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專訪劉天蘭:形象指導走上抗爭街頭 見證時裝人使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總是說時裝與社會息息相關,生處於這刻「港難當前」,大是大非的時局裡,感受尤其深刻,服飾品牌將Hong Kong二字印上T-shirt,就惹來代言人解約和罷買;藝人為近期社會抒發出一絲愁緒,又被人質問是否支持港獨;再環顧當前零售市場,生意一落千丈者比比皆是。面對這個大時代洪流之中,一個時裝人以至一個香港人應如何自處,的確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命題。

而適逢第二屆Women's Festival女人節2019的到來,《一物》就邀請了有「形象聖手」聖手之稱的資深形象指導劉天蘭(Tina)出來,接受訪問,原本只是想單純地談論時裝,誰不知透過時裝,卻又愈講愈遠了……

劉天蘭有香港時裝教母之稱。(攝影:高仲明)

從一個形象指導的眼裡 見證香港社會的起承轉合

其實今次Women's Festival之所以力求劉天蘭「出山」,是希望她以資深形象指導的身份,為女性舉行一個名曰「獨家!所以美!」的形象分享會,問到Tina形象指導這一工種,於香港社會的發展史,她就認為要從1980年代的香港電影工業說起:

「早在80年代之前,每套電影都早已需要有人去為每位角色人物去造衫、買物,以打造形象,所以美術指導、形象指導、服裝指導、Stylist等等工作,其實老早就存在了,只不過到了80年代,香港的電影工業步入黃金年代,拍攝的資源多了,一切就變得具規模有系統起來。」

1981年的《愛殺》,由林青霞主演。(網上圖片)

上年為慶祝《號外》第500期誕生,雜誌方面就特意以新舊對照為主題,並請來多位業界高人炮製10個封面,劉天蘭就負責了當中兩個,一個是找來女兒岑寧兒效法當年張國榮的霸王別姬,反串性別示人。(劉天蘭)

據Tina憶述,第一套官方開設有美術指導一職的港產片,是1981年的《愛殺》,由林青霞主演,劉天蘭與張叔平任副導,張叔平亦兼任電影的美術指導,自始開設了美術指導的名義與具系統存在的先例。

Tina:「自此美指、服指等工作職銜在香港蔚然成風,其他行業也愈來愈重視形象指導的重要性,不過要留意,當時活躍於這個行業的人,例如我自己,許多在學時期都未曾受過相關的專業訓練(那可是遙遠的6、70年代,時裝風氣文化尚未於香港開化),大家都是以自學自修的形式來涉足這個領域的,所以服裝指導真正具體上的工作內容是甚麼?那時的人自己也未必說得清。」

年輕時代的劉天蘭。(網上圖片)

8、90年代之際的Esprit。(網上圖片)

按圖了解更多:

+2
+2
+2

「直至8、90年代之際,Esprit就破天荒增設了一個叫Image Director的職務,並邀請了我出任這項工作,老實說,當初就連我自己也不清楚它的工作內容是甚麼呢!但既然這是一個好機會,我就當然不會放過,毅然地放手一試……。」

幸好透過劉天蘭和相關的一代人之努力,形象指導的工作內容、職能以至重要性,漸漸在香港時裝工業確立起來:「透過Esprit的工作,我得到了充足的鍛鍊,漸漸意識到一個稱職的Stylist須要做甚麼,它不但要設計一個以以一群人物,由頭到腳於視覺上的造型,即便是聽覺、觸覺和嗅覺,都是Stylist工作一部份,例如任職Image Director期間,我們就考量到Esprit各間分店內要播放甚麼音樂,並不惜工本請來Andrew Bull為時裝店打造Background Music,而售貨員的服飾設計、制服配襯、分店內貨品的排列擺設以至是擺放甚麼氣味的香薰,一一都是我們要考究的地方,絕不能馬虎。」

另一個則以中國風為靈感,找來陳漢娜、廖予妤,映襯當年的自己與杜嘉麗。(劉天蘭)

另一個內頁時裝造型專題劉天蘭亦自編自導自演地登場,來自1985年10月《號外衣架》專題。(Wardrobe :Yohji Yamamoto Photography :Sam Wong Hair:Ben Lee, Model/Styling/Makeup : 劉天蘭)

