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經惟聯乘uniform experiment玩「花」 藤原浩出手可抵醜聞?

撰文:陳婷楓
出版:更新:

知名攝影師荒木經惟愛陽子、愛女人、愛貓、愛花,亦愛與潮牌聯乘合作。
今次他就與由藤原浩及清永浩文創立的uniform experiment合作,推出以「花卉」為主題的聯乘系列,未知銷情會否被去年荒木經惟剝削女性的醜聞影響而下跌呢?

荒木經惟 x uniform experiment聯名系列。(網上圖片)

作為世上其中一位知名度最高的日藉攝影師,不少品牌先後邀請荒木經惟合作,讓時裝與攝影互相激發創意。早於2015年,WACKO MARIA為慶祝品牌創立十周年,邀來荒木經惟合作,推出黑、白二色、以「緊縛」為主題的聯乘系列。

到了2016年,荒木經惟獲美國街牌Supreme邀請,推出一系列印有荒木經惟作品的聯名服裝系列,更找來名模水原希子擔任繩綁模特兒,成為時尚界一時佳話。

2016年,Supreme曾與荒木經惟合作,當時更邀請了水原希子擔任模特兒。(網上圖片)

荒木經惟 x WACKO MARIA聯乘系列一覽:

+14

今次他與另一街牌uniform experiment合作的聯名系列則以「花卉」作為主題。眾所周知,荒木經惟愛陽子、愛女人、愛貓、亦愛花。而他之所以會對花產生一份不能自拔的迷戀,源自他在妻子陽子病榻旁拍下的一張辛夷花照片,自此三十年便不間斷地以「花」作其攝影題材,藉以捕捉日常生活中轉瞬即逝的事物。

對花感興趣,是因為我過世的太太。在太太去世之前一個星期,我在旁邊看護她時給我印象最深的是食物和花。在太太去世前,我送給她一束花。她去世後,那束花卻仍在綻放。我常常對著那束花靜思,覺得這是一種「生的傳達」。從此,我喜歡上拍攝花朵。

是次印在服裝上的花卉相片全由藤原浩親手揀選:

是次印在服裝上的花卉相片全由藤原浩親手揀選。(網上圖片)

花看上去似是非常靜態的生命,對荒木經惟而言卻是一個生命力極強的生殖器。他認為花卉為了繁殖,能夠拚了命地招蜂引蝶,使生命得以延續,在這一點上,花比人類來得更拚命更努力,而且極具生命本能。於是他透過鏡頭,紀錄花卉盛放時的生命力,以及凋萎時的虛無,讓人藉以感悟生死。

由1990年至2019年間,荒木經惟先後拍下《花人生》、《花曲》、《千禧年之花》、《花與JAMORINSKY》、《色情花》、《花小說》、《花靈》、《POLART》、《繪卷•花幽》九個花卉攝影系列,合共超過500張照片。觀眾透過閱讀這500多張照片,獲得不一樣的感悟:有人認為花在被剪下的瞬間便已死了一回;有人則認為花的生命伴隨凋萎而結束;有人認為花因被攝影及被欣賞而得到再生,不斷循環往複地生存下來。

點擊看更多荒木經惟花卉攝影作品:

+16

是次荒木經惟 x uniform experiment的聯乘系列,將推出多款長短袖T-shirt、恤衫,以及hoodie,每款衣服除了印有荒木經惟的簽名圖案外,亦印有由藤原浩親手揀選、由荒木經惟最近拍攝的花卉攝影作品,讓花卉以衣服的形式繼續存活。系列將於8 月21日搶先在東京伊勢丹Pop-Up商店發售,並將在8 月31日登陸uniform experiment門店及官方網站。

按圖看荒木經惟 x uniform experiment聯名系列:

+36

去年女模KaoRi揭露被荒木經惟侮辱及剝削長達十五年時間。儘管事件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被人遺忘,而且相信是次uniform experiment看中的是荒木經惟的才華,但無可否認荒木經惟的確有不尊重的女性的地方。去年消息傳出後,不少粉絲亦有表達失望之情。是次uniform experiment與荒木經惟合作的聯乘系列會否被去年的醜聞影響?且讓我們密切留意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