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 Simons】低調地向電子廠牌R&S致敬 音樂永遠是他靈感繆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經歷事業高低起落,Raf Simons離開Calvin Klein後,發現他骨子裏流着的仍是濃濃的音樂血脈。

Raf Simons SS20作為他離開Calvin Klein首個正式系列,我們再一次找到音樂元素,雖然只能在一件Oversized T-Shirt上看到一點玄機,不及從前來得張揚,但可能對他來說,DIOR、Calvin Klein大時裝集團支援並非最重要,音樂才是他的命根——有音樂,就有設計靈感。

Raf Simons SS20後台(Dazed)

逃離大公司大集團複雜的人事架構,不用再向高層、老闆交代,正如之前很多評論所講,Raf Smons絕不適合做打工仔,辦公室政治只會扼殺他的創意,所以去年被Calvin Klein請走後,當時已有不少聲音指炒魷對他來說可能是好事。無論他竭力將藝術、次文化等元素加入Calvin Klein高端支線Calvin Klein 205W39NYC中,最終還是失敗告終,Calvin Klein由高層到消費者,最愛的始終是品牌的內衣褲、牛仔褲和香水,而不是藝術色彩的服飾設計。

回到自家個人品牌Raf Smions,Raf終於可以做回自己,做自己喜歡的事。看到了「STONE(E)D AMERICA」口號,也探討美國大企業文化、種族歧視等問題,可見他仍然是放不下對美國的愛恨情仇,然而他已離開了美國,並重回老家比利時,所以設計周旋於兩個國家之中, 「MY OWN PRIVATE ANTWERP」之餘,還有另一樣不太起眼的比利時元素,這就是模特兒身上Oversized T-shirt印上了比利時傳奇電子廠牌R&S的飛躍黑馬Logo,從這小處已能窺看他總是預留位置給心愛的音樂。

模特兒Oversized T-shirt印有R&S唱片廠牌Logo(網上圖片)

電子音樂是Raf喜歡的類型,作為比利時人,他年輕時受過80年代比利時New Beat運動洗禮之餘,於1984年成立的電子廠牌R&S,也對他影響深遠,是次系列透過一件圖案T-shirt低調地向品牌致敬。飛躍黑馬Logo是R&S招牌,很多單曲封面都會用上這Logo,而對新一代樂迷來說,認識這廠牌可能是因為James Blake、Delphic等名字,其實早在90年代時,R&S曾經是Trance運動舉足輕重的代表,英國電子狂人Aphex Twin首兩張經典靜態電子專集《Selected Ambient Works 85–92》和《Selected Ambient Works Volume II》都是R&S出品。不過,別以為這是Raf Simons首次跟R&S遇上,在他的04AW系列,他已將兩張R&S唱片作為設計藍圖,把CJ Bolland單曲《Rave Signel》點題作品和Amnesia單曲《Ibiza》字體融為一體,變成全新圖案設計。

+2

說到Raf Simons音樂相關設計一直有很多,大眾最為熟悉的肯定是03AW系列把傳奇平面設計師Peter Saville為Joy Division、New Order和OMD經典唱片封面設計移植到服飾上,雖然略嫌搬字過紙,但卻是時裝人最愛Raf Simons設計之一,其中一件Fishtail Parka在二手時裝網站Grailed曾以高價7千美元(約54,677港元)賣出,可見其受歡迎程度。而德國經典電子樂隊Kraftwerk也是Raf的偶像,除了在98AW以Kraftwerk的《Radioactivity》作為系列名稱,模特兒更穿上紅色恤衫、黑色領帶踏上時裝騷,一看而知這是參考了Kraftwerk專集《The Man Machine》造型,與其說是致敬,用「Cosplay」來形容貼切得多。

raf Simons 03AW的Fishtail Parka價值不菲(網上圖片)

+2

Raf Simons 98AW系列(網上圖片)

+3
+2

David Bowie、Richey Edwards(Britpop樂隊Manic Street Preacher失蹤結他手)都是Raf重要的靈感繆思,而FW18系列用上LSD、XTC、GHB等大量毒品元素,即使沒有指明受那些音樂影響,但當中嗅到濃濃毒品氣味,不其然想到Spacemen 3、Spiritualized這些無「毒」不觀的迷幻樂隊。

只要Raf仍喜歡音樂,相信他不愁沒有創作靈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