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製錶品牌MB&F掌舵人的匠心之魂:製錶是Humanity, Never Toy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再稱呼我的錶為玩具,我會把妳踢出去!」說出這句話的是這次來台參與 IWST 獨立製錶展的MB&F創辦人Maximilian Busser。以非專業的外行人看來,一只時間不見得一眼就能看清楚、要價從幾十萬到四千萬的腕錶,的確就像是有錢人家的玩具,買來是收藏而非看時間。

不過,對這些每只錶從有idea、畫草稿到完成,或許得花上好幾年的獨立製錶師而言,製錶是「Work of Art, Never Toy。」幾百個零件,幾百道工序,承載的不只是對鐘錶的熱情,還有他們的故事,如同Maximilian Busser說的:「Story of My Life」。

來台參與 IWST 獨立製錶展的 MB&F 創辦人 Maximilian Busser。(KEEDAN授權使用)

「世界上沒有多少真正『好』的腕表,真的很少,」Maximilian Busser 接受專訪時這麼說:

對我而言,製錶是Art、製錶是Beauty、製錶是Humanity,但現在的鐘錶工業,這些要件全都消失了,真正的製錶是將製錶師個人的故事,轉化成創意,當我戴上某位獨立製錶師打造的腕錶,就如同他跟我分享了他的生命故事。
Maximilian Busser

Maximilian Busser將其童年夢想充份貫注於鐘錶設計中▼

+6
+5
+4

這次MB&F帶來的最新作品Horological Machine系列 Nº9 Flow 腕錶Road Edtion,就是創辦人自身的童年記憶,結合復古跑車與噴射機引擎的外型,「我小時候想當汽車設計師、又最愛組飛機模型,就有了這樣的想法」童年夢想從有了靈感到真正做出這隻錶,花了 4 年的時間,每只錶得用 18 個月才能完成,因此這隻Road Edtion 限量18隻,「若要多做 10 隻錶,我算算,得到2021年。」

為女兒設計的LEGACY MACHINE FLYING T,顯示時間只有配戴者看得到。(KEEDAN授權使用)

Maximilian Busser又拿出一只名為Legacy Machine Flying T的腕錶,「女孩子都有打開後會有跳芭蕾舞女孩的音樂盒吧!我女兒的夢想是當芭蕾舞家,中間這個聳起的部分就是芭蕾舞女孩,這是我做給她的,時間只有配戴者看得到,only to her」還有他當日配戴的腕錶,出自一個從未上製錶科班,全靠自己摸索完成的獨立製錶師,超過581個零件,花費四年才完成,Maximilian Busser用「獨立製錶的革命」來形容。

按圖看更多MB&F的精製腕錶

+3
+2

在IWST(IWST, Independent Watch & Art Salon Taiwan)展覽裡,每一個獨立製錶品牌、每一只腕錶凝結著製錶師的夢想、製錶師的經歷,才讓獨立製錶儘管量少又昂貴,還是讓真正愛錶的人無法抗拒,因為這只腕錶是配戴者與製錶師有形的連結。

立志要做「明日的腕錶」,完全翻轉了對於所謂「看時間」認知的URWERK,第一只錶靈感來自 ⟪STAR WARS⟫ 的千年鷹號,問到打造一只腕錶最困難的點,「所有。」URWERK 全球業務總監  Remy Warluzel 說:「我們一年只能做 150 隻錶,從漫遊小時的顯示技術、上鍊裝置到錶殼都有無數零件組成,構造非常複雜,我才會說每個步驟都很困難。」

URWERK 全球業務總監 REMY WARLUZEL戴的是 THE UR-100,「到整點會有聲音,提醒我該要看錶了。」(KEEDAN授權使用)

MB&F與瑞士知名座鐘品牌L’Epee 1839 合作的T-Rex,有如異形怪獸,其實是個座鐘,還有 L’Epee Fast Time,一台復古跑車,向前延伸的引擎罩、50 年代的水箱護罩,放射狀大輪圈,其實內部搭載了8日動力引擎,也就是擁有 192 小時的動力儲存,它也是個座鐘。

看完獨立製錶展,雖然這些錶款離我們小老百姓距離很遙遠,但仔細研究沒有大集團包袱的每位製錶師,對每一個細節所花費的心力、全神貫注的熱情,還有一段段故事,每一只腕錶都是有人味的。

【本文獲「KEEDAN」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