回想起來,Tina覺得80年代的香港不但是美好的黃金歲月,更是一個時裝工業百花齊放的時代:「就以我另外一份工作:《號外》雜誌編輯為例,那時候的時裝雜誌都給予了Stylis莫大自由度,除了會用明星拍攝雜誌封面外,我們亦不時找來一系列素人出來,登上封面,未必需要大紫大紅,知名度高,只要是有氣質、有才華就足夠了,一切也是品味和創意行先。」而Tina也強調,即便是世界各國的頂尖時裝品牌,亦對香港傳媒人和造型師十分相信,只要將借來拍攝的衣服保留得宜,有借有還,基本上就不會干涉太多,任由不同的品牌以Mix Brands方式配襯到一個造型之上,十分好玩。

「然而,去到90年代,情況就有所不同了,隨着本地傳媒工業愈做愈大,雜誌與品牌之間的關係就變得商業化起來,許多品牌借衫供傳媒人拍攝之前,都講明不能夠混搭其他品牌,要Full Gear以同一個牌子示人;另外歌星藝人的經理人也對我們規範漸多,許多衣服造型在預先配襯出來之後,都要給經理人先行過目,才可以讓明星穿上,以免影響藝人形象或破壞其代言人身份等等,一切變得利益為先,創意為次。」而這種商業掛帥的情況,來到今天仍然有增無減,君不見今時今日那些所謂取代了時裝雜誌而衍生出來的KOL,非但每段Feed、每個Post都是軟文與植入式廣告,就算是每對鞋、每件衣服,背後都不過是品牌Sponsor給予他們的商品,時裝的創意,買少見少了。

香港電影美術學會(2017-2019)執委會 左起: 張蚊、趙祟邦、張世𠍇、黄英、會長張世宏、副會長劉天蘭、副會長莫少宗、文念中、張英華及張兆康。 (攝影: CK@Secret 9 Production House )

香港形象指導工業的進與退?

和許多本土工業一樣,在經歷過8、90年代的蓬勃發展以後,近年香港形象指導工業漸漸踏入一個樽頸位置,一來紙媒寒冬,很多雜誌經已結業,更重要是香港電影工業萎縮,青黃不接之餘,稍有名氣的亦早已北上發展,加上內地近年經濟高速發展,不少國際時裝品牌的重心業務,亦由香港北移至上海等地。

面對如斯風雨飄搖之局面,香港的相關從業員又如何自處呢?

Tina:「或者先讓大家進一步了解香港美指、服指的歷史背景吧!其實自1995年,本地一眾相關從業員就成為了名為香港電影美術學會HONG KONG FILM ARTS ASSOCIATION(HKFAA)的組識,旨在團結香港電影美術工作人員,並與其他電影專業組織交流和合作,從而推動香港的電影及相關行業,現任會長是張世宏,副會長則是文念中和我本人。學會目前會員150多人,全部皆為美術指導、服裝指導和助理美術指導,從前大多活躍於香港電影工業,但隨着本地影視娛樂今非昔比,學員之中也有愈來愈多人往內地發展,亦有些決意留守香港這個家……」

香港電影美術學會會不定期舉辦許多造型指導的相關活動。(香港電影美術學會)

劉天蘭指出,香港的形象指導仍然有着其他地方無與倫比的特質。(攝影:高仲明)

「觀乎北上發展的會員或我個人之見聞,內地對美術指導的重視和要求的確不斷提升,資源也十分充裕,就以內地版本的《Harper Blazer》、《VOGUE》及《ELLE》為例,他們總能夠為了一個拍攝專題,而親身組團遠渡飛往外國的地方,進行實景拍攝,如此規模財力,在近年的香港十分少見。而在電影方面,內地美術指導的水平也不斷在提昇,特別是宮廷古裝劇方面的優勢尤其明顯,單單是一個場景已叫人嘆為觀止。」

Tina頓一頓又說:「然而,縱然內地一直急起直追,香港美指、服指仍然有着不能被取替的優勢,這些優勢並非來自豪華的硬件或用之不盡的財政資源,而是我們優秀的品味,宏觀國際視野,和認真工作的專業態度,這些本質,絕非一時三刻就能夠用金錢堆砌出來,也是我們要珍而重之,捍衛下去的核心價值。」

在近年的抗爭道路上,不時見到劉天蘭蹤影。(Tina Liu 劉天蘭)

與青年人同行 路再難行 也總會有得着

眼看着劉天蘭那一代見證着香港黃金時代的娛樂圈中人,很多經已老早「上岸」,對香港當前嚴峻的政治局面來一趟明哲保身,既視若無睹,亦充耳不聞,或者因為各種現實的原由,而與青年一代勢成水火,莫論箇中政見的誰是誰非,總之不同年代的香港人彼此之間嫌隙漸深,卻是不爭的事實。

