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ès高級珠寶系列 重新讓大家認識舞蹈與時裝之間的關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時裝是一門藝術(雖然川久保玲曾對此不認同),也與其他藝術表現和形式環環相扣,所以每當提起時裝與音樂、電影與文學的關係,大家總愛琅琅上口說出David Bowie、《Marie Antoinette》以及《陰翳禮讚》等人與物,然而對於舞蹈這一種香港相對不大普及的藝術領域,想來部份香港人也未必立時講得出它與時裝之間究竟進行過甚麼互動……

早前Hermès為旗下「Enchaînements libres」高級珠寶系列舉行了場別開生面的舞蹈活動。(攝影:黃寶瑩))

同場展示29件作品。(攝影:黃寶瑩))

但霎時想不出當然不等如無,Hermès最近就於香港為旗下「Enchaînements libres」高級珠寶系列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活動,別出心裁地以舞蹈方式,將品牌珠寶創意總監Pierre Hardy一再強調的「une joaillerie de la forme」形意珠寶的意境表現出來,璀璨奢華的珍稀寶石結合工匠巧奪天工的手藝,本來就叫人難忘,現在再融入到靈逸飄動的舞蹈、節奏中去,以人類與生俱來的優美銅體和動態曲線,去表現29款珠寶作品的特質,如斯一動一靜的配合,無疑是一種視覺享受。

不過介紹Hermès Enchaînements libres作品之前,在此想和讀者們分享一下時裝歷史上,一些將「舞蹈 × 時裝」發揮得極緻的時裝時刻,有些叫人記憶猶新,有些則久遠得彷如隔世,但總言之,它們都是我輩時裝愛好者珍而重之的文化瑰寶。

COMME des GARÇONS與Merce Cunningham聯手打造的SENARIO。(LASTLOOK)

COMME des GARÇONS

1996年是COMME des GARÇONS的里程碑時刻,只因那一季川久保玲於SS97季之時裝發佈會上,設計出一系列不合比例、形態扭曲仿如異物一般的服飾,當時就有外國媒傳稱它們衫為Quasimodo(即鐘樓駝俠),這些時裝非但打破世人對衣服的認知,更直接引導人類認真思考並探討衣服與身體之間的互動和關係。

而這種超乎常人的眼界更令著名舞蹈家Merce Cunningham為之心折,在服飾發表的一年後,Merce就邀請了COMME des GARÇONS合作,為他研發的SENARIO舞蹈,設計出與SS97季度一脈相承的Quasimodo表演服,穿出舞蹈員身上,世人以為不乎合人體比例的衣服穿上人體之後,就會使人難以走動,Merce Cunningham和川久保玲卻成功叫世人大跌眼鏡。

Yohji Yamamoto為Pina Bausch度身。(網上圖片)

Yohji Yamamoto、PRADA

Pina Bausch是德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現代舞編導家,被譽為「德國現代舞第一夫人」,她成立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烏帕塔爾舞蹈劇場」,演出過的作品不但精彩,也集哀傷與幽默於一身,其倡導的舞蹈劇場Tanztheater理念,可謂改寫當代舞蹈的發展,更與美國後現代舞蹈和日本舞踏,並稱世界三大新舞蹈流派,《春之祭》、《穆勒咖啡館》、《1980》及《康乃馨》等等,都是這位傳奇女子的不朽名作。(例如《春之祭》至今流傳着八十多個不同版本,但世人總認為以Tanztheater Wuppertal的版本最突出。)

作為大師中的大師,Pina Bausch與時裝世界的互動歷來並不少,2002在生之時,為慶祝Tanztheater Wuppertal創世25周年,就特地找來日本時裝大師Yohji Yamamoto山本耀司合作,邀請他為Tanztheater Wuppertal製作表演服飾,耀司馳名天下的黑色詩意衣服,結合舞蹈員超凡入聖的舞姿,的確是飄逸靈動無限。而即使在她逝世以後,其影響力依舊無遠弗屆,2015年Miuccia Prada就找來《AnOther Magazine》合作,誠邀10位Pina Bausch弟子,Tanztheater Wuppertal舞蹈員穿上PRADA度身訂造服飾,來拍攝舞蹈短片,舞姿不但叫人拍案叫絕,8分鐘的短片亦深具故事性,令觀眾感觸良多。

Hussein Chalayan 的《Gravity Fatigue》以大幅度拉扯去表現衣服的張力。(Evening Standard)

Hussein Chalayan 

不講不知的是,原來連時尚界畢加索Hussein Chalayan亦曾於舞蹈藝術,編寫出一段優美的浪漫故事,2015年下旬Chalayan就曾為舞蹈劇《Gravity Fatigue》設計表演服飾不單止,更擔任該劇的導演和編劇一職,並威水得成功在英國現代舞殿堂Sadler's Wells Theatre公演,認真多才多藝。

