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前Lanvin創意總監投身藝術 相機是時裝設計師最親密戰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時裝設計師與攝影總是有說不清的淵源。最近,前Lanvin創意總監Bouchra Jarrar就乘着時裝週之際悄然回歸。但出乎意料的是,Bouchra這次並未以新設計示人,反而以攝影師姿態進入大眾眼前。這位前Lanvin靈魂人物最近帶着人像攝影作品,正於巴黎藝廊舉辦展覽《Libertés》。

除她之外,不少時裝設計師,如已故老佛爺Karl Lagerfeld、CELINE藝術總監Hedi Slimane,以至俄羅斯設計師Gosha Rubchinskiy亦有跨涉攝影界,在時裝與攝影兩方面都取得一番成就。

前Lanvin創意總監Bouchra Jarrar,現已轉戰攝影。(BOF)

前Lanvin創意總監Bouchra Jarrar入駐品牌僅僅16個月後即宣布離開。作為告別作,設計師為品牌發布2018早春度假系列,作品簡潔優雅,以俐落剪裁突顯女性剛柔並濟、獨立自信一面。時隔將近兩年,Bouchra終於帶着新作,在時裝周之際回歸眾人眼前。然而,設計師並未不是2020春夏系列現身於天橋,反而轉以攝影師身份,在巴黎藝廊舉辦攝影展覽《Libertés》。

Bouchra Jarrar為Keren Ann拍攝《Bleue》唱片封面。(Bouchra Jarrar)

Bouchrar修讀藝術出身,她不諱言自己毫不囿於時裝設計,就算要挑戰別種媒介,還能不斷創作。如今,這位年屆四十的設計師,帶着過往簡約的設計美學,融入於攝影藝術當中,她人緣甚廣,相機鏡頭前名人雲集:法國French-Pop創作歌手Karen Ann、《大風暴》電影導演Costa-Gavras,以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Audrey Azoulay,均成為她的「模特兒」。然而,在這位設計師的鏡頭面前,位位名人褪卻浮華,從容優雅,穿起素白上衣,神態自若,化身黑白人像照中的主角,照片簡單俐落,未經矯飾,卻仍兼顧種種細節,不禁讓人回想起她昔日簡潔中不失法式優雅的設計。

Chanel於2018年發行Karl Lagerfeld拍攝的廣告相集。(Chanel)

除Bouchrar之外,歷年亦有不少知名設計師「玩過界」,跨涉攝影。最知名的莫過於今年初剛去世的老佛爺Karl Lagerfeld。早於三十多年前,老佛爺便執起相機,親自上陣為CHANEL拍攝時裝照。至於當年有幸成為他首位拍攝對象的,正正是法式風情的最佳代表Inès de la Fressange。此後,Karl Lagerfeld除繼續為CHANEL、Fendi和Dior Homme等時裝大牌拍攝廣告外,更有為《V》和《Harper's Bazaar》等時裝雜誌進行拍攝。對老佛爺而言,攝影正好讓他與外界交流,拓闊眼界,不至被困於時裝象牙塔之中。

談及執掌品牌廣告拍攝的人,就不得不提如今獨步時裝界的Hedi Slimane。不久前,CELINE發表了Pre-Fall系列Lookbook,正正是出自這位品牌創意總監之手。Hedi Slimane跟攝影的淵源一直甚深,早於11歳,他便開始接觸黑白攝影,甚至自行沖曬照片。多年來,Hedi對攝影熱情不減,自2003年推出個人首本攝影集《Berlin》開始,其後接續推出《Stage》、《London: Birth of a Cult》等相集外,更曾多次舉辦攝影展覽。Hedi 多年攝影作品中,最為人熟知的莫過於其黑白人像攝影作品。眾所周知,Slimane熱愛音樂,而在其攝影作品中,亦不乏紐約音樂人的蹤影:由美國Alternative Rock樂隊Sonic Youth主唱Thurston Moore、英國Post-Punk Revival樂隊The Libertines主唱Pete Doherty,以至No Wave色士風演奏家James Chance,均為他的攝影對象。這位設計鬼才在攝影中捕捉的,往往並非單純的美感 ,而是眾人的獨特個性,以及一瞬的光芒。而單從其拍攝對象窺見,攝影對Hedi而言,除了是對他者的記錄外,更是其人生中最個人、最私密,並且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Hedi Slimane為CELINE拍攝2019 Pre-fall系列lookbook。(CELINE)

要數設計師醉心攝影的最典型的例子,又怎可不提Gosha Rubchinskiy。Gosha成長於後蘇聯時代,2008年成立同名街頭品牌,設計立足於後蘇聯自由文化之餘,亦用上不少東歐復古元素。新舊文化交融下,品牌把俄羅斯街頭時尚帶到主流時裝舞台上,掀開鐵幕國度後的神秘面紗。不過三四年前,Gosha Rubchinskiy更接連與adidas、Vans以至Burberry等大牌聯乘合作,風頭可謂一時無兩。

Gosha Rubchinskiy《Youth Hotel》攝影系列。

Gosha在時裝圈聲望日隆之時,仍然用上一整年時間潛心攝影,並於2012年發布了個人首本攝影集《Transfiguration Book》,作品一如其時裝設計,立足俄羅斯街頭文化,把鏡頭對準聖彼德堡的滑板少年。2015年,設計師二度出版攝影集《Youth Hotel》,作品再次以俄羅斯年青人為題,捕捉年輕一代成長時的躁動和美好。其後,設計師接逐發表《Tokyo》、《The Day of My Death》等攝影及短片創作。而他在2018年宣布暫停同名品牌,從時裝圈暫退後,Gosha Rubchinskiy更是不斷挑戰,跨界發展。今年五月,他就自組GRUPPA樂隊,發表了首張專輯《IZ SKAZKI》(From the Fairytale),作為其跨界藝術創作GR-Uniforma的一部份。同期伴隨着專輯發表的,正正是由Gosha親自拍攝的短片《Ya I Ty》(You and Me)。從設計、攝影到音樂創作,Gosha似乎帶着無盡創意,在藝術的邊界遊走探秘。

也許藝術的界線從來遊移不定,從與大眾文化接軌的時裝設計,到一登藝術殿堂上的攝影創作,兩者一直息息相關,構成當代文化脈絡的一隅。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