然而,劉天蘭卻是特別的一人,縱然已踏入耳順之年,亦長年生活在動輒得咎的娛樂圈,但Tina這些年來亦總無畏無懼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意志,抱着不平則鳴的心態來向社會發聲,近月《逃犯條例》風波的大遊行裡,就一再看到Tina的前衞倩影,而近日警方一連串為人詬病的執法水平,她亦高調地直斥其非,高牆與雞蛋之間,永遠站在雞蛋這邊,這種個性與風骨,的確與許多她的同行相映成趣。

劉天蘭與黃耀明一同出席燭光晚會。(Tina Liu 劉天蘭)

而透過今次難得的採訪,Tina也不忘藉此去勉勵香港年青一代,以至整個時裝業界的同行:

「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們定必會齊心同渡當前的政治難關,而為了近日社會所發生的事而不開心,亦是人之常情,但不開心還不開心,卻見社會上青年人的思緒日趨消極,充斥着對香港前途過份絕望的愁緒,輕則考慮移民他方,中則與家人政見不合,反目成仇,更甚者萌起輕生念頭,以結束生命的方式去控訴社會,著實令人痛心。」

「雖然我年歲比起你們年長不少,但也不是甚麼超凡入聖的哲學家和聖人,所以對於當前的困局,確實我也不太清楚要怎麼做或者何去何從……」

劉天蘭深思了數秒再說:「但Sorry,this is reality,再如何混亂、荒謬和悲痛也好,這都經已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正正每日發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再呼天叫地的抱怨香港為何會變成這種境地,問題也不會一下子就迎刃而解,香港老早就不再是從前的香港了,這是一個事實。」「然而,我想了又想,愈想愈遠,諗起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或者八年抗戰的時候,處身在那個時代洪流之中的人民,也是沒有得選擇,他們明明不想這樣,事實卻偏偏是如此。」

劉天蘭對近日香港發生的事情感慨萬分。(攝影:高仲明)

「或許有人覺得我說得誇張,當前的香港應該比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仍然安穩上許多了吧!但我正正是想指出,那些經歷過二戰的人,哪怕生活比我們凶險、艱苦得再多,抱怨也比我們更多再多也好,回看歷史,他們的生活仍然是要繼續過,更重要的是苦難過後,他們也終於守得雲開見明月地,逐步迎來了繁榮安定的日子,人家長年積月受盡生離死別,最終也挺得過去了!那麼為何我們聰明實幹的香港人就不可以?所以,別要讓當前的苦痛打誇自己,未來的人生尚有許多美好的物事等待着你們。」

「而且生命就是如此奇妙,總是要經歷過苦難與磨鍊才會洗滴出人生的智慧和真味,特別對於創作人而言更是如此,面對當前的社會局勢,大家不妨用心留意過程中的所見所聞,用心牢記危難之中,人類所表現出來的勇氣,或守望相助、互相體諒的情感,只因經歷了這幾個月之後,不論是香港,還是我們每一個香港人也好,都變得不再一樣了,我們的價值以至待人處世的態度,都定必掀起變化,作為創作人,如果能夠清澈的感應到這種社會思潮的轉變,就定必會豐盛了自身的創作內涵。」

只因任何藝術創作形式,無論是音樂、電影、文學抑或是時裝也好,都以能夠表達社會真像和觸動人心者為之上品,而觸動人心的藝術,又尤以悲壯的故事最為流傳入世,永垂不朽,當中的所作所為,後人定必銘記。

劉天蘭對香港的將來仍然抱有大希望。(攝影:高仲明)

獨家!所以美!形象分享會 詳情:

香港著名形象顧問、時尚教母劉天蘭認為形象打扮是一門由「認識自我和設計」的學問,認識自我越清楚,認識設計越豐富,越知道自己的與別不同,越發美麗!在這個分享會中, Tina讓你認識自己的身形比例,幫你尋找配對美化的衣物廓形,更提點你如何為自己的穿衣風格定位,還會為現場幸運兒作形象點評!在這節造型工作坊內,Tina 首先將教你認識不同的身型以及穿搭的基本原則,再講解實用的配搭竅門,助你尋找具個人特色的風格,必定能令你倍添自信!

Aug 25, 2019 星期日 
12noon - 1:00pm

地點:香港九龍彌敦道 380 號逸東酒店

正價 Regular: HK$220
即場價 At door: HK$250
大愛票 Community: HK$200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