Rick Owens就曾邀請40位身材肥壯的非洲原住民大跳祖魯舞。(Branko Popovic)

Rick Owens

至於Avant-garde大師Rick Owens近年每季的時裝發佈會,亦漸具舞台感和娛樂性,2014年女裝RTW系列就曾邀請40位身材肥壯的非洲原住民大跳祖魯舞,將最傳統的民間遠古舞蹈,推廣到最前衞的巴黎時裝周之中,作文化保育之餘,也嘗試打破「時裝只屬於瘦人」的社會共識,衝擊主流民眾默從的價值觀。

Dior RTW SS19發展會上同時請來舞蹈團即場跳舞。(phillytrib.com)

Dior

Dior品牌創立人Christian Dior先生熱愛舞蹈藝術,據官方文獻所講,他生前就曾與《卡門》芭蕾編舞家Roland Petit,一同為芭蕾舞《Treize Danses》進行藝術創作。而早前現任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亦深受啟發,於Dior RTW SS19系列當中,用上舞蹈藝術為主題,以Loïe Fuller、Isadora Duncan、Ruth Saint Denis、Martha Graham和Pina Bausch 5位偉大女性舞蹈家為靈感,銳意打造出質料輕盈及非常柔軟的成衣系列,何解衣服要講求輕柔?皆因一切誠如另一當代最具影響力的編舞家Sharon Eya所言:「完美的身體並不代表一切,動作的柔軟度和力量才是最重要。」如斯將柔美的衣服配合在強勁舞蹈動作之中,一剛一柔的Dior,令人印象難忘。

新鮮出爐的Thom Browne男裝SS2020。(VOGUE)

Thom Browne

而新鮮出爐的Thom Browne男裝SS2020亦與芭蕾舞寫下不解緣,為彰顯雌雄同體的中性時裝理念,Thom Browne特別邀請了芭蕾舞者James Whiteside於Runway Show期間表演不特止,更為他度身訂造出西裝化的芭蕾舞裙子,上身西裝象徵男性,下身小短裙則又女性化得多,透過如此別開生面的配襯術,為時裝設計提升至一個全新高度。

Hermès Enchaînements libres。(攝影:黃寶瑩)

(攝影:黃寶瑩)

Hermès Enchaînements libres

訴說了這麼多,終於回到正題,有別於上述這些時裝 × 舞蹈的經典案例,Hermès Enchaînements libres最特別者並非以衣服作為主體,而是將焦點放在珠寶首飾之上,探索飾品與身體和動作之間的關係。雖然較之於衣服的形態柔軟和會隨人體的移動這一物理特性,物質堅硬的金銀珠寶的確不容易變形和擺動,然而匠心獨運的Pierre Hardy理解到單一的個體固然不會流動,但如果一個接一個地連結在一起,情況就會大大不同,因此Pierre深入研究鏈節,探討其序列如何將不同尺寸的物體以及具象和抽象的概念連繫,當中更牽涉環面或莫比烏斯帶等數學命題,本身就極之複雜,現在還要用藝術方式去表達,實在妙到毫巔。而且為進一步強化,Hermès今次刻意找來專業男女舞蹈員跳舞,並配合十數位戴上Enchaînements libres項鍊、手觸的模特兒穿梭其中,以輕盈的舞姿,讓金屬與身體碰撞,繼而合二為一,讓每個身體動作彷彿擺脫枷鎖一樣,展現人類自然的奔放力量。

名為Adage Hermès的作品。(Hermès)

名為Adage Hermès的作品。(Hermès)

正是如斯精密和博大精深,基本上每一組Enchaînements libres珠寶都有專屬名字與特徵,「Adage Hermès」乃是以處理雕塑的手法應用鏈條,採用最少量的鏈節,以玩味天馬行空之法展現出對比和不對稱結構感,簡易明快。「Hermès Fusion」則相對複雜,以扭繩狀鏈節為基軸,塑造出盤纏交錯的形態,將鈦金屬與玫瑰金融合,並打造成流水一般的流動態勢,再鋪鑲點點棕色美鑽在其中,完美展示奢華藝術。至於「Hermès Grand Jeté」就最具創意,各式各樣大小不一的玫瑰金、鑽石、粉紅色蛋白石、黑翡翠、珍珠、橙色藍寶石和黃玉交織在一起,琳瑯滿目,造工上亦極考手工,耐心觀察,彷如一場美倫美奐的視覺盛宴。

Hermès Grand Jeté。(Hermès)

Hermès Grand Jeté。(Hermè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