它可是上世紀初曾經大流行的褲子。(ig)

Kitty Garratt遊走在古典與新潮之間

至於另一位CSM碩士畢業生Kitty Garratt,就最擅長從歷史中借鑑,設計服飾,其畢業作品就以活躍於1890年代初至1930年,日常騎馬裝束造型為靈感,那時摩托汽車仍然未被普及應用,以馬來代步者為數不少,因此當時流行的服飾,就每每與騎車有關。這些騎馬裝最特別之處,絕對是褲子部份,這種褲子普遍稱為Breeches,也有Knickerbockers或Knickers等別稱,特點是褲子膝頭以上的剪裁十分寬鬆,方便乘騎時不覺拘束;然膝頭以下其剪裁卻又會刻以修緊,並配以繩索設置,使褲腳得以安插在長長的馬靴之內,如斯「上闊下窄」的造型,是當時頗為時髦的裝扮。

+2

但別以為Kitty Garratt既然借鏡了上世紀初的服飾,其創作就一定充斥了懷舊氛圍,事實剛好相反,Kitty的畢業系列可謂滿載末來主義於其中,將古典的Breeches活化,才是其真正目的。用色鮮艷的Breeches被改動成尼龍或Polyester的輕便版本,膝腳繩索設置亦改動成啪鈕設計,再配以具撞色效果的長靴子,實在別具後現代主義之意味。而上衣方面,則被打造成中世紀西方騎士所著用的鎧甲一樣,不過Shoulder Line肩線部份卻又剪裁成Round Shape和Cocoon Shape的設計,這種闊大圓潤的剪裁,向來給予人未來主義的簡約意味,而歷史上將這類前衞肩線發揚光大者,正正是偉大的Cristóbal Balenciaga。

歷史上將闊大圓潤肩線發揚光大者,正正Cristóbal Balenciaga。(vogue)

【周五心意運動】您捐一封$50利是,已可為基層送上溫飽,01心意呼籲您支持【食德好】,每$50可為12個家庭提供一餐回收蔬果及食物 。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